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10-11

其实,在8月末举办的国内首次线下Lan Party上,这个名为LanStory的活动,在很多人看来,它的亮点要么是由直播平台主办、用来形成和其他直播的差异化;或是其在形式上变成了一个巨型“网吧”,形成了一个派对;又或者,是玩家自行携带电脑,前来游戏的这种形态足够新颖。

wKiom1nedTyQ05i1AABvjsTic3M954.jpg

在相关报道的角落里,有这样一组隐藏数字:吸引了国内外近20家品牌厂商。这其实就是另一种类型的游戏展会,只是过去如Chinajoy,厂商是主角,而LanStory则是玩家为主角,厂商则成为了隐藏Boss。

怎么藏?除了按展会模式放几个展位外,合作模式、跨界模式一旦解锁,就藏住了。比如卡普空带来的30年来街霸赛事中国首秀(正版)、现场游戏嘻哈秀等,其实背后都是满满的商业套路,只是广告味被趣味和娱乐所彻底融化了。

不得不说,展会的“展”字造成了一个很大的认知瓶颈,即展示、展出,其背后的意味则是“可远观、不可亵玩焉”,而在体验上,尽管大多数展商都在强调互动式体验,但大多也不过是浅尝即止,更多的时候只是厂商略带自嗨的功能演示和黑科技“显示”。

自嗨显然是所有展会里都常常见到的状态,各种噱头式的营销,却停留在吸引眼球,而非真正吸引参与之上。显然,把展字换成庙字,这样的参与感也就很快的浮现而出。

毕竟,在庙会上,摊位想的是怎么让游客们立刻参与进来、把荷包打开,心态也就从自嗨自然过渡到了让游客嗨。

游戏展会还能怎么玩?ChinaJoy其实也在找突破口。至少,它已经不想单纯就是个一年一度的游戏展了。

先说一则旧闻,在2017年ChinaJoy前夕,杭州顺网科技有限公司发布了一则消息,将耗资100亿人民币,在杭州建设一个网游小镇。这似乎不仅和游戏展没什么关联,而且更像是在蹭特色小镇这个风口。

但关联却是存在的。2016,正是这个顺网,战略投资ChinaJoy,并随后抛出网游小镇的打造计划,让业界将这个国内暂时独一的特色小镇视为“永不落幕的ChinaJoy”。

只是让游戏厂商的展位长期摆放吗?答案是否定的。如果只是个游戏主题公园,这样的特色小镇显然很难逃离失败的命运,尤其是在杭州,本身就是主题公园云集的地方。

wKioL1neBkqTEevLAAEqxrPVJVs261.jpg

按照顺网公布的计划,其网游小镇项目规划用地5800亩,集产业会展、电竞比赛、VR研发体验、IP影视制作、网游产业孵化、网游主题园区和休闲度假等多种业态于一体。而从另一个层面看,主题园区是用来吸引游客的;游戏行业的孵化产业链,则是谢绝参观,当做游戏硅谷来设定的。

这就形成了另一种游戏展会的生态,颇有点工业旅游的味道——前店后厂。

结果,另一层收益就出现了,主题公园或者叫游戏展会,收的是门票和租金,而如果后面的厂区折腾起来,除了直接给前方展会提供“即时更新”和各类活动外,还顺带把生活服务、教育培训以及房屋租住之类的周边产业链,通过吸引游戏“常住人口”的方式给盘活了。

这个“展位租金”,就算没有游客,也有可能是日进斗金的说。(刊载于《人民邮电报》2017年10月10日《乐游记》专栏163期)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新著有《微博运营完全自学手册》,微信公号zsl13973399819

2017-10-10

9日,共享雨伞企业有伞Usan宣布获得3000万天使轮融资,由同程、分众传媒和玖富集团联合投资。这也是迄今为止共享雨伞行业获得的最大一笔融资。有伞Usan宣称是全国首个采用大容量不插电伞桩机模式的共享雨伞,单桩能容纳超过120把晴雨伞,解决了公共空间电源位置有限的问题。

wKiom1ndJIXTF1OuAAW2s7_zNt0606.png

就此,北京商报记者王维祎和笔者进行了一番交流,在共享经济正在崩盘的“暴风雨”下,再次出山的共享雨伞真的有前途吗?

愚以为,其实共享市场本身就是虚火,共享雨伞出现的比较晚,而且刚需表现不充分、使用场景偏窄,加上雨伞相对于其他共享用品来说,更容易发生损耗,难以有效地实现管控,因此其火热程度也就偏低。

首先是损耗问题不可解。

每个共享产品本身都存在损耗问题,但单车、充电宝在租借和归还中,除了恶意破坏外,整体来说还是不容易坏的。雨伞则不然,很多不可抗力都能导致它破损,哪怕是一阵风或者钥匙划过。

前者是小概率事件,后者概率也就变得大很多了。而共享雨伞必须保持长时间的可持续使用,而大面积坏伞不仅仅可能导致用户体验上的缺失,同时也会让运营者出现成本增加(还回来的时候,只出了租赁的钱,却坏掉了一把伞)。

其次是场景受限没看到利好。

其实是共享雨伞的一个比较突出的矛盾。雨天才会出现使用频次,且针对用户是临时被雨水影响、没有雨具的人群,因此,它的放置场景也容易限定在了写字楼、商超、酒店等过去有公共雨伞或雨伞租赁的地方。如果不能实现场景突围,则其仅仅是替代掉了一定的人工值守成本,延伸空间有限。

增加场景不是简单靠时间能够解决的,还有技术瓶颈,简单的给雨伞加个二维码,并不能改变雨伞的应用形态和使用场景。

当然,共享雨伞并非一无是处。其实,这一波共享雨伞最大的创新是在有桩,即用户更容易找到雨伞。对于大件来说,无桩可以更分散,同时也容易发现。而雨伞如果无桩,散落在角落中,谁能看见。

因此,前景问题,关键还是在于它投入市场后,能够打开多少新场景。能够赢得资本的如此注入,其在场景上应该是留有后手的,值得拭目以待。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新著有《微博运营完全自学手册》,微信公号zsl13973399819

2017-10-09

日前,腾讯首款运动社交手环Pacewear S8正式开启众筹。结果开挂了,当天30万的众筹目标就已完成,72小时筹款破100万,到9月6日则达到224万,项目完成进度747%,共计9986个支持者。

似乎一切都非常完美,以至于许多舆论都在惊呼,占据了手环市场绝大份额的小米,以及另一个手环大佬华为,这下有麻烦了——因为腾讯来了。

而我则看到了另一个有趣的标的:在众筹项目上,最醒目的位置上写着“买手环送王者皮肤”,结果这个标价278元,限量300份的大利好,到9月6日,还剩了174份没有人认领。

wKioL1nbZyeTvwzAAAJ3_uYYCgI342.jpg

《王者荣耀》玩家只占8.5%吗?

这个现象,应了那句老话——请不要相信广告,请留意大标题下的那行小字。

不得不说,腾讯对自家这个首款手环太过于“抠门”。面上看着是买手环送皮肤,小字部分则说明是“10个顾客里抽1个幸运者送皮肤”,等于300份里,最终也不过是送出去30份标价价值288点券的虚拟皮肤。当然,没中奖的还是能得到2个不同颜色的手环。

关键是性价比很成问题,尽管另外还有个278元的众筹标的,送2个同色手环,结果1400份限额,只余整50份……

同样的价格下,却绝大多数人都还是选择了不要王者皮肤。去除那些批量购买或只卖一个灯项目的众筹参与者,仅仅看面对近乎同类选项、最终选择购买的这1476个买主,一个让人惊讶的数据就此浮现:《王者荣耀》的玩家只有不到8.5%?

或许有些人会从这么个信息中,得出若干种不同的结论,如《王者荣耀》的魅力下降、玩家开始少了、中小学生不好运动手环这一口等等。不过在笔者看来,答案可能更加简单,即用运动手环的群体,本身就不是《王者荣耀》的目标群体。须知,按7月QuestMobile发布的数据显示,其人均单月使用时长达到了942分钟,对于买手环为了运动和健康计的用户来说,似乎不大可能一边暴走、一边来一局。

那么,这个以社交和运动为主要卖点的腾讯首款手环,能打开什么市场呢?

wKiom1nbZ5yzaNtkAABuE7NmFSI903.jpg

轻松过万人的众筹水准,打不倒谁

超过众筹标的若干倍,抑或凑资200万,其实并没有多少实际意义。只是用众筹的方式,试试市场的反响而已。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的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智能手环市场规模达到45亿元,2016年智能手环市场规模达到56亿元左右。预计今年将会达70亿元的规模,平均增长速度15%以上。

现在的问题是,这款社交运动手环能够从中分到多少羹。尽管在腾讯看来,这只是小钱,但对于真正出品这款手环的Pacewear公司(腾讯是该公司的主要投资方之一)来说,能不能借助腾讯的社交势能,打破其被动的智能穿戴市场僵局,才是关键。

先撇开手环,看一下这个公司早前出品的一款Pacewear watch。单是看在京东上的销售页面上,这个同样借势腾讯,成为市场上首款同时支持支付宝、微信支付、QQ钱包三大主流移动支付的智能手表,销量却颇为为妙:5个款型(色彩和表带质地不同),评价合计没有过千,好评度也在94%上下徘徊。

除了加持移动支付,但主要功能上并没有和其他智能手表有多少差异化呈现,是其不被看好的根源。而这一轮,给手环加上社交功能,引入了团队PK机制,加入了抢红包玩法等创新功能,又会如何呢?

依然可以明确的一点是,在主体功能即睡眠、计步、心率的监测上,它依然和竞品们没啥两样。

wKiom1nbZ6fC-NuVAAB34jayq88725.jpg

社交可能是下一个王者皮肤

更进一步的说,加诸在手环上的社交功能,或许也会是一个鸡肋的呈现。

且不说腾讯在QQ和微信两大社交产品上对于其他手环都已经呈现开放,而此次给予自家首款手环的功能,更多的只是一个新增的、面对同款手环用户之间的社交附加。光是社交本身,就缺少了吸引力。

无他,在智能手环上市初期,以晒/赛步数来引爆朋友圈关注,形成一种架构在社交网络之上、落地于线下的社交游戏,它颠覆了过去计步器单一的功能性特征,而获得了计步器的存量市场,以及更多的大健康角度下的增量市场。但随着风口渐趋平缓,一个很现实的状态是:人们还在用手环守护自己的健康,但斗步这种社交游戏开始变得可有可无。至少,在我的朋友圈里,点赞已经越来越稀薄……

接下来呢?想以社交来再度复活这样的热度,还会有可能吗?或者只是成为一个比王者皮肤在用户重叠度和吸引力上略大的可有可无存在呢?

或许,这将决定腾讯首款社交运动手环的命运。(刊载于《计算机应用文摘》2017年10月上旬刊)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新著有《微博运营完全自学手册》,微信公号zsl13973399819

2017-10-08

以后在直播间里的才艺展示,或许观众点歌、主播唱歌将会引发各种侵权;或许你在一场赛事旁直播是侵权,在直播的时候,背后的电视机上“无意”出现了电视剧画面,还是侵权……

综合媒体报道,8月,爱奇艺状告某直播平台侵害了爱奇艺公司著作权的案件,经海淀区法院最终认定,某平台侵害了爱奇艺公司著作权,判令其赔偿爱奇艺公司50万元及合理开支2万元。

这一场关于某直播平台主播盗播2015年热播剧《盗墓笔记》的案件终于落下了尘埃。而在此案终结前的一个月,另一直播平台因侵权播放爱奇艺独家版权网剧《秘果》,而被爱奇艺起诉至海淀法院的事件,正在引发行业内对侵权网剧行为的新热议。

爱奇艺在热播网剧的版权上连番出手,指向的均是直播平台。

“瞬时播放”,成为了盗播的全新姿势

在爱奇艺对网剧《秘果》被侵权的叙述中,有一个新词被频频提及——瞬间播放。

按爱奇艺法律部高级法律顾问胡荟集对媒体的表述:“瞬时播放是指网络直播平台不定时地播放视频网站的视频内容。以《秘果》为例,该剧在爱奇艺网站上播出时,一些网络直播平台的主播立即通过手机录制的形式进行直播,一边播放一边解说,还有的主播直接将涉案网剧的画面导入直播间。”

简言之,就是将过去一些主播在比赛现场的“侵权”解说,变成了对热播剧的口头“弹幕”。“当然,或许更多时候,连口水都免了,观众会看的更舒服。”主播阿光对笔者揶揄道。

被侵权的并非只有爱奇艺一家。

就在爱奇艺对花椒提出侵权诉讼几天后,还是海淀区法院,因认为“央广手机电视”、“云图直播手机电视”提供电视剧《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视频,优酷网对央广视讯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央广手机电视)、珠海云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云图直播手机电视)提起诉讼,要求其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700万元。

除了影视剧外,直播平台近来也是官司缠身。几乎和上述诉讼同时,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下简称“音著协”)以,某直播大量使用未经其授权的音乐作品为由,将某直播诉至朝阳区法院。

高频度爆发的侵权诉讼,其实都指向了这个全新的“瞬时播放”,只是对于热播剧来说,这个是技术范畴,而对于音乐作品,则属于技巧范畴。“目的都是在于吸引粉丝,最终获得点赞,至少对于涉事的主播们而言。”阿光无奈的说:现在流量难引,一些主播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引流和吸关注,也说明了直播主播的大淘汰已经是一个进行时了。而对于许多主播来说,如果连唱歌都不在技能范围内,就会陷入无法直播的窘境。

然而,可能受限的并不仅仅是唱歌,还包括了背景音乐。音著协方面就对媒体表示,网络直播不属于《著作权法》中“合理使用”的范围,只要公开表演,就需要获得授权,无论这种公开表演营利与否,更何况,许多主播在直播中可以通过观众“打赏”直接获得收入,这已经属于非法牟利的范畴。

而这一观点,得到了不少法律从业者的认同。“哪怕你的表演不赚钱,也属于侵权。”分钟律师App创始人、律师周翼和笔者介绍说:或许对于许多内容创业者来说,这将是大家下一步必须正视的问题。

wKiom1nZ7sWz6LChAAB-Q3IZIVk748.jpg

侵权由来已久,为何维权当下集中爆发?

来自各方对直播平台的侵权诉讼,正在不断爆发。而且除了诉讼,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

自2015年以5亿美元获得了NBA赛事未来5年的独家网络直播权后,腾讯公司每年都面临赛事版权保护的攻防战。腾讯公司法务综合部视频维权总监刘政操则对媒体坦言:“以柠檬直播为代表的网络直播平台屡次盗播NBA体育赛事,我们与其沟通多次,但对方拒不配合。”

“坐拥移动端最大渠道之力,且动辄还能二选一的腾讯都没有办法协商解决。”业内人士王超成称:那大家的选择也就是旷日持久的打官司了。

但打官司这个无奈之举背后,却也可能留着后手。

今年3月29日,体奥动力发表声明,谴责部分新媒体平台对国足12强赛客场挑战伊朗队比赛的侵权盗播行为。声明称,在3月28日进行比赛中,体奥动力注意到新媒体各平台出现了大量的侵权行为,严重侵犯了持权方的合法权益,具体包括直播侵权和点播侵权。在体奥动力列出的名单中,涉及的媒体达几十家。

而在此次事件中,除了侵权问题外,一个更为关键的词汇浮现出来——IP。早在2015年9月,体奥动力就曾经以五年80亿元的天价签下中超版权,形成了当时对体育赛事IP网络转播权的最高潮。

但很快落潮就开始了,先体奥动力3天,拿下香港英超2016—2019年三个赛季英超转播独家权益的乐视体育,在近2年的乐视风波中,变得无所成就。而随后,在泡沫最汹涌的阶段,曾被预计能够达到60亿元5年期的CBA版权,最终选择2017年6月对外发布,新赛季的版权将遵循开放的格局推广联赛,不会独家售卖版权。

“这样的选择,或许主要还是因为版权费跳水所致。在此之前,业界已经5年打包一项赛事的IP玩法,现在因为泡沫破灭,而难以为继。”业内人士指出:主要是平台和赛事之间就是买卖关系,并没有真正深度的IP挖掘,靠用户付费根本无法值回票房。因此,在持续亏的状态下,通过维权,也是一种拿回票房的无奈选择。

而值得注意的是,体奥动力的声明中,还特意提到了一点,即2017年2月28日体奥动力与亚足联、拉加代尔签署之合同,体奥动力正式获得2017-2020年亚足联旗下所有12项赛事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全媒体版权及转授权。也就是在发布声明前一个月拿下的授权。

“热播剧显然没有太多亏本的顾虑,但还有一点,即营销的考量。”上述业内人士告诉笔者:真正千万、百万级的诉讼,除了旷日持久外,到最后往往只是得到零头。而且,光诉讼成本就可能超过了这个零头。但如果在剧集热播时,引发争议呢?不管正面负面,都是吸引受众的营销。

wKiom1nZ7tDSw8tIAAG-pLqVvwo628.jpg

越来越无技可炫的直播,怎么办?

对于直播来说,越来越严格版权闲置,则让平台上的众多主播们,可能断了“生活来源”。而且,这一天,正在到来。

在一些对版权保护严格的地区,这样的状态已经出现,而且首先被“出局”的就是那些大号。就在6月,据媒体报道,在Facebook上拥有6万多名粉丝,擅长“户外直播”的主播兔头哥,2016年开始,以华语最新综合流行音乐电台为名、在YouTube开直播,累积15万粉丝订阅其频道。

在这一过程中,其以24小时直播方式播放音乐的方式,多次侵权歌曲,而被各类音乐公司、唱片企业所投诉而被关停账号,但随即又另起新名称开张。而最终于6月,在财团法人台湾唱片出版事业基金会搜证下,发现其至少侵权66首歌曲,并提交台湾警方后,只得黯然道歉和“下线”……

类似这样的案例,在众多国际大平台的直播中,也越来越被高频爆出,国内的直播侵权诉讼频繁,亦有此背景使然。

与此同时,国内各大直播平台,也在2017年开始,全力引导主播资源们,向自有IP角度衍生。如定位为普通人展示一技之长的斗鱼直播,其法务总监邓扬就对媒体表示:“斗鱼直播还有教授日语、绘画、古典乐器弹奏、陶艺、女工、模型组装等内容,意欲成为互联网行业最具版权价值的视频内容生产者。”

这样的情况,在众多直播平台中都有显现,而更典范的则是结合古老IP进行直播“复活”。光明网与斗鱼等直播平台合作推出了30场“致敬非遗”的网络直播,观看总人数约3000万人次。近来靠直播股价大涨的陌陌,则在8月末,推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直播专场,核雕项目传人马宁、古彩戏法传人田学明、口技项目传人方浩然3位大师级艺术家亮出了绝活……

更多的新IP制造法,以及IP的衍生链正在快速形成,这本也是单靠打赏难以养活自身的直播们,在版权压力下,最后也是最好的选择。(刊载于《法人》杂志2017年10月刊)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新著有《微博运营完全自学手册》,微信公号zsl13973399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