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5-01-08

小米不“软”,爱奇艺和优酷土豆不“硬”,小米的10亿美元其实就是个投名状,从此,BAT的两个巨头和小米在智能家居上,就形成了一个分工合作的闭环,互补软肋尔!

不软OR求硬 小米的10亿美元会不会打水漂

文/张书乐

刊载于《计算机应用文摘》2015年第1期

去年年底,小米确认原新浪总编陈彤(网名:老沉)加盟,见面礼是10亿美元。资金将投向视频第一梯队的爱奇艺和优酷土豆两家网站。

这笔投资的目的性非常明确,就是让在新浪时期以做内容闻名的新晋小米副总裁陈彤,拿着钱从两家主流视频网站那里换得更多的内容。对于在硬件上已经很成功的小米来说,是时候给自己增加内容这一软实力了,尤其是在小米电视、小米盒子频频遇到政策与内容的红线之时,如果没有充足的、独家的、符合政策的内容支持,就会变成普通电视机、机顶盒,彻底打乱小米的智能家居生态圈布局,更使得这种需求不仅重要,还关联到生死。

按照媒体的说法,给爱奇艺和优酷土豆的这两笔投资在陈彤入职小米前已经基本敲定。也就是说,小米董事长雷军将陈彤招致麾下,也是一种“内容”投资,目的就是让陈彤更好的为小米的产品组织不一样的内容。这是雷军的一笔活性投资,买的是陈彤过去在内容一线的成功经验,这或许是乐视这样在硬件与内容上都已经占据了市场空间的竞争对手所缺少的。

而且,这样的投资,可以为小米买来更多的盟友。尽管表面上看来,爱奇艺背后有百度、优酷土豆在2014年和阿里巴巴结成战略伙伴,都是不差钱的主。但他们也都有个共同的弱点,不够硬。小米的10亿美元其实就是个投名状,从此,BAT的两个巨头和小米在智能家居上,就形成了一个分工合作的闭环,互补软肋尔!

雷布斯的战略方向和手腕可谓高明,但却并非毫无破绽。小米希望获取的内容优势,其实仅仅只是一个远景目标。且不论目前广电总局为了保障电视台利益会否进一步收紧智能电视与盒子的权限,单看目前的政策环境,爱奇艺也好,优酷土豆也罢,它们的App已然无法在电视端或盒子里存在,其海量资源亦缺少在电视上变现的可能。

即使未来政策放宽,这些海量资源想要登陆电视屏幕,还需要考虑网络播放权与电视播放权的纠葛,哪怕是现在的小米、爱奇艺、优酷土豆已经通过各种迂回方式取得了电视牌照。过去两三年中,视频网站之间打得火热且烧钱数以亿计的影视剧版权争夺战,硬生生将单集价格从万余元炒热到百万级,且热播剧集多为网络播放权,这才是视频网站在电视屏幕上最大的隐患,且非硬件好坏与否能解决……

十亿美元,至多也只是帮助多烧一段时间的内容购买,且在网络播放和电视播放的选择题上,更要大打折扣。尽管爱奇艺、优酷土豆亦为破解版权问题大打自制牌,但毕竟杯水车薪,且距离专业影视剧机构和电视台综艺节目水准较远,短期内均无力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内容优势。

小米花十亿美元来熬这碗视频“小米粥”,打水漂的可能性委实巨大。且“投名状”买来的联盟也未必牢固,毕竟小米电视的市场份额摆在那里,一旦有机会让视频网站App以其他方式回归电视,以互联网一贯的免费和共享理念,联盟中的爱奇艺和优酷土豆,也很难把所有的宝押在小米之上,至多只是某些增值服务上的“超值”而已。同时,除了自制剧外,其他热门影视资源,竞争对手也同样拥有,所谓差异化,在长尾之上已经微乎其微。小米粥能有多好吃,可想而知了。

【作者:张书乐 微信号:zsl13973399819 每日更新的互联网产业分析,独家独到的观点火力全开,欢迎订阅张书乐的微信公众号】

2015-01-07

不再仅仅是字幕下载服务,不再仅仅是免费分享,这些都让人人影视、射手网这些字幕组龙头成为了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大过程中的“出头鸟”

文/张书乐

刊载于《法人》杂志2015年1月刊

继2014年11月22日射手网正式关站一个月后,12月20日,人人影视字幕站也宣布正式关闭。“字幕组时代终结”的声音传遍网络,有网友直呼“追到一半的《行尸走肉》怎么办?”

曾经作为版权灰色地带,有着盗版原罪和避风港原则纠结,却又让国人更方便领略国外影视剧的字幕组时代真的是“终将逝去的青春”吗?或许它只是换个马甲重新开展也尚未可知。

“中国合伙人”的“小时代”

“非常遗憾地通知大家,人人影视正式关闭,需要我们的时代已经离去,现在有更好的渠道代替了我们⋯⋯”

2014年12月20日上午10时44分,在人人影视的官方微博上打出来的这行字,被舆论看作是字幕组的最后告别。而一句“我们的时代已经离去”则引发了无限的唏嘘之声。这与早前射手网站长沈晟在关网公告说的“需要射手网的时代已经走开了。因此,今天,射手网正式关闭”异曲同工。

字幕组实际是翻译爱好者的组织,他们是为海外影视剧等视频以及游戏制作中文字幕并提供免费下载服务的民间团体。按照比较公认的说法,近年来国外电视剧在国内从小众走向主流,字幕组可以说是重要的功勋之一。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些组织在帮助国人能跨越语言屏障直接接触世界影视娱乐文化上起到了重要作用。

从根源上来说,字幕组的主流并不是以赚钱为目的。据媒体报道,字幕组大多是由有海外生活经历的人士组成,相互之间并不认识。他们精通外语,在工作和学习之余,通过网络联系、分工协作,将国外的影视作品翻译成本国语言的字幕,上传到网络免费供网友下载。以人人影视为例,其前身为YYeTs字幕组,2004年由加拿大留学生创建,2006年扩大为独立论坛。

“字幕组的关键词是业余与分享,这也是诸多字幕组为何能在十年间,经过那么多次版权整顿的运动,而没有被拿下的一个原因。”业内人士分析称:“字幕组有点像《中国合伙人》,包括盗版的桥段都接近,只不过字幕组并不怎么赚钱,更多的是凭兴趣来翻译,也因此其创造了许多脍炙人口也被频频吐槽的神翻译。”

在过去,国外影视剧盗版问题主要集中在那些大的视频网站,尽管背后是字幕组的推波助澜,因为盗版的海外影视剧大多是字幕组翻译后,被视频网站用“拿来主义”赚取点击量。业内人士认为:这种情况也让字幕组有了一定的生存空间,毕竟版权部门在力量有限的情况下,与其先拿完全松散化的字幕组开刀,不如先把展示平台解决掉,也因此,在版权部门的压力下,主流的视频网站近年来已经基本实现了正版化。而由此,字幕组作为盗版问题的源头,打击排名也就到了第一位。

这个版权真空的小时代,终将逝去⋯⋯

“金钱永不眠”的“大地雄心”

字幕组所赖以生存的法宝是避风港原则。《中国著作权法》规定,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属于合理使用。而“避风港”原则则是指在发生著作权侵权案件时,当ISP(网络服务提供商)只提供空间服务,并不制作网页内容,如果ISP被告知侵权,则有删除的义务,否则就被视为侵权。

这一规定,对于许多看过字幕组翻译的海外剧集的网民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几乎每个这样的影片上,都会被字幕组标注类似“仅限学习交流”的字样。字幕组提供翻译好的影片,再以“学习”的名义上传,并被第三人分享到视频网站上,一个借助著作权法和避风港原则形成漏洞的传播链条也就成型。

然而,这并不能让字幕组完全置身于版权问题之外。早在2009年,人人影视就因为盗版资源被查,当时包括 “伊甸园”“BT中国联盟”和“悠悠鸟”在内的111家视听节目服务网站被关停整改。人人影视当时宣布网站转型,放弃视频下载,只提供字幕服务。随后, 人人影视顽强活了下来,又撑了五年时间。

仅仅靠公益和兴趣,字幕组在十年的发展中,同样遭遇到了生存难题,同时面对金钱的诱惑,一些字幕组因此转型,想要从网络视频的粉丝经济中获得回报的拓荒思维,和美国电影《大地雄心》类同。

日前,国家版权局通报指出,2014年9月,根据美国电影协会投诉,上海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对“射手网”涉嫌侵犯著作权案进行调查。经查,“射手网”由上海射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该公司在“射手网”上开设商城,以盈利为目的,销售其复制于硬盘存储设备的“2TB高清综合影音合集资源”“3TB高清超级影音合集”等产品⋯⋯该公司无法提供上述电影作品的相关著作权许可证明材料。

显然,射手网的落幕,也恰恰源自于其对金钱的冲动。而人人影视的倒下,则是它重新回到视频下载的老问题之上。据凤凰科技调查,“在人人影视关站之前,几乎主流的美剧都可以在人人影视找到下载链接,人人影视也凭借更新速度快、翻译准确成为美剧迷心中的首选。”

不再仅仅是字幕下载服务,不再仅仅是免费分享,这些都让人人影视、射手网这些字幕组龙头成为了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大过程中的“出头鸟”。

“罗生门”还会上演吗

黑泽明的《罗生门》演绎的是一个众说纷纭、不知谁真谁假的故事。而对于字幕组来说,最近这几年,关站、维护、重开、再关张的事件发生过多次,舆论对其的褒贬不一,也使得其到底是否该消失,备受争议。

这种矛盾的心态,在视频网站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依靠字幕组的突出贡献,在视频网站诞生之初,以“分享”为名,其平台之上海量的海外影视剧为其吸引了数量庞大的粉丝群体。而随着正版化进程,这种亲密无间早已远去,民间字幕组总是在海外热播剧上映后,第一时间推出字幕,而花了大价钱购买版权的视频网站却没有这么高的效率,以至于这个“时间差”造成了视频网站大量的无效花费。

“对于形成追剧习惯的网民来说,字幕组永远是第一选择。”一个视频网站的员工无奈地说,但我也要承认,他们进行翻译和二次加工之后的许多影片,就其字幕质量而言,很多都更贴近当下网民的观影感受。比如《星际穿越》,字幕组都会在字幕上对一些物理词汇做出注解,让人看着更加通俗,有点类似弹幕了。仅仅从这一点上论及,他们确实有原创的味道。”

招安已经成为了一种节奏。“有人在和拥有版权的视频网站合作,提供翻译服务,一集能有500元的报酬。”一位据称参与过字幕制作的南京大学研三学生王艳对媒体表示。而另有媒体称:人人影视字幕站关闭后,大家熟悉的翻译“灰灰”就透露已转战搜狐、乐视平台,成为“正规军”,而像特效、后期制作的成员则很可能“集体失业”。谈及在视频网站的工作,“灰灰”说:“不是每个剧都是我们做的,什么时候更新也是视频网站的事。”

但对于大多数网民来说,招安并不是他们希望的结局,他们更希望在“剧终”的字幕同时,标注上“待续”的字眼。据称,在最新一集的美剧《破产姐妹》片尾,出现了字幕制作人员的话——“就算哪天不让翻了,还可以录音频之类的嘛,口译版,估计还省了打字。我们没有失业,也不用担心找不到我们。各位放心,我们很好。”【作者:张书乐 微信号:zsl13973399819 每日更新的互联网产业分析,独家独到的观点火力全开,欢迎订阅张书乐的微信公众号】

2015-01-05

对于一个做惯了事后诸葛亮的IT时评人来说,做预测就好像瞎子摸象。不过在我看来,或许2015年,我们能够看到一些新趋势:

可穿戴产品“十元店”。喧嚣的2014年,可穿戴产品彻底沦陷成了玩具。不过,既然是玩具,或许2015年它会走向两个极端,一个是极客化的玩具,以个性定制来打开市场,一个是普罗大众的玩具,以更低的价格(低于百元)更低的门槛(兼容所有平台)来占领身体的各个角落。

O2O不再是促销。O2O是什么,2014年炒得很凶,但归根揭底一句话——促销。2015年,线上那个O将不再只是一个引流的前台,它应该会和App结合在一起,提供更多针对不同门店特征的个性化功能,比如选座功能,比如上门服务,当然肯定还有更多可能,唯独不可能只是个前台。

4G依然是个画饼。2014年整整一年的4G体验,就和没有体验一样,而2015年的4G体验,其结局或许和2014没啥两样。无他,大家暂时还不想换手机,而且3G的速度也差不离了,再快,钱包受不了。

游戏终于电视化。倒不是说游戏机终于正常入华了,而在于盒子不能播放视频成了砖头,智能电视更需要有个兴趣增长点,加上时下手游也跟着端游、页游一道增速放缓了,开发电视屏幕就变得尤其重要了。

祝福: 作为一个博客,或者说得时髦点,叫自媒体,长久以来,要让自己的声音和观点影响更多的人,靠的不仅仅是自发热,更要靠如同IT时代网这样的平台,以及其所拥有的庞大粉丝群体为我们扩音、扩散和扩大。在新的一年,我希望,我的那些“疯言疯语”依然能够给大家带来“娱乐”,更希望更多的人,通过这个平台,一起交流,一起学习,一起成为在前进道路上互为良师的朋友。

【作者:张书乐 微信号:zsl13973399819 每日更新的互联网产业分析,独家独到的观点火力全开,欢迎订阅张书乐的微信公众号】

对于一个做惯了事后诸葛亮的IT时评人来说,做预测就好像瞎子摸象。不过在我看来,或许2015年,我们能够看到一些新趋势:

可穿戴产品“十元店”。喧嚣的2014年,可穿戴产品彻底沦陷成了玩具。不过,既然是玩具,或许2015年它会走向两个极端,一个是极客化的玩具,以个性定制来打开市场,一个是普罗大众的玩具,以更低的价格(低于百元)更低的门槛(兼容所有平台)来占领身体的各个角落。

O2O不再是促销。O2O是什么,2014年炒得很凶,但归根揭底一句话——促销。2015年,线上那个O将不再只是一个引流的前台,它应该会和App结合在一起,提供更多针对不同门店特征的个性化功能,比如选座功能,比如上门服务,当然肯定还有更多可能,唯独不可能只是个前台。

4G依然是个画饼。2014年整整一年的4G体验,就和没有体验一样,而2015年的4G体验,其结局或许和2014没啥两样。无他,大家暂时还不想换手机,而且3G的速度也差不离了,再快,钱包受不了。

游戏终于电视化。倒不是说游戏机终于正常入华了,而在于盒子不能播放视频成了砖头,智能电视更需要有个兴趣增长点,加上时下手游也跟着端游、页游一道增速放缓了,开发电视屏幕就变得尤其重要了。

祝福: 作为一个博客,或者说得时髦点,叫自媒体,长久以来,要让自己的声音和观点影响更多的人,靠的不仅仅是自发热,更要靠如同IT时代网这样的平台,以及其所拥有的庞大粉丝群体为我们扩音、扩散和扩大。在新的一年,我希望,我的那些“疯言疯语”依然能够给大家带来“娱乐”,更希望更多的人,通过这个平台,一起交流,一起学习,一起成为在前进道路上互为良师的朋友。

【作者:张书乐 微信号:zsl13973399819 每日更新的互联网产业分析,独家独到的观点火力全开,欢迎订阅张书乐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