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03-14

“我为这一天已经准备了三年。” 2018年1月20日,当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在投案自首1个月后,首次对媒体说的这句话时,不少执迷不悟的宝粉(钱宝网用户)还期盼着他能“出来”继续带着大家做发财梦。

而据警方初步调查,截至案发,钱宝网未兑付集资参与人的本金数额达300亿元。而据此前钱宝网官方公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钱宝用户注册量已超过2亿,平台流水超过500亿元。

如何在各种金融消费中,保护好自己呢?或许最佳的答案依然是在掉坑之前,先把诱惑入坑的各种伪装剥去,看看会不会被坑。

1.jpg

先提防!“庞氏骗局”中的另类既得利益者

据融360在2017年初发布的调查显示,有63.26%的受访者表示曾遭遇过金融诈骗,其中占比最多的是线上线下传销,其次是虚拟币交易盘,线下理财非法集资的占比也达到了18.21%,更有12.14%的人遭遇”金融互助平台”诈骗。

庞大的金融消费者人群,巨额的经济损失……有意思的是,在媒体报道中,还出现了另一个现象:维权群里流传的一段3分37秒的视频,多名投资人聚焦在南京市某公安局门口,而在警方刚刚提出要投资人报案时,现场一位女士愤怒地喊道,“要是差我的钱我才去报案,它从来没差过我的钱,我报什么案呢!”

在众多暴雷事件中,类似的声音总是时有出现,这些人构成了一个特殊的维权群体——既得利益者。尤其是以庞氏骗局为主要特征的互联网金融产品暴雷后,由于其体量巨大,而极为容易滋生该类群体。

以钱宝网事件为例,警方初步查明,其运作模式是以高额收益为诱饵,持续采用吸收新用户资金、用于兑付老用户本金及收益的方式向不特定社会公众大量非法吸收资金。

这种典型的庞氏骗局中,能够获得“收益”的投资者,往往是前期参与、早已回本的用户,其“收益”本质上来自于后续投资者的本金。

由此,在出现暴雷后,此类人群的维权欲求也就和其他投资人泾渭分明:既得利益的一方希望能够将项目延续下去,以继续从其他后来者身上吸血。

更值得金融消费者们注意的是,此类既得利益者往往带有极大的欺骗性和诱导性,作为“身边人”,他们远比理财顾问更具有欺骗性,尤其是装扮为成功人士,并在朋友圈中晒出各种厚利、现身说法之时,则有可能直接将自己的熟人们带入了雷区。

此外,此类人群由于被“成功”所吸引,往往将沦为下一次暴雷中的牺牲品。

换言之,面对发展下线的成功人士,哪怕再熟,金融消费者也要费思量、慢一拍,别让熟人给掏了兜。

3.jpg

查信用!许多信用背书背后,并没“信用”

各种金融理财“暴雷”中,花样与伪装正在快速迭代,而其基本逻辑依然是用各种诱惑,让金融消费者们自动忽略风险的存在。

仅仅靠一个超过10%以上年化收益率,即进入高风险理财来教育消费者,显然不足持。

将受益变成工资,是钱宝网的一个伪装。与一般的投资理财平台不同,钱宝的运营模式是,用户注册成为钱宝网会员并缴纳一定数额的保证金,便能到“任务大厅”中领取诸如观看广告、填写问卷、试玩游戏等任务,完成任务后可以获得一定的收益。

之所以能让许多宝粉们青睐,在于他们由“任务模式”获得工资,让其迷惑在了互联网盈利模式的噱头之中。其任务在众多互联网项目中均有类似存在,观看广告、填写问卷、试玩游戏,本身是互联网流量经济的一种常态,且本身确实能带来一定的收益。

但请注意,前提是这样的观看和使用,是基于流量转换的前提下,而非单纯做任务而无视内容的前提下,故以此为“工资”来替换收益,本身就是一个概念包装。

何况,据张小雷供述,并没有广告商真正与钱宝网合作。

换言之,不过是钱宝网为了体现积极的存在感,以及为其高达40%-60%年化收益率所提供的一种伪装。

伪装还可以更多,必须一一揭破。而其中根据有迷惑性的伪装则是项目。

钱宝网用集资来的资金建立了一个小有名气的“钱宝系”,据称有70余家,涵盖微商、地产、足球、甘油、共享单车等不同领域,尽管在警方调查之下,有实际经营的公司只有20余家,但俨然还是个实业巨头。

只是这样的实业所能带来的收益,并不足以支撑投资者眼中的暴利,而只是用强烈的欺骗性和“铺保”来进行诱惑。

4.jpg

请深信!商业奇谋会有风投,而非“众筹”

这种“铺保”其实还有很多形态,如经济之声《天天315》在1月曝光了成都一家经营共享商城的机构,其给出的诱惑是暴利,但吸引人前来投资的原因则是该机构宣称有×××背景。

于是,没有小心查证之下的金融消费者,入坑了。

一言以蔽之,媒体也好,后台也罢,宣传资料上的介绍,没有法律效率,均不足持。

同时,随着互联网产业以及众多标榜为黑科技的产品出现,许多的投资理财项目开始用“众筹”的伪装来进行自我标榜,并在项目说明书中,重点注解其为商业奇谋、颠覆式创新。

较有名的如2017年7月最终破灭的“巴铁”神话,依靠所谓高科技含量的巴铁项目和实体展示,以及其笼罩的黑科技成分,让投资者有了强烈的暴富幻觉。而更关键的是主流媒体一度用正面报道和宣扬黑科技的方式为其进行“信用背书”,则更让人对其深信不疑。

作为一种“商业奇谋”的表现,其实只要仔细查证其过去的融资历史,不难发现,在谎言被揭穿前的众多展会上,该项目往往是媒体喝彩的多,投资跟进的少。

就其所以,比起普通金融消费者来说,一贯在风险和对赌之中打拼,并且甘冒奇险而火中取栗的众多天使投资、风险投资,对于一个所谓的“颠覆式创新”故事,具有更深刻的辨识度。

“但凡有1%的市场颠覆可能,风险投资都有可能跟进。”一个互联网金融从业者对笔者称:最典型的就是2017年的共享热、2016年的直播热,以及之前年份的团购热等,风险投资都从来不甘寂寞,哪怕明知百团大战的结局不过是留下一两个强者。

显然,这种高危形态的风控之下,连风投都不跟的奇谋和创新,为何一门心思的和普通金融消费者讲故事,原因也就很是明显了。

5.jpg

要知情!当你以为信息“透明”,风险加大

有数据显示,理财和保险是金融消费者权益遭侵害的重灾区,权益被侵害的人群比例分别为32.91%和31.95%。同时,消费者认为自己的知情权被侵害的比例最高,达到47.92%。此外,46.01%的消费者表示在权益受到侵害时选择了自认倒霉。

信息不透明,一直以来就是各种金融消费中出现消费者权益受损的常见原因,可仅仅靠金融教育以及信息公开,在短时间内,还很难让普通金融消费者真正掌握。

而在维权中,由于维权成本高、时间久、回报低等多种因素,也造成了金融消费中通过各种误导方式带来权益侵害的高发。

关键信息如何透明?或许对于金融消费者来说,首先是要认清自己,到底能做何种金融消费。

4个必须是基本手段,即必须主动索要并妥善保管交易凭据;必须认真查看书面陈述文件、业务格式文本中的具体条款;必须坚持定期对账;必须真实评估风险承受能力。

同时还要认清一些共性的警戒线,如问题平台往往如注册资本低于5000万元,产品期限较短,多为1至3个月。

除此之外,还要破除几个迷信,即哪怕是大牌或国资背景,也未必靠谱。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16年度十大互联网金融典型投诉案例”中,就有用户质疑“工行融e购”疑似空壳平台、“建行善融商务”被质疑售假、“中行聪明购”发货迟3个案例入选。

3个国资银行背景平台,为何出现信任质疑?就其所以,还是在于大多数用户在使用过程中,由于其国资背景的迷信,而自认为实现了信息“透明”,而在使用上述平台进行金融消费和购物时,出现了各种权益纠纷。而淘宝众筹、趣分期、分期乐等带有互联网金融和电商双重性质的平台,也有案例入选。

这在某种程度上,亦说明了在各种投资理财的暴雷之外,以消费金融为特征的部分电商平台上,用看似透明的买卖关系来替换金融消费风险的过程中,也极容易因平台信用背书和消费者在概念上的混淆而发生权益受损。

6.jpg

划重点!易受伤群体,正变成“四十不惑”

信息不透明导致权益受损,其实还有另一个表现,即总认为自己并不在相关金融消费产品的主攻人群中。

这种认知来源于大量的新闻报道和公益广告,而以往的经验也产生了一种误导,即老年人是最容易成为金融暴雷受害者的群体。且在很多金融消费者心中,还会加上“没有之一”的注脚。

据1月,和讯网与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联合发布《2017和讯315金融白皮书:中小投资者投资陷阱及维权情况数据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和讯315共收到31287份投诉,几乎涵盖了互联网金融所涉及的所有领域,其中投诉者中31到60岁的人占了绝大多数,比例是86.75%,这其中,41-50岁的人群最多,占比39.46%。被调查的受骗人群中,没有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18到25岁的年轻人也很少,仅占1.4%。

这样的数据变化,其实说明了越来越以互联网为主要金融理财和投资方向的金融消费,其权益受损人群也开始迈向“中年多闲”的状态下。

40岁区间内的人群占比达到4成,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反讽,即“四十不惑”的传统概念的颠覆。

究其实质,正在中青年阶段、对新鲜事物认识较多、对社会环境认识较深,自诩在防骗上有更多渠道来源的这一批人群,往往处在“中年多闲”阶段,即人到中年,事业稳定,有了一定财富积累,但事业上升空间不大,希望通过理财的方式来打破收入壁垒,且平时空闲时间较多,主要通过社交应用展开人际关系和进行社交。

尤其是这部分“四十不惑”的人群,本身由于事业进入瓶颈期而真正对未来产生了迷惑,更容易被各种暴利所诱惑,加上少年时受教育中对诸如主流媒体、国有资本的盲目崇拜和迷信,更容易让其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下被损害权益。

而一位金融从业人士则告诉笔者,恰恰是此类人员,因为有一定的财富积累,往往是在使用闲钱进行投资,真正发生状况后也不至于家财散尽,加上社会地位和面子观念等因素,往往会选择在权益受损中默默承受,而非进行抗争。

“沉默的大多数,才是最容易被损害利益的那部分群体。”该从业人士指出:恰恰是看到了这一点,加上创业投资的外部热潮影响,让这部分人和众多金融平台双向的贴在了一起,也进一步形成了一个在互联网金融环境下,迭代而来的金融消费者权益受损群体。

只是,更可怕的是,这部分人往往此刻还身在雷区,却浑然不知。(刊载于《金融博览》(财富)2018年3月刊)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标题没有错别字,霍金最让人熟知的是他的科普宇宙学著作《时间简史》。

今天,3月14日,著名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今晨在位于剑桥的家中去世,享年76岁。我,张书乐,一个科技自媒体,想用6个时间“剪史”祭奠大师。

1.jpg

时间“剪史”一:3月14日,偶遇

2018年3月14日,霍金去世。

1879年3月14日,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Einstein),出生于德国符腾堡王国乌尔姆市,而他逝世于1955年4月18日,当时1942年1月8日出生的霍金13岁。

历史总是有许多巧合,当2位物理学巨擘在相隔139年的巧合中相遇时,爱因斯坦会和霍金聊什么?或许还是他们共同的相对论。

2.jpg

时间“剪史”二:4月6日,大爆炸

2012年4月6日,备受瞩目的《生活大爆炸》之霍金客串篇播出了,霍金出场2分钟。

3.png

当谢耳朵西装笔挺地去觐见偶像时,霍金坐在轮椅上给了小谢一个犀利的眼神,并且指出了谢耳朵一个论文小错误。在大爆炸这档事中,霍金无疑是可以秒杀任何人的,无惧主角光环。

4.png

可很少有人知道,2014年霍金在Pink Floyd的专辑《The Endless River》中贡献出自己独特的声音,歌曲的名字就叫《Talkin‘ Hawkin》。而20年前,他就曾经和Pink Floyd合作歌唱过。

似乎物理大拿都热爱音乐,比如爱因斯坦。

5.jpg

时间“剪史”三:2004年,大师风范

2004年7月,他承认了自己原来的“黑洞悖论”观点是错误的。

十年后,2014年1月24日,霍金再次通过论文中承认,“黑洞是不存在的”,不过“灰洞”的确存在。

大师之所以是大师,就在于敢于“不惜以今日之我,攻昨日之我”。

6.jpg

时间“剪史”四:1985年

1985年,霍金在瑞士病倒,在珍的强烈要求下转至英国剑桥的医院,并实行了气管造口手术,从此失去了言语能力,演讲和问答只能通过语音合成器来完成。

这一年,他第一次来到中国,后来,他还来过。许多年后,当时一个听过他演讲的学生回忆道:“这话若是出自他人之口,我会认为是痴人说梦;但既然大名鼎鼎的霍金这么说了,我便相信了……几年后,我意外地发现,霍金在另一个场合否认了这个观点。这当然令我沮丧——假如宇宙有朝一日真的发生收缩,而时间真的开始倒转了,那是一件多么有意思的事啊!”

或许时间真的不会倒流,但依然要致敬先贤!

7.jpg

时间“剪史”五:21岁

1963年,霍金21岁被诊断出有肌肉萎缩症,当时医生就跟他说:“你快不行了,最多再活两年。”

2年后,23岁的霍金取得了博士学位,留在剑桥大学做研究,开始了他对黑洞的探索之旅。

1970年代他与彭罗斯一起证明了著名的奇性定理,为此他们独特取得了1988年的沃尔夫物理奖。他因此被誉为继爱因斯坦之后代界上最知名的科学思维家和最出色的实践物理学家。

结果,他活到了76岁,我们看到在轮椅上,通过眼部运动敲击虚拟键盘,完成打字的霍金时,目光里都是敬意。

时间“剪史“六:请你续上

“当你面临着夭折的可能性,你就会意识到生命是宝贵的,你有大量的事情要做。”霍金如是说。

对大师致敬,我们能做什么?或许,作为一个文科生的我,答案是,用自己的时光,去续上更好的时间简史。

你的答案又是什么呢?

愿他在星辰大海中,安息!

2018-03-13

比起视频弹幕网站哔哩哔哩(Bilibili,下称B站)即将上市的消息,对于B站的忠粉们来说,1月初在上海正式开业的B站主题便利店更加能激发起野望来。

这家B站和罗森合作的主题便利店,就在B站大楼楼下,除了整体设计以B站用户熟悉的蓝白色调呈现、从店内装饰、员工制服到食品包装均为特殊定制外,其代表角色“小电视”被任命为该主题便利店店长,22娘和33娘还担任起了收银员。

1.jpg

委实主题的不能在主题里。作为浮在网上的二次元平台,在上海的B站最终决定下海,似乎让人有了一种二次元进击新零售的既视感。

可这样真的有用吗?作为B站实体化的推手,罗森这个为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日资便利店品牌,其实一直都有丰富的二次元IP转换经验。资料显示,从2012年起,罗森在国内陆续推出了“奥特曼”、“名侦探柯南”、“火影忍者”、“轻松熊”等主题便利店。而套路也很简单,用二次元吸引客流,然后玩的是快闪,等授权到期了,已经形成消费黏度的便利店也就卸下二次元伪装,成了一家普通便利店了。

3.jpg

这种路数,是典型的在闹市中“闹中取静”的营销玩法,尽管B站自称在总部楼下的店子会永远主题下去,但这并不意味着B站的二次元便利店能够就此在全国各地“复制粘贴”。

无他,这样的成功案例不是没有,而是太唯一。早前用表情包赚的盆满钵满的日本聊天应用Line就玩过这一手。在全球,Line friends主题商店开了近百家,产品横跨生活、文具、玩具、配饰、时尚、电子产品、医药还有图书等,拥有超过400 个品类7000 款商品。并且在上海、大连,还开设了不同风格的咖啡馆、化妆品店……

满满的新零售套路,满满的IP实体化路线图,可前提是,有足够丰富的IP库存能够不断的让用户感受到变化,比如Line每天都在扩展的表情包。

罗森只是想着借势,而不是走新零售的路线。换言之,只是新颖的零售风,去吸引已经不在便利店里停留的宅们;等过些日子变成了普通便利店,在把非二次元用户们拉进来,就把潜在用户群挖掘齐活了。

这个和B站的合作,不过是把短期授权变成了终身模式而已。

4.jpg

B站则很难山寨Line,理由很简单,就算22娘、33娘和“小电视”们都上阵,全部变成各色不同的主题商品,其本质上也不过是给一些传统商品换上了一个贴着B站风格的二次元皮肤,却实质上并没有改变商品的形态。

或者说,以二次元的角度进军新零售,并非不可以。只是,一定要用更多的新颖和体验,来刺激粉丝消费,而不是贴个标签就去消费粉丝。

粉丝消费来消费去,消费的新鲜感消失了,也就可以打烊了。(刊载于《计算机应用文摘》2018年2月刊)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2018-03-12

腾讯是“门口的野蛮人”?不,它其实是“家里的野蛮人”。

2018年的新年,互联网公司之间进行了多年的年终奖较量似乎变得不再红火。无他,在半年前,一个关于游戏《王者荣耀》团队将拿到100个月年终奖的传言,已经让小伙伴们失去了斗富的兴趣。

1.jpg

可就在2015年中,当时还叫《英雄战迹》的这款游戏推出之时,萦绕在整个团队头上的却是戚风惨雨:同一天,腾讯的另一个工作室推出的同类游戏《全民超神》也在测试,然后,《英雄战迹》毫无战绩可言,《全民超神》则成功登榜……

不怕资源浪费,一个爆款就回来了

如果不是回炉重造、改名、实现大逆转,并在2017年引爆社会大讨论的话,这样一个团队励志故事几乎不会为外界所知、事实上,对于一直将内部竞争当做企业文化来执行的腾讯,这样的故事太多,只是很多失败了就失败了,没有再造出个爆款来。

2.jpg

腾讯的产品线一直以乱著称。同类的产品往往会有多款同时面试。比如近期大热被揶揄为“吃鸡游戏”的《绝地求生》,腾讯先是为抢占市场、推出了两款自主研发的类“吃鸡”游戏,随后在拿下代理权后,又接连宣发出《绝地求生:全军出击》、《绝地求生:刺激战场》两款“正版”的预告。

扎堆式的对一个热点进行反复轰炸,由腾讯内部不同部门分别担纲,几乎是“鹅厂”产品研发的一个惯例。

往前追溯,上一个腾讯的超级爆款微信亦是如此。 2010年11月,张小龙启动微信项目,而几乎在同一时间,相类似的多个产品正在腾讯的多个工作室里紧锣密鼓的进行研发。Foxmail之父这个名头,并没有给张小龙带来多少资源上的优势,反而对于2005年×××腾讯的张小龙来说,他所领导的QQ邮箱团队,并不算太成功,亦和即时通信不太沾边。

在腾讯内部竞争中杀出来的微信,最终给予了张小龙莫大的光环,至于失败的那些团队,则将进入下一轮新的产品竞争之中。

3.jpg

鹅厂战争:丛林法则与施肥策略

赤裸裸的丛林法则,让腾讯一直在爆款的道路上走的惬意,尽管首先倒下的是鹅厂的同仁们。在成为门口的野蛮人之前,鹅厂的“家里”早就野蛮人横行了。

这让腾讯的产品天然就带有一种野性,尤其是对外部的同类产品来说。最为典型的是当年的微博之战。

2010年腾讯微博的出现,对于正在野心勃勃向社交领域拓展边界的新浪展开了遏制。其实,2009年8月才推出的新浪微博,并不是最早的国内微博产品。至少在此之前的2年,腾讯就悄然测试了一个名为“滔滔”的产品,方便用户直接通过QQ,分享即时动态给更多的人……

滔滔只是一个试作品,一如腾讯所坚持的那样,在每个领域都打下一个钉子。至于施不施肥、发不发芽,看看再说。

直到出现了威胁,才会注入资源放手一搏。因此,也就有了走草根娱乐路线的腾讯微博,与走新闻信息路线的新浪微博之间的战争;亦因有了更为吸粉的微信,而让腾讯微博事业部在2014年解散……

由此,不难看出,已经拥有庞大体量和庞大资源的腾讯,在企业内部竞争时的简单原则——有热点,大家都可以蹭,不怕重复,这是一种去中心化的运营策略;在丛林法则中,均放在市场上直接检验,剩者为王,这是一种以用户体验为纲的产品原则;在面对外部竞品时,资源丰富的腾讯对于大多数自家产品其实选择的是野蛮生长、发射后不管的原则;除非面对那些对其核心的社交圈层有影响的,才会全力以赴去施肥……

至于如果成为了超级爆款,给你100个月年终奖也就没啥了。于是乎,年年有爆款就成了腾讯的最终收获。(刊载于《互联网经济》2018年2月刊)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2018-03-11

过年的时候,和一些返乡的游戏圈好友茶话,天南海北的调侃着年终奖、吃鸡游戏和营销创意之类的话题,然后就从泛滥的吃鸡外挂扯到了****上。

****是什么?就是未经版权拥有者授权,非法获得服务器端安装程序之后设立的网络服务器。简单来说就是盗版网游,或者说“玩了一个假游戏”,但并非山寨。

对于摆明就是盗版的东西,一位朋友却给我开了两个惊奇的脑洞:或许最热爱某款游戏的玩家最终都聚集在了****里;我有时候缺少创意了,总爱在****里找一找。

好吧,与外挂并列为网游两大毒瘤的****,怎么一下子就高大上了呢?

不过必须强调的是,这不是什么翻案文章。因为,所有的****都是盗版,不管是否盈利,或是否充满了情怀。

但同时,****尽管是一个违法的存在,某种意义上它也可以是一种创意的存在,洞察少部分玩家需求的一种存在。

这其实是一种垂直领域的小众市场探析。

从游戏设计上,获得成功的****,往往不是原汁原味的照搬游戏,而是对其进行了一些大胆的改变。

1.jpg

最典型的依然是《传奇》****,作为目前唯一一款****玩家群体比官服还多的游戏,****许多“人性化”的改进和设计使其吸引力完全不逊色官服,甚至在某些地方有明显的超越。

也恰恰是这种状态,让一些游戏公司将****作为其自身发展的一种思考,比如掀起免费游戏热潮的史玉柱和他的《征途》。颇为搞笑的是,当时《征途》在2006年推出时,就被视为是一个《传奇》的山寨版本,但却采用了****和外挂的一些惯用招式——免费游戏、道具付费。

这不,在2015年的时候,以前还遮遮掩掩借鉴****的《征途2》,直接打出了“****”营销的旗号,宣称要将****里的各种极爽玩法放在官方游戏里实现。

2.jpg

此外,一些****还因为表现太多优异,连正版运营商都觉得与其去借鉴、还不如直接收编更为方便。盛大就有过不太正规的“授权****”行为,而且现在有不少游戏公司,也明里暗里承认自己当年就是通过这种一边开设****、一边给盛大交“管理费”的方式,捞的第一桶金。

而在2015年末,丧尸生存射击游戏《DayZ》的开发商Bohemia Interactive则大张旗鼓的宣布承认所有玩家的****合法,只是不允许游戏中的货币、武器、载具、房屋以及其它可能会破坏游戏平衡的道具交易而已。

3.jpg

这些,其实都和之前专栏里谈及外挂时,提到的各种正规游戏厂商的收编如出一辙:一些借由玩家想象而出现的一些点子,往往比已经禁锢在既有游戏设计规则圈子里的职业游戏设计人员,更为大胆和贴近玩家的需求。

当然,这种脑洞大开的创意,之所以天马行空,除了游戏研发本身通过盗版的方式,降到了近乎零成本外,也在于****在游戏研运上的各种不严谨,才敢于随意的在游戏里乱搭乱建,反正折腾垮了,另起炉灶在开张的成本也很低。也因此,大多数****的脑洞,往往都是漏洞,而非真正能够实战的创意。

但依然不得不说一句:高手在民间,所言不虚。

(刊载于《人民邮电报》2018年3月9日《×××记》专栏183期)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2018-03-06

阿彦是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下简称非遗)爱好者,对于她来说,过年期间在各大众筹上淘非遗产品的经历,却不那么美好。

“各种价格不菲的壶、画或其他,却大多只是一种摆件。没有太多的实用功能,不过是从传承人家里,摆到了我的家里。”阿彦对于在众筹平台上泛滥的非遗作品如是评价:作为藏品,没有升值空间,它其实只是工艺品。但价格上,这个工艺品却比工业产品贵了太多。

阿彦的这种对非遗产品附加值不高的“牢骚”,在笔者接触的不少非遗爱好者处都有体现,其中,作为深度非遗粉的万茜还说了句颇耐人寻味的话:目前不少非遗,尽管通过众筹实现了一定的商业化,但实质还是在销售情怀,没远没有脱离“保护”。

0.jpg

巨头们都炒过一把非遗众筹,但往往没了下文

从文化创意和演出市场的网络预售模式升级而来的众筹,从骨子里就带有一种金融+文创的味道。

非遗,属于较早被众筹,但一直不太红火的品类。尽管各大平台都曾不遗余力的想要推动非遗消费,尤其是围绕春节年货。

2017年1月22日,由文化部认可、淘宝众筹联合“故宫淘宝”发起的非遗众筹项目上线。彼时恰逢阿里年货节开启,而据媒体报道称,被称为汉族民间艺术三绝之一的高密剪纸,在众筹上线不到半天,筹款达成率就超过150%。

随后,阿里巴巴方面更表示,阿里年货节期间发起“非遗”众筹只是开端,未来将借助互联网的力量进行更多探索。

然而,这个“探索”似乎在2017年并没有泛起多少涟漪。不过,有意思的是,一年后,阿里的老对手京东则开始接棒。

1.jpg

2017年12月,京东众筹针对各种非遗、手工艺类的众筹项目,上线了一个名为“玩物不丧志”的版块,并随即推出了核雕手串、手工纸鸢、紫衫茶具、大漆葫芦等多种非遗、传统工艺产品。

“这些非遗产品,大多是一些工艺品,或者说各种‘壶’、‘串’等当下文玩市场热门的东西占据了主流。”万茜称:这本身也可以算作是一种蹭热点的市场行为。当然,对于一些想要入门此类工艺品,却对文玩市场上琳琅满目、真假难辨的工艺品缺乏辨识度而犹豫不决的消费者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桥梁,毕竟有电商或互联网金融平台信用背书。但对于真正喜好非遗的粉丝来说,则品类太少、也太浅。

一旦这样的初级消费者的热情和欲望耗尽,则众筹难以维系。阿彦如是评价:后续必须从壶走向更多,可很多非遗传承人和众筹平台,却依然停留在众筹一把壶之上,也就让非遗众筹难免沦为一个在特定节气出现的应景专题活动了。

其实,更早前一些传统文创平台,也曾试图发力于此。如2015年1月,北京东方雍和国际版权交易中心就和千和集团,推出了据称是国内首个文化众筹平台的“千和汇”。然而,这个消息很快也就沉沦在了故纸堆中。之后,苏宁众筹亦在2016年亦有过次“匠心系列众筹”的尝试,但也仅限于一次活动而已。

为何各路巨头都炒过一把的非遗众筹,总是难免虎头蛇尾?北京市社科院文化研究所副研究员黄仲山曾在《光明日报》上发表观点称:非遗融入互联网的总体模式还停留在“内容+平台”阶段,非遗项目列举介绍、非遗产品线上销售、非遗大师网上互动等仍是主要套路,这种“互联网+非遗”1.0模式是最简单、最低层次的版本。

4.jpg

从“消费非遗”到“非遗消费”,工艺品要变身

相比一些平台作为招牌的大师级非遗众筹来说,一些地方的非遗小物件却呈现出船小好调头的别样风味。

这一次,非遗冲击的不再是收藏品市场,而是大众消费。

2017年8月,一个名叫张居悦的90后女孩,因为一篇微信10w+爆文《90后美女回到大山,改变了60多个家庭的命运》引发了关注,但人们很快发现,这个阿坝州理县的一位羌绣非遗传承人,推出的羌绣手机口袋众筹,别有一番风味。

这个众筹很简单,有“天地山水”“四羊护宝”“羊角花蛾”“太阳圆菊”4种花色的羌绣手机口袋供消费者选择。“羌族绣娘制作一个手机口袋大致需要6个小时,每一个手机口袋都会附上缝制这款手机口袋的羌族绣娘的名字。”张居悦说。

这个众筹也不简单,10平方厘米的羌绣手机口袋,可以是拼贴到T恤、牛仔裤、衬衣、帆布包上的时尚小元素,两只手机口袋拼合还可以制作成DIY羌绣小布袋等实用小物。

众筹上线5天,参与众筹的人数为372,资金不过2万。远不能和动辄百万的“大师壶”之类的高端众筹媲美。但匠心的光芒却已经显现出来。

从“高端定制”路线中跳出来,以弥补平民市场空缺。90后姑娘的话语里其实透出了另一个信息量——让非遗从不实用的工艺品摆件走跳出来,变成实用的日常用品。

“为什么非遗需要保护?因为它已经脱离了生活实际,至少是不符合当下的需求,所以才失去了市场。被保护的非遗,在商业化过程中其实就是在消费非遗。”文创从业者程文君认为:只有形成非遗遗消费,才是真正的保护。因为非遗当年出现和流传下来,本身就是针对市场的需求,进行适应、锤炼和形成消费的过程。

程文君进而指出,古代留存下来的非遗产品,成了文物;现在市面上流通的非遗,成了工艺品;这都让非遗成了死物件、旧传承和没人懂得文化。必须,跳出“工艺品”这个藩篱,哪怕是不好物化的地方戏,亦是如此。

“虽然我国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国,但许多非遗的生存境况并不十分理想。有技术没传人、有意识没能力、有手艺没新意、有产品没市场……一些非遗传承人只能守着政府补贴,眼见流传了上百年的老手艺难以承续。”《人民日报》2016年的一篇《非遗传承,如何传成》,其实已经道出了重生的关键。

5.jpg

主动脱保、从创意到创新,非遗还要注重版权

有不少非遗已经开始寻求更宽阔的消费升级之路,并且从“土掉渣”转向“国际范”。

与国际大牌的合作就是一例。据《大众日报》报道,仅在山东,利用互联网销售的非遗企业数量3839个,电商网络平台交易额15.53亿元,非遗企业研发投入4.9亿元。同时,潍坊市推动潍坊风筝、杨家埠木版年画等项目与国际时尚品牌欧莱雅,柳疃丝绸与国际时尚品牌爱玛士、阿玛尼的合作。

让非遗时尚起来,90后女孩张居悦的“小心思”,其实已经在很多地方开始变成了“大市场”。

最“网红”的或许是内联升。作为国内布鞋领域的老大哥,内联升陆续与迪士尼、故宫淘宝、电影《大鱼海棠》推出合作款,从朝靴到迪士尼公主鞋,再到《大鱼海棠》主题的系列布鞋。

通过获得其他大牌的品牌授权,通过非遗进一步挖掘IP的价值衍生链,变成了一种有效实现非遗消费的手段。“从立项到产品推出,IP衍生品系列的诞生需要40天左右。3周出设计方案,1周调整。经营团队预热、众筹准备上线,双线同步进行。”内联升鞋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程旭口中的非遗转换路径,恰恰是互联网思维中最常见的快速迭代打法。而这亦是2013年内联升确立“品牌时尚化转型”的市场表现方式。

6.jpg

更多非遗突破之路还在探索中。如广州“西关打铜”的传承人苏英敏的路数,就颇为不同,“按照以前的老路,做街坊生意,卖一些手工的锅碗瓢盆生活用品,一个月都难以卖出去一两件。

如果要做爆款,就要在保留工艺特色的同时,想法降低生产成本,让大众消费得起。”苏英敏的感慨中,就有手工制品,作为非遗却难以逃离工艺品的窘境和突围的思索。

为此,他专门去日本学习“一体成型”锻造技术,制作出全球最大的无焊接黄铜鸟笼、只有小拇指大小的铜制茶壶、全国首创铜麻将,进军奢侈品市场;同时,又芭蕉叶模样的长凳,树根形的茶几、梳子、手串……主攻“90后”“00后”个性化需求。

尽管还是工艺品,但升级+创新+创意之后的非遗产品,却变得与众不同了。

“在市场带动下,必然出现一大批真正‘脱保’的新非遗。”阿彦说:但随后也将出现大量盗版和高仿,必须提前重视起来。这也是非遗IP化之后,必然出现的版权问题。

对此,黄仲山亦在那篇评论中表达了同样的忧虑,并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即由文化部门、具有公信力的互联网企业、非遗传承人等联手打造规范化的非遗网络认证体系。

但目前,更关键的依然还是让消费非遗,变成非遗消费,否则,想要因为市场火爆而爆发版权问题,都是奢谈。(刊载于《法人》杂志2018年2月刊)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2018-03-05

外挂,是什么?如果换个高大上的说法,其实是游戏玩家为了解放双手而创造出来的产品。当然,实际来说就是为了偷懒。当然,还有更高大上的说法,比如成为发明创造的起点。

我自己就深有感触。话说,小时候在红白机上玩《坦克大战》,为了省事,我也曾用夹子卡住射击的那个按钮,然后解放双手嗑瓜子的说。

1.jpg

这可以看做是外挂作弊,也可以看作是创意脑洞,看怎么去研判。而在创意产业里,针对很多产品的不完善或用户需求的多样性,外挂总在不断推动着创意的进化。

这不,前不久,随着微信小程序《跳一跳》的刷屏,不也有许多人用游标卡尺、简易机械手之类的工具当作外挂使用,各种脑洞大开,也是颇为匪夷所思。

那么发明创造又在哪里呢?接下来就是商机的问题了。

比如说在《绝地求生》里,玩家没有捡到瞄准镜。没关系!可以坐在电脑前、手持放大镜去替代一下;觉得视野不够开阔?花点钱,换个32:9的大显示器。

要不,怎么说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呢?就在2016年AR游戏《精灵宝可梦go》火爆全球的时候,美国就出过这么一则新闻——134人因为使用“物理外挂”去满世界捡口袋妖怪而受伤。

2.jpg

啥物理外挂不仅作用于游戏,还能在现实中给予杀伤力呢?答案是汽车,一边开车一边捡怪,这能安全吗?

物理外挂其实早就变成了一种商机,比如需要几个热键来组合操作,游戏手柄或游戏键盘就给你提供“一键操作”的快捷键……

这不,这次腾讯代理吃鸡游戏,一开始就宣布了鼠标宏、连点器之类的物理外挂,也要消灭。只是不知道,它是不是也会顺路出点有此类功能的外设周边产品。

商机并不仅仅是数码外设那么简单,如果拓宽点思路,会更有创意感。

比如一个帽子,都可能衍生出若干“外挂”:常见的如街头环卫工人在雨天用的雨伞帽子、夏天用的风扇帽子;特定场景的如在沙滩上有人把遮阳帽和饮料罐捆绑,享受阳光沐浴的同时,直接用吸管享受冰饮。刚顺手在淘宝上查了这种懒人饮料帽子,还真有销售,且月销量不错。

3.jpg

在智能硬件领域,这样的外挂就更是数不胜数了。先别说那些高端大气上档次,就一个遥控器,许多年前就有小工坊根据“家里遥控器多到经常找不到”、“坏了不好配”之类的刚需,开发出没有任何家电厂商授权的万能遥控器,这其实恰恰是智能家居的一个开端,至少现在可以语音、可以遥控全房的智能家居控制系统,说白了也就是这玩意的升级版。

此外,过去用电饭煲,总要用手表、闹钟之类的“外挂”来卡时间,避免把饭烧糊了;现在的智能电饭煲,不仅外挂变内挂,自带时显,还能智能识别各种食材的种类和烹饪时间……

众多的极客产品,其实也是同样的道理。而外挂作为一种辅助性工具,某种意义上就和自动驾驶被定义为辅助性驾驶一样,主要看是否变态和是否让生态变得不那么平衡。而外挂作为脑洞的辅助性工具所存在的价值又在哪呢?

如之前所述,每个人好逸恶劳的基因、解放双手的欲望、追求个性化和存在感的欲求,既是外挂的生存土壤,其实也是创意产业的关键金矿。(刊载于《人民邮电报》2018年3月2日《×××记》专栏182期)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2018-03-02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300元的酒店房间,老客户就要380元?过去货比三家,如今还要“货比三人”,一些手握大数据工具的商家正在真实上演“坑人新骗术”。

近日,有微博网友自述其被大数据“杀熟”的经历引起网友关该网友称,他经常通过某旅行服务网站订某个特定酒店的房间,长年价格在380元到400元左右。偶然一次,通过前台他了解到,淡季的价格在300元上下。他用朋友的账号查询后发现,果然是300元;但用自己的账号去查,还是380元。

每日经济新闻称,通过梳理下方网友评论时发现,网络公司大数据“杀熟”的行为不仅发生于在线旅游预订平台和打车软件,还存在于人们日常生活的通讯套餐、电影订票、网络购物中。

用大数据来杀熟?不是按照一般消费者的理解,熟客应该更加便宜一些吗?

难道大数据是佛系的,从来不“杀生”。答案或许会更加有趣:

0.jpg

大数据杀熟,其实就是贪小便宜的技术智障!

为什么这么说呢?通过大数据,发现某些人会长期高黏性的在平台上购买某个服务。然后按道理来说,这时候就应该推送一些优惠来增加这种频次吧。但其实不然。

比如开房,长期较为固定和有节奏的在特定时段开房,理由是什么,咱们就不细究了。但这时候,优惠其实没有任何作用。至少在平台方觉得,优惠劵只是让本来到手的利润变少,不如不给,反正你会来开房,等你来就好了。

然后呢?大数据发现,您在平台上消费的频率不错,是熟客,用互联网思维来说,就是黏性很高的客户,不怕你走,也不怕你货比三家(一般这样的客户已经不再比价了,你觉得呢?),然后,一个思维出现了,既然你固定消费,定时定点开房,那么贵一点,也是没问题的吧……

于是,大数据就为你擅自加价了。当然,我们要认识到,这其实就是一种技术智障,而且不容易被发现,惯用一个App后,大多数用户确实很少再装一个同类App了,这时候,用户自己就营造出一个信息不透明的信息茧房。。所以,佛系大数据就出手了。

但大数据忽略了一点,所谓当下的大数据,其实都是一个平台或一个矩阵下的数据,很大但不全,总有极少数用户会发现杀熟的问题,并广而告之,最终众人皆知。

只不过,反正在同一领域下,就是老大和老二之间的竞争,如果两家都如此,也就无所谓这样的技术智障了。

结果呢,很多时候为何一些新进的平台立刻能蹿红,就是抓住了老大老二贪小便宜、店大欺客的漏洞,然后“咱不贪”。

1.jpg

补贴这种好事,为什么只是给新客户?

用喝可乐、看电影做个例子,更容易理解补贴或优惠劵这种事。如果你是才开始接触可乐,或才开始习惯去看电影的用户,大数据会发现你是初来乍到。这时候,好处来了。

新手进门就一个礼包(很多电商平台都有这类新注册用户专属礼包,优惠力度之大,比VIP都好),然后还附赠可乐。

结果新手可能不喜欢吃可乐,但会看电影,那么下一次换雪碧、芬达、爆米花,总有一种你喜欢。然后,就看新手的轨迹了,最近频率高,什么电影都看,优惠劵洒一地,让你逐步找到喜欢看的电影。

最近频率有点低,优惠劵召唤你,让你来二次消费。

一段时间频率正常了,你是熟客了,给不给优惠劵你都会来,票价恢复正常,可乐请你自己买。

为何呢?就好像喝可乐,一天你也就消费一瓶,给你多了好处,大数据认为是浪费,不给你好处,反正你也会喝,那就让你习惯“自费”就好了,比线下实体店便宜点,就算是很客气的了。

2.jpg

“佛系”大数据如何正确的“杀熟”呢?

杀熟这种事,其实是大数据应用不充分的一种表现,换言之,就是大数据换上了小商人贪小便宜的毛病。

那么真正的大数据如何正确的“杀熟”呢?用开房为例,如果发现某个用户很长期普遍的开380元的房,在某个区域里,大数据可以:

1.跳出来打招呼,要不咱们试试隔壁家380元的,原价1888,大床圆床泡泡浴,品质比现在这家多个星……结果,可能就进入消费升级模式了。

2.跳出来洒红包,您觉得周边的泛娱乐消费有兴趣吗?杀鸡游戏专属网吧等着您,红包拿好,咱家今天酬宾,出差在外,晚上别宅房间里了……结果,可能因为这个用户在家经常玩吃鸡,就又消费升级了。

3.跳出来给惊喜,长期380元开房,没问题,您是本店一千万个到店住客,今天消费不免单,不过可以享受酒店提供的更多服务,这个可以5折……结果,本来喜欢自己洗衣服的你,现在开始酒店洗衣一条龙了

4.跳出来做更多的惊喜,说白了,就是别直接在开房的钱上占便宜,那是一个愚蠢的大数据,而是要根据用户平时干嘛,带着他去逛花园……结果,消费都爆表了

文末补一刀,为何会杀熟呢?恰恰是大数据根本没用好,只是单方面对着“开房”这么一件事下功夫。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2018-03-01

CB Insights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标题或摘要中包含“人工智能”或“深度学习”术语的中国专利出版物从2016年的549起猛增至2017年的1,293起,而美国仅分别为135起和231起。在深度学习领域,中国发布的专利是美国的6倍。

同时,全球人工智能创业公司 2017 年的融资额达到了创纪录的 152 亿美元,中国企业占总数的 48%,首次超过美国(38%)。

专利数和融资额的爆发式增长,恰恰为中国势力在人工智能领域,以“原创”姿态占据主流,提供了最坚实的注脚。

最新的中国AI势力崛起的标杆,则是一场跨越大洋的人工智能结盟。

【</p>
	</div>
	 <!--<strong></strong>-->

    <div class=浏览数: 次 归类于: 未分类 — zhangshuyue @ 17:45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