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2-07-31

文/张书乐

最近业内一股唱衰端游的声音,媒体也如是,被迷得晕头转向,似乎手机游戏和网页游戏就是未来游戏的大未来,而一些端游大佬纷纷布局页游和手游的高调宣传,也在进一步加深这种印象。端游真的鸡肋了吗?

愚以为,不明真相的群众和媒体被假象所迷惑,而手游和页游厂商尽管知道真相,却乐意推波助澜还彰显自己被“重视“的地位。

诚然,现在端游不好做,端游没有以前增长快是一个事实。但不能据此把端游看做鸡肋,经过十多年的高速发展,端游增速放缓不可避免,它进入了一个稳步增长期,依然是游戏的主要盈利点,而页游是一个新兴盈利点,其增速很快,对于游戏厂商来说,布局页游是必要的,也是降低企业风险的手段。相反的,页游和手游发展迅猛,加上端游大举入侵页游、手机游戏市场,更成为催化剂,使它们很可能很快进入端游这种增速放缓的类似趋势之中。

而另一种看法则是,页游的生命周期短,玩家停留时间也短,端游和页游的运营理念不同,会导致不少端游企业在进军页游过程中,将不可避免遇到阻碍,有人说,端游转页游的难度大于页游转手游。其实不然,端游技术力量强、资金厚、平台好、品牌硬,做页游难度并不高,只是由于其自身一方面继续端游主打,另一方面开拓页游市场,两者又不是完全相似的产品,在运营理念和思路上难免会有一些撞击,但这种冲击是可以在克服的。端游企业之所以在进军页游市场上一直没占到什么便宜,最大的原因就在于这种两线作战下,太过多的把端游的理念运用在页游之上,不过现在端游企业已经认识到这一点,并做好了全平台布局的准备了。

相反的,页游市场此刻的野蛮生长已经快到极限,中小企业此刻杀入市场,机会主义的因素过大,也失去了发展黄金期,因此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布局页游不如布局手游。

2012-07-30

文/张书乐
原载于《销售与市场·评论版》2012年第7期
    
一则被命名为宇宙级悲剧趣闻从5月中下旬开始,不断的在互联网的各个平台上传播:“众所周知,暴雪史诗大作《暗黑破坏神3》(DIABLO Ⅲ)是18禁的成年向游戏,因为游戏包含了太多血腥杀戮要素。近日一位玩家在某星际争霸比赛的现场抽奖环节中人品爆发抽到了《暗黑3》的典藏版,却最终因为未满18岁而只拿了张礼品券,人生真是大起大落啊。”
    
这则趣闻不过是被玩家根据其名称读音戏称为“大菠萝”的《暗黑破坏神3》5月15日全球发售开始,不断在网民中口碑传播的各种“大菠萝”故事之一。而故事的另一面则是,仅发售日当天,“大菠萝”就卖出了150万套,较之前代首发日不足百万套的成绩更上一层楼。

不夸张的宇宙级悲剧
    
对于不玩游戏的人来说,这个宇宙级悲剧确实显得很扎眼。然而对于游戏玩家,也就是“大菠萝”所要影响的人群来说,这个宇宙级悲剧则是名副其实。因为这款游戏的两部前作早在若干年前就已经征服了数以千万计的游戏玩家,且不计算盗版游戏用户。
    
这主要来源于《暗黑破坏神3》这款游戏的研发公司、全球顶级游戏软件厂商暴雪娱乐公司,这个公司成立20多年来,推出了魔兽系、星际系和暗黑系三大类20多款游戏,尽管较之游戏数量上来说,和与之比肩的EA、任天堂等公司相比,不过是个零头。但尽管如此,却每一款游戏都被玩家誉为经典,销量均在百万以上,以至于业内和玩家对暴雪公司的产品有着这样两个口碑:“暴雪出品,必属精品”、“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也正因为如此,《暗黑破坏神3》在15日发售之前,已经在网络上、在玩家中有了大规模的自发讨论,而这样一则趣闻在15日发售日出现后,其被称之为宇宙级悲剧非但没有引起网民的反感,反而被广泛传播,并津津乐道,而且还是在没有任何官方消息证实的前提下。
    
没有任何消息证明这个“宇宙级悲剧”是暴雪精心筹划的一出营销剧还是真实存在的事件,抑或是来自玩家的恶搞,但图片中有一个显而易见的破绽,即该玩家在得奖的时候和被告知不能领奖郁闷之时的衣着并不相同,却在同一个现场之中,这也使得有关这个宇宙级悲剧的网上讨论更加趣味化,更让人觉得这是一场别具匠心的营销秀。
    
而暴雪在这出宇宙级悲剧中获得的不仅仅是向玩家传递出《暗黑破坏神3》有多么追捧和热销,从而激发非暴雪作品粉丝的关注和购买欲望,同时也巧妙的将该游戏的分级通过形象的趣闻让人获悉,当然,目的是让18岁以下的购买或不购买,不在本文讨论范围内。

众神狂欢的菠萝秀
    
除了宇宙级悲剧这样暂时没有人宣布对此次营销事件负责的口碑传播案例外,一些和游戏无关的企业也主动加盟到“大菠萝”口碑营销秀之中,当然,这决不是学雷锋。
    
5月16日午间,杜蕾斯官方微博发布了这样一条信息:“据说来了个“大菠萝”把女人们的男人都抢走了,看来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杜杜会很清闲。”

    
此言一出,微博哗然,6千余次转发,近千条评论让这个微博立刻成为了热门话题,从评论的内容上看,《暗黑3》的粉丝占了绝大多数,他们的表述也多为中立,赞扬游戏的精致,也乐于接受杜蕾斯“黄色新闻”的调侃。
    
甚至于由此之后,一个名为“暗黑寡妇”的词条应运而生,成为互联网上的热门词汇,暗指另一半是“大菠萝”粉丝的可怜妹子。她们的另一半已经被“大菠萝”召唤而去,只能郁闷的独守空闺。
    
当然,这样的营销本身就是基于暴雪公司过去营销的成功的再创造。曾经有一张暴雪官方宣传海报宣传语:“女孩们,我又回来抢你们男友了。”这使得暴雪的游戏一直都带有很强烈的竞争隐喻,也使得杜蕾斯这一微博的爆发力更加强劲,玩家内心认可、暴雪官方主导、杜蕾斯主动表态,三方的力量综合,就让这个微博更具冲击力。其实这和宇宙级悲剧案例有异曲同工之妙。
    
类似这样借助“大菠萝”热潮来营销自己的案例很多,而每一次都获得了极为不错的口碑传播效力,原因很简单,从杜蕾斯案例上就可以看出,杜蕾斯巧妙的根据自己的粉丝和“大菠萝”粉丝的高度重叠性,以最具话题诱惑力也符合其自身定位的营销手法来进行宣传,看似自怨自艾,被“大菠萝”抢了生意,其实却有效地激发起了自身高度年轻时尚化的粉丝群体对这款游戏的热爱,并间接影响到这些粉丝的游戏好友共同来参与这场口碑盛宴。当然,“黄色新闻”的结果一点都不会灰色,巧妙的提醒了用户不要为了游戏忘记了杜蕾斯,也巧妙的借助了“大菠萝”的正面口碑,为自己树立了一个更为时尚、更为有趣的白领之友的形象。
    
显然,其他主动学雷锋式参与“大菠萝”营销,大多都是根据自己的品牌定位和用户类别与该游戏玩家类型的相似度进行的一场共赢的口碑秀,仅微博上,就有三星、微星、天翼视讯、百脑汇若干分店、果壳网、源科固态硬盘等企业主动发文,甚至还有厦门思明公安分局这样的政府部门微博也以“大菠萝”为切入口友情提示高考学生:“马上就到一年一度的高考时节,警察叔叔在提醒诸位考生和家长注意考前安全的同时,还要提醒一大杀手——暗黑破坏神3,这个东东目前风靡全球,估计不少学子真的好想爽爽的玩上几天。叔叔奉劝各位男考生,忍住!等考完了再玩不迟,考了好成绩妈妈才开心”。
    
这一次,即使带有明显的宣传口吻,网民依然很受用,因为他们希望自己对大菠萝的热爱有更多的认可,即使是来自商家。

精准化的口碑营销
    
“大菠萝”引发的这场营销秀之所以能够以四两拨千斤的方式掀起热浪,最大的根源在于暴雪娱乐作为一个游戏厂商,在游戏设计上的严谨和对质量的精益求精。
    
与其他的游戏同行不同,暴雪本身并不是一个热衷于产品推广的公司,并非其不做营销,而只是它们把更多的经历放在了对产品的锤炼上。笔者曾经在自己的书中提过这样一个观点:“推广营销首先要确保产品货真价实,否则即使推广成功,也不会长久。反之,真正好的产品,不去主动推广,一样可以获得强有力的口碑传播。”暴雪就是这样一个公司。
    
这个公司的所有产品,每一款基本都以用户无可挑剔的口碑闻名,这使得20年的积累,十年磨一剑的品质,确保了玩家高度的认同感,以至于暴雪每一个游戏的点滴研发信息的“不经意”泄露,都会成为玩家关注度极高的话题。
    
这就形成了暴雪最强有力的口碑营销圈子,一个最大化的暴雪用户群体圈子,也是一个最小化的游戏玩家圈子,每一个用户都成为了暴雪传播信息的一个节点、一个广播站、一个中转站,他们所联系的群体也都是同气连枝的暴雪用户,这使得每一个传播都尽可能做到了精准有效,直接以口碑的形式传递,给关心关注的人群,而不是非玩家群体,从而确保了传播的有效到达率。
    
当然,暴雪在营销上虽然不常出手,却十分用心在一些小细节上做文章,如尚不能证实是暴雪所为的宇宙级悲剧,却点燃起了口碑风暴,而可以证实的是暴雪在每年愚人节都会发布一些搞怪信息,如它的经典游戏《星际争霸》将可以提供变形金刚模式的游戏方式、《魔兽世界》中可以用舞蹈的方式进行战斗等等。
    
按照我在《凌博微步》一书中提出的口碑雪崩理论,暴雪仅仅充当一个发布者,它借助自己已经通过产品品质积累的厚厚的口碑积雪,用类似这样好看、好玩的信息作为撬棒,来滚起一个小小的雪球,再作用于口碑积雪上,便能滚起一个巨大的雪球,甚至牵动来自普通玩家、相关商家、有关部门的联动,成为一个浩荡的口碑雪崩,这较之不断可以的去营造的噱头式营销方式,更为深远和持久。
    
营销的王道是口碑,无论网上网下,而口碑的力量则是仅仅靠营销手段所无法左右的,只能依靠品质和信誉,而这也是最为强大的营销模式,只需一个支点,便可撬起整个地球的最佳营销模式

2012-07-27

文/张书乐

原载《创新时代》7月号

对于做淘宝生意的黄先生来说,最近有点小郁闷,好不容易打通关系成功的参加了淘宝活动,可这次安排的活动是拇指比价,是手机淘宝网的一个活动,虽然围观者众多,可真正掏钱买东西的却很少。一场活动下来,淘宝店里并没有得到期待中的流量。是什么地方出错了吗?

各大巨头争夺移动入口

移动电商正迎来新一轮圈地运动,包括京东、当当、苏宁易购等在内的B2C大佬,纷纷混战手机无线领域。4月下旬,阿里巴巴旗下的天猫网购推出独立的天猫iPhone客户端,以满足日益增长的无线网购用户需求。这也是天猫今年年初组建的无线业务部首次对外发布产品,预示着更名后的天猫开始布局“无线战略”。

仅仅发布客户端,阿里巴巴还嫌不过硬,4月底随着安全软件厂商奇虎360宣布进入手机硬件领域,阿里巴巴也“跟风”,高调推动自己的阿里云2代手机。这款配备了4.3寸触摸屏,搭载了Tegra 2双核处理器的阿里云2代手机预售价不过1499元,其配置明显高于其售价。阿里巴巴并非赔本赚吆喝,而是给自己寻找移动互联网的入口。

“仅仅依靠在苹果和安卓的应用软件商店中推销自己的移动客户端,终究受制于人,而且和其他电商平台的App软件相比也没有多少优势可言。”龙博微电子商务公司总经理杨子文指出:“如果抢占了终端就不一样了,360、百度、腾讯、乐视网、人人网、新浪等相继和手机厂商合作推出定制版手机,就是为了在终端上抢占用户,从而直接将自己的App直接预制进手机中,而不用再想方设法吸引用户去应用软件商店。”

阿里云手机在这方面表现的更为强势,结合电商独有的对隐私和网银保护的需求,在硬件和软件上对电子商务的保护做到最佳结合,从而突破了常规智能手机大而全却无法有效抵御病毒的问题,安全性更强,也对网上购物粉丝们有更大的吸引力。

几乎所有的电子商务大佬都把目光瞄准了移动互联网,有钱的电商公司就半卖半送手机,银根紧张的电商公司怎么也要做个App去迎合市场,同时所有的一线电商网站都针对移动互联网开发了专属手机网页、手机专用支付体系等,以期最大限度的方便用户。

淘宝、当当、卓越和京东等还专门针对手机用户设计了大量的购物活动,以特别优惠的价格来培养网民使用手机网上购物的习惯。

难以养成的消费者习惯

数据显示,2012年国内智能手机销量将达到1.6亿部,伴随着这轮智能手机普及的浪潮,移动电子商务也将迎来爆发式增长,将有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加入到移动购物的大军。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不久前发布统计报告也显示,截至2011年底,中国网民数达到5.13亿,使用手机上网的网民所占比例上升至69.3%,规模达到3.56亿。《2011年度淘宝无线电子商务数据报告》更指出:“2011年淘宝无线累计成交金额118.8亿,对比2010年的18亿,翻了6倍,预计2012年累计成交金额还将保持逾四倍的增幅。”

咋一看,前途一片光明,也难怪电商企业会如此猛烈地在这一领域发力,甚至于通信运营商也按耐不住,5月下旬,江苏移动电子商务基地揭牌,计划成为中国移动集团的电子商务基地,支撑全国至少10个省以上的电子商务业务发展,预期发展成为年交易额100亿元以上的电商平台。江苏移动还在现场发布了省内电商门户网——移动商城。用户可以凭移动手机号码即可登录商城选择电子票券、特色礼品、进口食品等九大类产品,通过二维码或快递方式接收自己选购的礼品,省心又省力。此举充分将移动特色和电商能力结合在了一起,更彰显出了中国移动在电子商务领域的野心。

但期望和实践往往是脱节的,对于移动电商,消费者的反应并不乐观。

在手机淘宝上做了促销活动的黄先生深有体会,超低的价格,甚至是购买越多价格越接近底限的拇指比价促销方式,确实吸引了不少目光,可与围观的数量比起来,流量转换成销量的比重就明显低于他淘宝本店平时的转换率,看起来很时髦,但实际上消费者根本没有养成在移动互联网上的消费习惯。

曾经尝试过用自己的iPhone进行网上购物的曾女士则向笔者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作为一个网购迷,她自然不放过尝试全新体验的机会,当好不容易下载和安装好某电商网站的App之后,却发现其实和用互联网上购物的内容并没有多少差别,而泛滥的商品在小小的显示屏上显得格外拥挤,好不容易看好了一个商品,可打开却很慢,智能手机的性能无论如何都不能和电脑相比,大量的图片缓存让手机阅读变得非常不舒适,而各种类似死机的现象,不断要放大、拖曳的网页都让整个选购过程变得让人难以忍受。

可更让人不舒服的地方是最后的结账环节,曾女士说自己在网购上一直很小心,各种网银和U盾都有,手机购物可没地方插U盾,用手机话费余额来付费有没有那么多,选择货到付款总觉得不习惯,手机支付和常规网上支付的差别让人望而却步。

与此同时,尽管各大电商纷纷抢占移动市场,但仍有不少电商未能快速布局。部分电商尚未开发全平台的客户端,部分电商如京东商城等则没有内置支付,也就是说仅能用于商品展示,或通过成本较高的货到付款方式完成购买,不少用户呼吁在客户端内置支付,以便实现诸如话费充值、购买等全功能。

移动电商怎么才能熟

技术上的瓶颈也有突破的地方。国内分析机构艾瑞发布报告指出,2012年第一季度,移动电商已超越移动增值业务,成为国内移动互联网最大细分行业,第一季度移动电子商务交易规模达66.7亿元,同比增长达530.1%。而国内移动互联网市场整体规模达158.7亿元,同比增长167.2%。移动电商占移动互联网的总体份额已达42%,首次超越移动增值业务的占比。 占国内移动互联网规模总量的42%。其中手机淘宝占比近8成,支付宝移动支付成为移动电商成长的关键。

分析人士就指出,随着移动支付瓶颈的解决,移动电商规模增速远高于市场整体表现。类似手机软件+支付宝安全支付的模式业已成为行业标准,也正基于此,所以一季度才会有如此优异的表现,当然较之传统互联网的电商交易规模来说,这不过是一个零头。

然而,喜讯的背后是并不鲜明的发展势头,由于移动电商和传统电商在模式上有极大的重复性,消费族群高度重叠,发展移动电商所获得的交易额增长,其实都是从传统电商的交易额蛋糕上切块,尽管电商整体规模都在增长,但把移动电商当作新的蓝海其实完全错误的考量。缺少符合移动互联网独特使用习惯的专有形式,只是将传统互联网的电子商务照搬到移动互联网上,这样的发展,移动电商是决不可能真正成熟的。

“移动电商决不应该是传统电商的复制品。”杨子文告诉笔者:“移动互联网有移动互联网的游戏规则,看起来只是移动着上互联网,但使用者的精度更高,潜在消费能力更强,应该依托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的特色功能,以一键购物、精品推荐、便捷消费等方式来拉住消费者,可以更偏重于个性化的DIY商品,甚至结合相应的App软件来参与这类自我设计、自我消费。毕竟对于消费者来说,用移动互联网只是利用空闲时间,最好能够更有粘度和更个性,否则新鲜感一过,用户就会回到电脑上直接登录互联网来,直接去购物。”

而更多地业内人士则指出,移动电商就是利用消费者的空余时间,让他们不用开电脑亦可手机便捷操作,在地铁中、在午餐时、在工作间隙、在一切想要回避电脑或不方便用电脑的时候,那么移动电商就必须结合这些特点,根据使用者的族群特征,来发展有针对性的应用,精品购物指南将是一个最佳选择,节约时间且方便快捷。唯有此,移动电商才能真正成熟。

2012-07-25

文/张书乐
原载于《商业价值》7月刊

KK用大家都熟悉的日常现象说出了哲学味道,一对比、一引申,就跳出了传统评论者一边倒式的口诛笔伐。

凯文·凯利,一个喜欢被人叫做KK的美国人,他有另一个他从没表示过喜欢的称谓——预言帝。2012年,他用一本不太厚的《技术元素》,改变了大家对科技著作的观感。

不简单的简单解释

KK在这本书中,没有用前几本作品那样的纯理论文章做积淀,也没有《连线》杂志上那么高精尖的文字,他这次写的就是博客文章,仅仅用一两千字的小品文阐述出同样的观点。

技术是什么?在《一切还没有运行完好的事物》这则短文里,他引用了艾伦·凯的一个简单定义给技术(technology)做了诠释:“是你出生以后发明的任何东西”。乍一看,这个定义有点随意,但KK随后开始讲故事,电动马达曾经是技术,在比马达早诞生的人眼中,它很新,还没有运行的很完好,但随着电动马达的普及,它“消失”了、完美地默默运行着,当然也就不再被称之为技术。KK用他哲学家的思维,用非哲学式样的文字来诠释他眼中的技术,寥寥几个字,就勾勒得清清楚楚,耐人寻味。

作为一本KK历年来精选博客文章的合集,类似这样的简单解释相当之多,而且解析的恰到好处,也给我们对许多耳熟能详的术语有了另一番见解。《每一个生物都是黑客》,这个标题第一眼看上去十足的不一般,其实不然,他不过是从黑客与IT公司之间的共存和斗法生态链中引述出一个被我们惯常所忽视的规律——黑客无处不在。他甚至说在现存的游戏里作弊是物种“唯一”能够存活下来的方式。仔细一想,还真的是那么回事,而KK笔锋一转,又绕回到科技之上,指出作弊与反作弊就是一种军备竞赛,每一个科技公司都铆足了劲提升自己的技术水平,就这样,我们的科技在向前大踏步的发展了。

看起来这就是大家都熟悉的日常现象,可KK却用大家都熟悉和漫不经心的事例说出了哲学味道,一对比、一引申,就跳出了传统评论者对黑客一边倒式的口诛笔伐。相反的,KK诠释出了这个没有终点的游戏的内在规则,看完这篇文章,掩卷一想:其实我们应该感谢黑客。

不进步的进步技术

KK总是忍不住去批驳许多已经被业界奉为经典的理论。比如《一千个铁杆粉丝的反例》,早在几年前,我在一本科技书籍中看到“1000个铁杆粉丝”这一论点时,心情曾经一度非常激越,只要拥有1000个铁杆粉丝,就足以供养一个创作者,只要耐心的发掘和寻找并稳固住这1000个铁杆粉丝,就可以滚动起无比巨大的口碑雪球,让自己声名远播。特别是进入微博时代,1000个铁杆粉丝似乎很容易聚合,但聚合后呢,似乎现实的结果和理论有点儿远,远的遥不可及。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吗?

KK给了答案,很进步的科技,比如微博这种更加强横的拉近人与人距离,让口碑更高效传播的工具,其实依然不能真正达成1000个铁杆粉丝就养活一个创作者这样的理论梦想。KK说的很透彻,确实这个理论有现实依据,并且有人成就了,但不代表每个人都可以做到。准确来说,1000个铁杆粉丝这个概念依然是为少数人服务的特例,只是这个少数人通过网络传播手段,可以更容易地找到赞助者,更好地让自己获得报酬,也从而变得比过去更加庞大罢了。

当然,KK是站在乐观的立场上的,他甚至为此和朋友打赌,有音乐家或乐队能够在和旧媒介完全没有联系的情况下,在开放的网络媒介中100%养活自己,为此他还主动在博客上征集案例,当然他也没指望能征集到。

类似这样的“调笑令”,KK一直在不断地玩,他的目的就是告诫读者,不要以为先进的科技就是万应灵丹。比如核能,作为科技进步,它未来可能也会便宜到忽略不计;比如在互联网上,可能很快一切都会免费,但到了一切都可以便宜到忽略不计之时,我们的科技就真的进步了吗?错,或许计量所有便宜物品本身的数据将成为不再便宜的事情,那时候,人们还要付费,只不过不是付费给便宜物品本身,而是为了事物的数据付现。

我们对科技进步还有多少幻想?KK在书中告诉我们,不会进步,我们只会花费更多,无论是金钱、时间或其他,只不过从A到B流转。

不前卫的前卫预言

作为预言帝,KK的书中如果没有点预言,那保准读者会大失所望。当然,KK不会让大家失望,在终章他用12篇文章再一次做了预言。

只不过这次预言不够前卫,看标题总觉得有拾人牙慧的感觉,《永恒之书》、《当纸质书消亡的时候》、《实用图书馆》这3篇文章的标题看起来更是如此,既是相互悖论,又是老生常谈,KK终究想怎么坐而论道呢?

他给出了这样一个景象,一个高深的技术元素永恒之书需要一个联盟,这个联盟的每个成员都创建了他或她自己版本的永恒之书,书中包含创造至少100个永恒之书副本的知识,而这些副本的接受者中,至少有一个已经制作出一个第二代副本。

这是计算机之父冯·诺依曼的最终幻想,而看起来似乎已经有所实现,比如维基百科,可似乎又没有真正实现,因为维基百科还没实现自我复制和自我升值,它还不够永恒,只能算是持久。

在KK眼中的永恒之书,是纸质媒体消亡之后的图书馆,是精英阶层的俱乐部,需要太多技术元素,看起来有点像古老共济会的那种传承,可怎么做到?KK没说,但或许如早前的《失控》、《科技想要什么》预言物联网、云计算、大众智慧那样,在10年后会变为现实。

这就是KK的哲学,他不会超越现在去构想一个所谓的未来,那不是预言帝,而是未来学家;他没有去天马行空的想象科幻电影的桥段,那是斯皮尔伯格和库布里克的工作,他就是给出一个方法论,一个导火索,让科技力量有一个引爆点就好了。

2012-07-24

文/张书乐

7月14日,与上海申花队签约的科特迪瓦球星“魔兽”德罗巴抵达上海。第九城市董事长兼CEO朱骏在迎接德罗巴时只说了一句话:“这次我没有食言,我把德罗巴给你们带回来了”。此言此景,朱骏感到自信而满足。这不仅是上海申花目前糟糕的成绩和形象需要德罗巴来扭转,更重要是借由这样的机会,将原本还不为人所知的《行星边际2》,拉上了被瞩目的台面。当前,九城的主要客户端网游收入主要依赖《神仙传》,据了解,2012年第二季度,该产品的收入贡献可能达到5000万元。

九城能重新崛起吗?

愚以为,《神仙传》这款游戏可以算是九城在失去魔兽以后真正的力作,也是其从代理模式转向自主研发模式的最佳注脚,因为《神仙传》,九城才得以在长期颓势下,继续在游戏产业中生存,这款游戏产品确实有许多值得人称道的地方,二季度收入贡献到达五千万应无悬念,但这在游戏产业中并不代表是一个多么优异的成绩,只是和九城这三四年来的自己的境况比较起来,还不错。

但单靠一款游戏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时代早已过去。

九城在运营方面一直有迷失,成也魔兽败也魔兽已被时间和事实所证明,继魔兽之后,继续的代理之路一直很坎坷,而其经历了多次失败后,才真正启动自主研发,亡羊补牢,未为晚也。只不过,在自主研发上,从外界观感上来看,九城依然是轻研发而重营销,接二连三的营销噱头不断涌现,玩游戏送Q币、万元月薪聘体验员之类的营销公关不绝于耳,然而这并不能给并不优秀的自有游戏加多少分,也让九城一直难以重归一线阵营。就其所以,还是魔兽后遗症,即代理模式下,无权对游戏研发指手画脚,从而将全部精力投入到营销之上。对于代理来的优质游戏,这样的结果是快马加鞭,但如果代理的游戏在中国水土不服,则就效率低下了。转型后的九城依然延续固有模式,结果让自主研发的游戏在内功修为上失去了资金支持,而外部强大营销的结果反而带来了玩家的失望,也进一步将自己拉入泥潭。
明星代言的意义有多大?

起用名人代言游戏,在中国游戏产业里屡见不鲜,但也成果凋零,中国的玩家对于和游戏无关之名人代言游戏并不感冒,他们更感兴趣的是游戏到底好玩与否。单单靠明星代言形成眼球效益是不靠谱的。再者说,当年《FIFA OL》代言用阿娇,如今球员代言九城,就更让人觉得有些滑稽了。或许只会让人觉得,九城现在不像是一个游戏公司,而是一个足球俱乐部。

朱骏投资申花本无可厚非,两边的资源相互利用来达到效益最大化也是正常企业行为,然而将两边的资源“错位”和“越位”互补,也会导致经营上的偏差,现在显然是如此了。玩足球是朱骏的“业余爱好”,就和丁磊养猪一样,但朱骏似乎过分把业余爱好当主业在做,反而忽略了九城的运营,一旦九城行将就木,玩足球这种业余爱好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2012-07-22

【17173专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文/张书乐

单机游戏重新回归中国游戏市场。7月26日,受畅游的盛情邀请,轩辕剑之父蔡明宏将到场出席在上海举办的2012年Chinajoy展会,并于当晚参加由畅游主办的轩辕剑粉丝小型见面会。作为畅游代理《轩辕剑6》之后第一个大动作,其登陆Chinajoy的象征意义显而易见。

单机游戏正在重回兵器谱

单机游戏在中国的衰败已经早已不是新闻,对于许多玩家来说,游戏的概念大多被网络游戏所占据,偶尔还能加入一点App游戏元素。国产单机游戏,除了一年偶尔从铺天盖地的网游信息中露个脸,再无新鲜事。

2010年《古剑奇谭》和2011年《仙剑奇侠传5》的成功再度给了游戏产业新的希望。加上今年暴雪的《暗黑破坏神3》给中国玩家带来的“饥饿营销”冲动,都为单机游戏重新崛起带来了希望。不仅仅是销量的回升,更带来了破解盗版这一单机游戏票房毒药的可能。

畅游此刻代理《轩辕剑6》无疑就是看准了这个机遇,《古剑奇谭》的80万套销量、《仙剑奇侠传5》的115万套销量都是注脚,有业内人士就据此保守预测,50万套销量在中国,对于《轩辕剑6》来说没有难度。

但这并非畅游代理《轩辕剑6》的关键。

借单机游戏改编玩家认知

令外界最难理解的是畅游为什么出手。《轩辕剑6》可以盈利并没有悬念,但即使是百万套的销量,对于做惯了网络游戏的畅游来说,《轩辕剑6》所能带来的利润可能尚比不过一款水准一般、热度一般的网络游戏,甚至是一款网页游戏的盈利能力。

趋利是商人的必然台词,但22年打造出来的《轩辕剑》系列真正让畅游沉迷的关键显然不是短期的利润,畅游所需要为其地面推广、实体客户端、媒体公关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如果仅仅从利润角度来判断,畅游可以随意打造一款网游,甚至给现有游戏“升级”,就可以实现相似的利润,而且很不费力。

畅游显然暗藏了后招,从显层面上看,代理《轩辕剑6》将给畅游一个鲜明的亮色,也让其从搜狐独立之后,真正依靠一款经典了22年的系列游戏,将新老玩家的目光聚合在自己身上,从而逐步形成自己在游戏领域的品牌号召力,这个是多少利润都换不来的,也是在当下玩家“只知有游戏,不知有企业”的认知大格局下,游戏企业迫切需要解决的,特别是那些不差钱的游戏企业。

获得更广阔盈利市场

从隐性层面上看,代理《轩辕剑6》确实可以丰富畅游的产品线,让其从单一的网络游戏模式走出来,获得单机游戏营销的新经验,让自己的团队能够在全平台化即将到来之际,提前通过《轩辕剑6》来练兵,但这并非全部。

畅游此举应该有一个后手,即借助《轩辕剑6》的影响力,跳出游戏产业来玩转游戏。《轩辕剑》电视剧的热映说明了这款游戏对各年龄层次玩家的号召力,而这个号召力是可以变为生产力的,即在广义的游戏市场上发力,从公仔到服饰,从动画到主题公园,皆可为之,而这将是比销售游戏本身,更具有广阔盈利可能的市场,一个在中国被宣称进军和开发多年,但一直没有实际开发度的蓝海。

《轩辕剑6》显然将是开启多个新战场的钥匙,重启单机游戏市场,需要它作为撬棒,而一旦它的周边能够引导玩家回归久违的单机往事获得大卖,这又将让单机游戏看到新的希望,当然同样也有网游……畅游拿到了这把钥匙,就看它选择用这把钥匙开什么锁了。【17173专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作者 张书乐】

2012-07-20

文/张书乐

昨天,速途网的王佩问我,游戏和影视剧结合的话题,当然指的是国产版的,我想了很久,有一个词最终没有抛出来,“勾搭成奸”未果。

这么恶毒的去说游戏和影视剧的互相改编和双向互动,还是因为看它不爽。近期,随着著名单机游戏《古剑奇谭》、《仙剑奇侠传》及《轩辕剑》宣布改编小说,单机游戏改编电视剧作品《轩辕剑之天之痕》也开始在电视台热映。大家又开始说,游戏和影视剧的融合之春到了。其实不然。

国内游戏改编影视剧或影视剧改编游戏早已有之,仙剑奇侠传可以说是开先河的结合体,也很成功,但其之后,绝大多数的融合都非常失败。从本质上来说,这种融合很必要,这其实就是一个周边产品产业的发展趋势,无论是游戏改编而使得影视剧成为游戏周边,或是影视剧改编而让游戏成为新的掘金之旅,这都是一种良性的发展方向,也是大文化产业下的必然的发展方向。

我们仔细看看这些年的发展,就会发现,游戏改编电视剧有掌声,同时骂声也不绝于耳,掌声集中在对大趋势的鼓励上,骂声则集中在改编失败的针砭上,鼓掌和批评的甚至可以出现在同一类人或同一个人身上,比如我就是这样一个矛盾中的人。因为游戏和影视剧的结合,到目前为止,都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这种境界。

究其所以,在于其融合的根本着眼点太过于向钱看,而且是盲目的向钱看、赚快钱,反而失去了融合中应该兼容并包之前文化作品的内涵,同时再度衍伸新的文化意境的题中应有之意。一个没有多少文化含量的文化作品,就会被抛弃和唾弃。

说来说句几句老话,其实无论是单机还是网游,甚至是小小的手机游戏,它都拥有多方向发展周边产品的能力,无论是出公仔、小说、攻略、影视剧乃至其他,都是游戏产品从周边产品市场获得更多利益并影响更多人群从而强化产品黏性的必由之路。只是现在大家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够吃了,就不大想到别处去觅食了。

2012-07-17

文/张书乐

微软发布了微软新版Office软件的消费者预览版,号称集社交性和云服务双绝于一体,多平台和可触摸双辣于一身,可微软真能够靠office翻盘吗?愚以为微软这其实是以开放之名行限制之实。微软想坑爹(消费者=上帝=爹哋),结果可能只是坑自己。

微软意图将OFFICE打造成它新一代的视窗系统,表面上看如意算盘打得很好,最支持WIN8,让用户不得不升级;社交性,让用户可以在Office上整合最喜爱的社交网站;平板化云存储,让用户可以跨平台多用途。

然而这不过是微软的一厢情愿,Office是什么,微软忘记了它的题中应有之意是办公软件,而是选择给它添加了许多华而不实的绿叶,并且十足抢镜。用户到底是用office办公还是社交,或是选择触摸它?微软自己都茫然了。

毫无疑问,过分强调辅助功能,而忘记了office在办公能力上的革命,一味的希望用office来带动视窗新系统的销售和垄断,希望其成为其他时髦产品的替代品,只会让office沦为微软除视窗系统外其他支线产品一样大而不当的辅助工具,甚至让office原有的办公主体地位被其他更精于办公而不过分花哨于辅助功能的办公软件所蚕食。

尤其是其号称多平台。多平台肯定可以使用,只是微软到底选择是跨系统使用还是让有自己系统的平台使用、别人平台只能查看呢?目前看来,微软应该会想借此,让平板和手机更好的统一在自己的WP系统下,以对抗苹果和安卓。

如果真如此,那将只是微软的一厢情愿,一来WP系统在移动设备上的应用率太低,新版office将无法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跨平台使用,二来用户很难为了一个办公软件而放弃使用非WP系统的移动设备,毕竟移动设备包括平板电脑都不是真正为了办公而生的;三来为了满足用户的需要,即使微软不乐意,但依然会有程序开发者会用自己的APP解决兼容性问题,这反而会造成office在移动设备上的用户流失,进而影响到PC之上。

至于云服务,是新office真正带有亮色的更新和提升,但如果这个云服务局限于微软自己的平台,那这个云将是一个被禁锢的云,也就体现不出云服务该有的内涵了。

文/张书乐
搜狗的产品思维方式很奇特,奇特到已经自称流派。如果要用武侠功夫来比喻,搜狗的路数大概是丐帮“打狗棒法”。打狗棒法虽然从棒法字诀和武器来看都稀松平常,但变化精微,招数奇妙。尤其是“天下无狗”这一招,与搜狗的产品哲学颇为相得益彰。

我说这句话,绝不是信口开河:当年输入法这个没油水、已饱和的市场,搜狗硬生生杀入,做到了现在的这种地位,是为证;搜狗本是一家以搜索为核心的公司,但王小川却绕道走了输入法、浏览器这迂回之路,做得有声有色;而到了移动互联网上,正当大家觉得搜狗会将PC上的玩法COPY过来时,搜狗却干脆不做浏览器,而是做了号码通等看似非核心业务。

用一句时髦的话:搜狗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而从根本上来说,我认为,搜狗的这种独特的产品观是由王小川决定的。王是一个天才少年,智商极高,其思路很难被外界干扰,独立思考,所以搜狗在“做不做”、“怎么做”这样的问题上总是会显得与众不同。这一点上,和另一派的“微创新”产品哲学基因不同。

扯了这么多闲话,我今天要说的是“超级短信”这个产品思路。这一概念来自搜狗输入法的Android新版,能实现的是通过短信通道实现图片、声音乃至未来更多信息格式的共享。

这个思路有点意思。它和Kik模式要另起炉灶,正面颠覆,走暴力革命的路线不同,超级短信走的是“改良式颠覆”的策略。换句话说,搜狗的思维方式是:先拯救未来可能没落的短信,再对短信进行革命。

坦白的说,超级短信有苹果iMessage的影子,但是超级短信在中国这个特殊的市场比iMessage更有前途。笔者做这样的判断,正是由于搜狗的“改良主义”思路。在中国,智能手机虽然风生水起,但离普及还远远不够,中国的老年机、屌丝机、农村机依然还是老砖头。别看微信这种Kik增长迅猛,其实能用上微信的,都是年轻的潮人。微信在传统运营商之外建立一个自有的信息共享系统,必然就要面临这个问题。

举个例子:假设你要发送语音或者图片给一位朋友,对方根本就不是微信用户,或者说对方干脆用的是功能机,如何办?只有超级短信。在我看来,超级短信是一个通讯工具,它大大扩展了手机通讯的能力,打破了智能机和功能机的藩篱,从此手拿智能机的我们终于可以不再因朋友不是微信好友而失去了联系的兴趣,或者说“超级短信”让我们回归了沟通的主旨是你“想和谁说”而不是“用什么说”。。而微信或许也扮演了通讯的角色,但它的成功还是得益于社交属性。

移动社交一直是智能手机领域的专利,无论搭载什么平台的智能手机,都被无数移动社交软件所包围,群雄争霸的结果是目前依然处于战国时代,每一个社交软件都有一批自己的客户群体,而其功能上则大多以语音对讲、短信群发和各种聊天、找好友功能所充斥,而且一些在传统互联网上确立地位的即时通讯大佬们还进行捆绑式推进,让自己移动社交软件在一诞生就有了庞大的用户积淀。

看起来颇为美轮美奂,但有一个致命隐忧,即在没有任何一个移动社交软件一统江湖的前提下,智能手机用户需要安装若干个软件,并不断在不同软件中切换,来“社交”,这确实太过“移动”了。

实用性不强,娱乐性过度,让移动社交软件此刻开始有点烟花的寂寞,特别是各个互联网大佬们都在紧盯移动互联网入口归属权,甚至不惜联手手机厂商推出自己的专属智能机、内置专用应用来抢占入口之时,移动社交软件感到了威胁,更开始花哨的推出各种不同的“摇一摇”功能来勾引用户,但这一切并不能真正解决实用性的问题。

一位德国将军称,战争总是在参谋的地图缝隙之间爆发的。搜狗在安卓3.0平台上推出的具有发语音、传图片、云输入等功能的超级输入法,恰恰就是找到了这个缝隙,也因此具有了超级短信之名。很简单,超级短信打通了输入法和短信之间的隔阂,打通了智能机和功能机的隔阂,打通了短信和彩信的隔阂,打通了客户端和无端用户之间的隔阂。

只要有通讯录,就可以用容纳一切的短信内容“骚扰”自己的朋友,此举直接省略了移动社交软件的注册门槛流程,以用户最熟悉的短信来移动社交,以移动社交最有趣的信息交流方式来短信,超级短信的覆盖面也就有了最原始的突破能力,几乎可以包含一切手机用户,无障碍和“无端”的自由交流,而不用象现有的移动社交软件那样,费力的去“圈人”。

搜狗此举,让自己真正拥有了一个强有力的移动互联网入口,不用自造手机,不用捆绑传统互联网用户,直接发生作用于通讯录这个最原始的社交网络。而这其中,还有一个点或许很多人没注意到:在PC平台,输入法很难拓展其核心的“输入”之外的功能,但在移动平台,输入法或许有更多的想象空间。

2012-07-16

文/张书乐

最近朋友圈里讨论的最多的就是2012年的Chinajoy。讨论的最多的内容有三:1)哪家的Showgirl会好看,如何把妹,比如制作些霸气的名片言毕称X总,就是保安也能有机会开房;2)哪家现在做的炒作有趣,比如展台做成街机模式,模特全部比基尼,包个飞机打广告等;3)还是多拿点公仔回去长期骗MM吧……

都是游戏圈内人士关注的焦点,甚至于可以说,这些恰恰是正在紧张筹备着自己公司chinajoy“演出”的工作人员们的着眼点,不过这焦点一点不游戏,而是非常娱乐化了,完全不同于看E3之类的游戏展那样正经,也不如看WCG之类的游戏比赛那样认真,理由很简单,Chinajoy游戏展全称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产品及技术应用展览会,可这个展会7月26日就要举办了,娱乐大秀已经开场,主要展品——游戏还没到位。

或许现场还会继续上演人体盛,就和早前汽车展沦为胸展或硅胶展一样,但好歹,别人车展上还有名车,香车美女相得益彰。只能说是主角被配角抢了镜头,被喧宾夺主了。

可Chinajoy游戏展上,每年似乎不见新游戏,只见美人,遍地都是红花,可游戏连绿叶都算不上。别以为我这么说是哗众取宠,你不妨仔细想想看,这些年Chinajoy上首发了什么让人眼前一亮、惊世骇俗的游戏?

没有!因为上Chinajoy的游戏是很多,但都是“老”游戏,全部都是在此前几个月或大半年已经被宣传的有点烂、被用户体验的都快放手的游戏,偶尔有一两个概念款新游戏出现,但都藏在玉体横陈之间,被淹没不见了。

连大佬们的高峰论坛也都是些陈词滥调,除了一味的宣传自己的公司如何如何棒以外,并没有看到多少先进游戏理念的影子,大佬高峰会一边疯一边扯淡成为了常态,只不过这边厢衣冠楚楚,显然没有那边玉体横陈来的好看,也就给大多数媒体提供了一叠叠软文资料而已。

Chinajoy来了,游戏还没来。这是一种悲哀,不知道今年Chinajoy能不能打破这种怪圈呢?我们不介意看美女,我们很喜欢看美女,但也给点有价值的游戏打发我们一下,让我们不虚此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