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9-05-31

文|张书乐

在腾讯、网易的双雄模式下,游戏产业第三名的位置一直“空缺”。

5月23日,世纪华通收到中国证监会出具的批复,298亿交易对价的游戏并购案终于尘埃落定。历时5年,盛趣游戏终于正式并入世纪华通上市体系内。

按中新网的说法,并表后“正式打通游戏研发、发行、全球化等完整产业链布局,其在体量、市值、营收及利润上,稳坐A股游戏企业龙头位置。”

盛趣要做前三强,王佶时代到来

双雄模式本意就是第一方阵。

盛趣游戏目前排名,则是第二方阵的领军者。盛趣游戏董事长王佶则在公开信中自诩盛趣游戏是全能型“种子选手”,并放言“做当代最伟大的科技文化企业”。

王佶为何如此自信?

或许源于他自身在游戏圈摸爬滚打多年的“元老”身份。

王佶何许人也?

作为2000年即在游戏领域创业的资深老炮,外界对他的辨识度并不高。

在网游兴起的第一个十年,他的业绩很“单一”:2005年,其创立的上海天游引入韩国网游《街头篮球》,随即在国内开启了两个热——:线上运动休闲竞技类网络游戏研运热、线下街头篮球体验热。

反而,在上海天游在2014年并入世纪华通,王佶作为世纪华通首席执行官的表现,则显示出了相当的战略眼光:在其主导下,世纪华通完成了点点互动(FunPlus)的100%股权收购。随后,点点互动成为2018全年出海综合收入第一的中国发行商。

王佶等于在国内游戏厂商出海大潮兴起之前,就完成了对欧美这一国内游戏影响力薄弱的市场的精准布局。

效果十分明显。在2018年版号冻结引发的游戏寒冬中,据公开数据显示,所有游戏公司较年初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其中世纪华通系盛趣游戏注入预期及旗下点点互动主营游戏出海受版号政策影响较小。

并购盛趣游戏的5年,王佶同样是操盘手。

2015年王佶进入盛趣游戏后,第一件事就是推动盛趣游戏从老牌端游企业向手游企业的转型。随后,引入腾讯战略入股,为手游转型打通了渠道入口……

然而,如此资历和视野,在盛趣游戏进入“王佶时代”的当下,依然不足以完成“保送”。

摆在盛趣面前的挑战空前强大。

盛趣角逐游戏前三强

王佶对此有很清晰的认知,在公开信里,他如是写道:从即刻起,我们要将过去的荣誉与成就统统“归零”。

最大的挑战在于喊了十余年的游戏精品化终成趋势。

版号的收紧是外部加压,而游戏产业内部也有感于同质化的内耗,而渴求改变。

从远处看,网易之所以在游戏产业二十年来稳居第一阵营,恰恰根植于其创立伊始就持续输出的西游系列、天下系列,以及在手游领域奠定胜局的《阴阳师》。

同样,在2009年取代盛趣,坐上游戏圈头把交椅的腾讯,真正被承认为顶级游戏厂商,其实也是在《王者荣耀》霸榜、各种精品手游持续输出之后。

一言以蔽之,谁能在游戏精品化上打出一波而非一个爆款高潮,谁就能进入三甲排序。

盛趣游戏自然看得到如此趋势,且在全力进军。以至于外界有“用力过猛”的别样观感。

王佶曾对外表述称:“我们2019年的产品计划表里,已有十几款产品在列。”而在此前的并购草案中,也提及“盛趣游戏每年新立项10-15款游戏项目,除与外部发行商合作发行及自主发行部分外,还有6-8款可进入IP资源库。”

布局上,盛趣游戏也不是局限于单品类。

仅以今年的新品为例,《龙之谷世界》是深耕固有IP;《AKB48樱桃湾之夏》则进击偶像圈;《命运歌姬》则试图在二次元和音乐两个领域进行结合……其本身带有盛趣游戏对特定关键领域的强烈预判色彩和精品进击味道,哪怕看似小众。

是用力过猛吗?或许该以用力迅猛来形容。

仅在精品的研运能力上,“我们有两款游戏进入了北美权威游戏排行榜前二十,这说明我们也可以做出欧美市场上的头部游戏作品。”王佶的话语里传递出的是底气。

市场角度上,盛趣游戏也有相当底牌。

国内市场,依靠腾讯的同盟,《传奇世界3D》上线后即取得了iOS游戏免费榜第一、总榜第二、iOS游戏畅销榜前五的佳绩;自营手游《光明勇士》上线10天实现流水2786.62万元。

在海外市场,盛趣游戏在东南亚及日韩等和中国文化相近的市场,一直较为强势;而并表后,点点互动在其他厂商很难攻下的欧美市场上所拥有的强势地位,将和盛趣游戏固有海外市场形成全面互补。

显然,并购案落地,让“奶妈”加持完整融入,同时5年的内功修为让“战士”的攻击输出也达到凌厉强悍,进击三甲的条件已然充足,剩下的任务就是一大波精品游戏的持续爆发了。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2019-05-08

配送的极致在哪?在许多人的体验里,更快到达。

或许未来的配送,将不再局限于时间一个维度,至少是“三维”立体竞争。

5月6日,美团在北京召开发布会,正式推出新品牌“美团配送”,并升级配送开放平台。

“开放”二字里包含的并不仅仅是美团打通上下游的雄心,同时也有试图孵化新的场景,形成美团独有的高维生态之野心。

商流可以这样玩?不仅仅是更快

对于传统商家,最大的危机在于过去的场景被破功,尤其是在电商冲击下,出现了高维打低维的碾压。

美团配送总经理魏巍在发布会上提出了一个问题:线上O2O销售模式不断冲击传统线下零售行业,大型超市变成儿童游乐场等,传统商家规模做不起来,怎么办?

修复场景不如建一个更具消费体验感的场景,遭遇高维打击,最合适的方式或许是升维到更高,比如时间维度。

拥有DQ和棒约翰两大品牌的CFB集团在2018年实现线下逆袭:全年新增150家门店,有40%以上的门店是在三四线城市。而美团配送则让其实现了在200个城市的快速推进。

商家对流量的有效管控是一个场景,即时配送的定制化则是另一个场景,其CEO许惟抡看来,其最新的DQ定时送服务,恰恰是在和美团合作中达成的,“消费者可以选择配送时间,甚至延伸到7天之内做一定的服务,这大概是我们集团最大的突破。”

换言之,过去需要用户到店的时间约束不再,甚至传统物流的不确定时间约束,也被即时配送打破。全新的时间场景下,消费者的激情也被激活。

家乐福的场景突破则略有不同,属于空间场景。

“一家超市它的工作范围是3公里之内。”家乐福中国区副总裁余莹如是表述传统商超的空间瓶颈:2018年开始和美团合作,不但把3公里范围之内丢失的客户拉回来,而且扩展到了全城的速配。

对于商超来说,还不仅是解决和顾客间距离那么简单,内生态的空间也被释放。每平方米的产出、单品的活跃度都由此变得高。

这恰恰是美团配送所要达成的赋能。换言之,让传统商家能够通过配送,对过去的诸多瓶颈,找到更有效的突破场景和手段。

一切的前提则是美团配送有足够的能力提供这样的场景赋能生态,美团显然对自己配送网络的“运力”信心十足。

按照美团高级副总裁兼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的说法,美团外卖日完成订单量已于4月20日超过2500万单。与此同时,美团配送也在全国发展了近万家配送站点、前置仓实体网络,服务于全国360多万商家和4亿多用户,覆盖2800余座市县,日活跃配送骑手超过60万人,成为全球领先的分钟级配送网络。

物流的求生之路!不仅仅是送货

美团希望突破的配送场景,并不仅止步于此。

如果说对商流的赋能,可以是时间和空间上的升维,对于物流来说,则在传统的长宽高之上。

“配送网络的延伸和开放,不仅仅是人力资源的复用。”这句话或许是王莆中在发布会上真正的关键话语。尤其是升级配送开放平台后,接入的将不仅仅是商家,还有同样苦于场景突破的物流。

所谓美团配送的“即需即用”,则是美团用来招纳第三方运力公司的“投名状”。

邻趣副总裁祝香梅自诩是“跑腿”的,而这个和美团已展开合作的跑腿配送平台,所交纳的投名状显然差异于传统的配送:送外卖、代购、待排队,乃至到家照看宠物,都是跑腿的业务。

换言之,美团配送业务继续追求在速度和规模上的最大化,把大动脉打通;而第三方运力则负责在更多用户有需求的毛细血管形态的场景中,提供个性化的服务。

合作中同样是各取所需。美团通过接入第三方运力公司,让配送场景更加丰富,形成用户需求的“一站式”达成;而第三方运力公司则需要美团的流量和技术,来确保生存。

尤其是在2019年,头部物流快递业完成了洗牌,形成了阿里系和京东物流两大阵营,且势必横向挤压二三线物流平台生存空间,针对纵向对刚刚萌芽的中小城市内的即时配送市场展开动作的背景之下。

美团的卖点似乎很显而易见,很技术范。在发布会上,美团配送CTO孙致钊介绍了自家的“超脑”即时配送系统:在高峰期每小时路径规划高达29亿次,平均0.55毫秒为骑手规划1次路线,平均配送时长目前已经缩短至30分钟以内。

对此,祝香梅作为合作者的体验是“除了好、快以外就是贵”。对于第三方运力公司来说,这样的技术靠自研,确实贵的难以承受。

但隐藏在美团配送的技术范下,真的卖点却是立体。一个用外卖小哥的腿跑出来的立体地图。

区别于传统物流只到楼下的生态,美团外卖通过上楼达成了毛细地图的积累:楼门朝哪开、有没有电梯、从何处进入更省时省力。

从物理平面距离到立体物流地图,似乎是一个很小的点,但在具体使用中则是一个明显的维度:对只到楼下的物流,平面距离可以完成对时间的精准把握;但对于到家的配送,或许500米的平面距离也会有“望山跑死马”的尴尬。

毛细地图解决了这个问题,让配送更加即时到分秒,也让更注重“毛细血管”细节的即时配送,和偏重“主动脉”粗放运营的物流服务,有了本质上的差别。

这个依托外卖构建起来,通过开放配送来引入更多第三方运力和精细化服务而更加细化的大动脉与毛细血管“结构图”,至少在目前的传统电商和物流模式下,具有不可复制性。

美团配送想要干什么?显然不仅仅是配送。或许商流和物流在这样的合体之下,会有更多全新的O2O场景被释放。在和《国际金融报》记者蒋佩芳交流时,贫道脑洞了一下:

过去在O2O中黄了的到家做饭服务,或许也能复活。美团在线接单;餐饮提供厨师、菜品;配送平台将厨师送到家……或许,配送平台还可以提供类似房车一般的移动厨房,厨师在“厨房”里完成业务、外卖小哥或餐厅服务员则送到消费者的餐桌上,并根据客户要求,提供指定餐具、现场服务和特定菜品的现场烹饪等更定制化的配套业务。

或许,表面上看似平坦的美团配送,藏在外衣里的“三维”可能相当伟岸。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