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2-06-11

文/张书乐
原载于《电脑爱好者》2012年11期,刊载时有删节

“大菠萝”是什么?它不仅仅是玩家赋予《暗黑破坏神》(Diablo)的搞怪中式英语昵称,还代表着在在5月15日发售《暗黑破坏神Ⅲ》里面正在地下城中等候着各位玩家的最强悍的Boss们,对于这个系列游戏,任何职业、任何英雄都不是永恒的主角,只有伟大的“大菠萝”永生不灭、寿与天齐,可大菠萝凭什么这么保鲜呢?

不送便当送惊吓

话说这次暗黑破坏神不但满血复活,而且史无前例的结束了暴雪跳票神话,准时发售,尽管这是传说了多年并多次爆出死讯。为了纪念这一次浴火重生,不仅玩家们做好了准备工作,“大菠萝”们也摩拳擦掌,不准备那么轻易地被玩家就地消灭。

杀手锏除了难度极高的专家级“炼狱”外,就数“大菠萝”麾下的各色水果手下们的本色演出了。过去的系列中,不少小喽啰和中头目的角色扮演就是个送便当的,专门负责给在地下城里练级的玩家们刷出来砍死,除了送上经验便当外,还前赴后继死而后已的不断出来继续被玩家虐。特别是玩家还不领情,觉得这些喽啰扮演的角色不过瘾,让练级过程有点单调乏味。

不过现在不用担心了,无论你玩五大职业中的任何一种,在去和“大菠萝”们决战玄武门的路上,你当然还是继续要和小角色纠缠一番,只不过在暗黑3中,玩家刷怪就没有原来那么固定了,随时有可能出现随机事件,而特别变态的是,为了让你的暗黑之路过的更韵味,怪物们不再重复,当然你也就没机会让同一个怪不断的给你送经验便当,更有可能因为不小心碰到某个随机事件里的随机怪物,又正好是你的命中克星,那你可能碰到的就是比决战“大菠萝”们更大的麻烦,特别是因为各种属性和等级的不同,几乎不会有攻略可以参考了。

也就是说,暗黑3中不但有凶横无比的大菠萝们,就连以前可以无视的小菠萝们,也可能要了卿卿性命,这不由得不让人怀疑,暴雪到底是在做暗黑,还是在展现自己腹黑。

“大菠萝”保鲜的秘密

其实这恰恰是暗黑系列之所以十多年来长期保鲜的关键,让玩家在游戏中永远遇到无数种可能,当然,为了这个目标,暴雪只好一次又一次的锤炼他的游戏,并且用腹黑的手法不断在游戏中为“大菠萝”们设计各种绝技,好用暴雪十大酷刑好好招待前来闯暗黑十八铜人阵,想要取得左青龙右白虎全球首杀的玩家们,暗黑3的总监Jay Wilson在被人问起谁能拿到专家模式炼狱首杀时,都特别有暴雪腹黑风味的回答说:“我用20美元和免费热狗券打赌Kripp可以。”

暴雪以十年磨一剑的研发精神来打造一款游戏的结果是让大菠萝不仅新鲜而且刺硬,可以当狼牙棒使唤,这一招几乎是暴雪在其暗黑系、魔兽系和星际系中屡试不爽的绝学,而玩家还超级受用。

谁都不会忘记面对《魔兽世界》中永远打不完的副本和里面被技能无比强血无比厚的BOSS们虐杀后带来的一个又一个噩梦;更忘不了暗黑系里无处不在的地下城让你泥足深陷;而更关键的是,每当你快要绝望之时,新的资料片又再一次给玩家带来了打破副本、打通地下城、吃光大菠萝、打败BOSS的希望。

这恰恰是暴雪的腹黑文化在暗黑风格中的绝对体现,用一个通过率永远保证大菠萝们的新鲜度,先以绝高的难度让首杀都只有骨灰到成粉的玩家中也要百里挑一才能获得,再偷偷摸摸的通过资料片、打补丁降低一点点难度,让多一点分通过……结果玩家的乐趣被不断的挑逗起来,而绝佳的游戏娱乐性也在这难度的调整中被不断的呈现在各种程度和水平的玩家面前。当然,不仅仅是调低难度来挑逗,暴雪有时候也调高难度来克制那些狂妄叫嚣着几天打穿所有地下城的玩家们,当然,这同样是一种平衡,就是在平衡中,大菠萝才能真正保鲜,才能如星际那般,千百人有千万种玩法,且次次不同。

说句题外话,《暗黑3》到底是单机还是网游呢?愚以为,你想它单机的时候就是单机,想它网游的时候它就网游,最终,它其实是暴雪体,这才是它的魅力所在,友情提示句,不联网你可玩不了这个“单机游戏”哦!

2012-06-07

文/张书乐
原载于《创新时代》第五期

从3月初开始,苹果逐渐调整App排名算法,开始使用锁榜的办法,刷榜行为逐渐失去作用。到3月23日晚间,刷榜行为开始彻底失效。此次算法调整,被认为是苹果重拳打击刷排名现象。而随着算法调整逐渐稳定下来,App Store应用免费金榜出现了不少新面孔,而一部分曾长期占据高位的应用一夜间掉落数十名,乃至数百名。

在App刷榜失效之后,开发者如何重新布局产品的营销推广,如何建立正常的App评价体系成为外界关心的问题。然而,笔者从一些渠道得知,部分从事App刷榜的网络营销公司已经在一个多月的实践中,逐步摸索出了App新算法的一些规律,新一轮的App刷榜即将展开。

刷榜 APP的入门必修课

2月初,苹果发布声明,警告应用开发者不要违规操纵App Store的应用排名,否则可能被封杀。之所以如此,就因为国内App开发者正在拼尽全力冲击排行榜,当然,手段很技术。

“开始进入App开发的第一天,业务经理就告诉我们,编程技术并不是App成功的关键,好的创意在你上线后24个小时就会被同行拿走!”从事App开发一年多的程序员刘浩告诉笔者:“要让自己的产品有机会赚到钱,有机会被用户看到,你必须刷榜、刷好评。”

其实这一切在互联网时代就已经是普遍现象了。“当我听到业务经理这么说时,我头脑中立刻浮现出SEO(搜索引擎优化)几个字。”刘振如是说:“以前在网站工作的时候,就开技术刷榜,让自己的网站在百度、谷歌上的一些热门关键字搜索中,能够显示在第一页,从而让自己获得更多的关注。当然,如果不去刷,按照网站的原生态水平,在搜索引擎算法中,是怎么都没有机会的。”

类似搜索引擎算法,App排名的算法也是有规律可循的,尽管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针对作弊行为进行算法调整,但这难不倒有心于刷榜的公司和个人,而随着App开发因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流行而渐成主流之时,刷榜成为了App开发企业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最快捷径,也直接导致了刷榜产业化。

在业内人士看来,App刷票动因主要有三个,拿投资、推股价和发展用户。“很多开发者通过一两个月的刷票,可以拿到几千万美金的融资,而刷票只需要花几十万,还是比较划算。”艾媒咨询CEO张毅指出:“很多投资人也很相信排名,会参考App的榜单进行投资。”

利益驱动让App开发者日趋疯狂,从而形成了刷榜的恶性循环,今天刷上榜,明天就被同行刷下来,要保持在榜上的位置,仅仅开用户真实下载和应用是远远无法保持的,因为,其实国内的AppStore排名是在刷榜公司控制下,让你上你就上,让你下你就下,根本和实际市场无关,要成功,就要先付出代价,最终一个又一个刷榜公司在利益博弈中获益良多。

App大行其道之时,确实创造了盈利,只不过这个盈利不是属于开发者的,而是属于刷榜者的,他们通过刷榜可让年利润轻松过百万。业内如此评价刷榜的恶果。

App刷票由此诞生了一个大市场,据称App刷票公司多达300家左右,有企业的兼职工作人员可以达到10000人以上。根据一个比较常规的价格,要进入App StoreTOP1保持一天收费37000元,保持一周需要24.4万元左右。

算法改变之后

在苹果宣布算法改变之后,可喜和可悲的现象交替出现。

几乎在算法改变消息发布的同时,在各种网络新闻版面上开始出现了另类的宣传,建行手机银行、捕鱼达人、携程、PPTV等企业都宣布自己的排名获得了提升甚至跃居同类前列等,然而有业内人士指出,看似清白的这些知名App开发者,本身也有刷榜的原罪,只不过它们先完成了原始积累罢了。早前爆发的360应用下架事件其实就是一个证明。

而另一方面,一些刷榜公司已经将主战场转移,全力以赴打通安卓应用商店成为了它们应对危机的主要解决办法,“在没有摸索出苹果App新算法的规律前,正好集中力量做好安卓App的推广”一个刷榜公司的从业者告诉笔者:“尽管利润没那么可观,但足以过冬,而且以前过于关注苹果应用商店,对安卓这边有所忽略,此刻正是进军之时。”

当被问及一旦找不到苹果算法规律,而安卓也进行打击的话,又该如何,这位从业者很淡定的说:“不是还有移动MM和沃商城这样的应用商店吗?实在不行,我们就回归搜索引擎优化的老本行上去,天无绝人之路。”

对于攻关新算法问题,该从业者信心百倍:“更困难的苹果IOS系统的越狱工作都被技术人员接二连三的攻克了,相比来说,新算法反而显得简单,万变不离其宗,终究是可以发现规律的,我们在应对搜索引擎的算法变化上早已习惯这种打压了。”

华娱无线CEO潘榆文对于新算法的攻克的可能性也指出,“研究算法不是问题,肯定会有一些刷票公司研究出来苹果新算法的规律,继续刷票。”

而知名刷票公司iTunesRank更在网页上明确表示,“App优化方案正在研究中。”

卷土重来之后

刷榜行为的卷土重来也许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App开发则因为刷榜行为而被弄的奄奄一息。

无数创业者梦想着成为愤怒的小鸟,一夜爆红,迅速拿到几百万融资,这种梦想开始让很多人迷茫在了资本的泡沫中。

然而现实足够残酷,即便排进入苹果中国区收入总排行榜前15名,分完账后一个月的收入也就是5万美元。但是,为了保持这样的收入,营销和客服成本至少要30万元人民币。显然,一个创业团队,如果没有持续的推广和新产品推出能力,就会面临收入不稳定的窘境。而安卓那边的情况也不容乐观,相关机构的调查数据也显示,在安卓应用中国开发者团队中,31%处于亏损状态,其中月收入1万元以下的团队达到了19%。即使是大公司开发的应用,也无法逃脱“亏本”的命运。

这样的恶性环境,和App整体浮躁的大氛围已经影响了很多创业者,他们太急于证明自己,甚至无所不为:恶意刷榜,抄袭盛行,将会一再重复上演,就如搜索引擎优化、各种网络投票刷榜上十年如一日的恶性循环一样。

“其实搜索引擎不用优化,《价值百万的网络营销》一书中最后一章仅有的这一句话,其实也适用于App刷榜问题”从事网络营销行业多年的杨子文认为:“排行榜只是App获得用户青睐的一个途径,绝非唯一途径。”

“当用户明白刷榜的事实后,这样的刷榜就已经失去它的推广意义了,捷径也许就变成了死胡同。”普通手机用户郝陆游一语中的:“我几乎从来就不看排行榜,最多就看下编辑推荐应用,相反的,《愤怒的小鸟》就不常在榜上,可这并不能阻挡它的流行,《你猜我画》我也是从新闻上得知的,此外一些小工具、新闻客户端,都是来自朋友的口碑。”

即使是刷榜卷土重来,真正的应对法则也已经呈现,就如网络营销此刻已经逐步脱离了对搜索引擎优化这种纯技术手段的瓶颈,走向内容和创意营销。一个好的App完全可以通过朋友之间的口碑互动获得生机,而一些有益的活动推广、微博互动、新闻推介、论坛测评等等,尽管看似转换率较低、传播速度不如刷榜那么直观,但只要做得好,一样可以实现极大的影响力。

而这种成功已经在部分安心做产品、做用户口碑的App开发者中显现出来,一个从事游戏开发的企业日前就推出了一款应用,没有用任何刷榜手段,仅仅是号召员工通过微博和其他交互手段,邀请一些朋友进行体验,并提供真实的评价,不断的完善应用并同用户进行理性交互,很快变打开了口碑市场,就如李开复说的,他的成功可以复制,为何一定要靠刷榜这样虚假的繁荣来为自己的App打江山呢,当然,前提还是这个App一定要好。

2012-06-06

尽管Facebook成功上市,但却明显暴露出在专利上的软肋,且在上市之后,专利问题带来的威胁将更大

文 张书乐 原载于《法人》杂志6月刊

5月18日,Facebook正式登陆纳斯达克,造就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桩科技行业IPO交易。但现在,Facebook却已陷入批评指责的泥沼——在创造了上市成功的造富神话后,投资者已经对这家公司、纳斯达克·OMX集团和承销商提出起诉,称其受到了误导。

根据彭博社编制的数据,一些认沽权证购买者认定Facebook股价可能跌至22美元。根据结构性金融产品投资者的赌注,今年年底前Facebook股价与其IPO(首次公开募股)发行价相比可能下跌42%以上。

导致这一悲观预期的一个关键原因,就在于Facebook一直以来的专利困局。

专利“诅咒”狙击IPO

Facebook从诞生之日开始,就一直和专利问题纠缠不清。对于专利问题可能给企业发展带来的致命伤,Facebook自己非常清楚。

早在一年前,Facebook 就已经嗅到专利战的气息,并为此积极加强防御。美国专利和商标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12月,Facebook仅拥有56项授权专利和503项正在申请的专利,并且73%的专利申请是在近18个月内提出的。另外,在已授权的56项专利中,有39项是Facebook通过收购所得。换句话说,自2004年创立至今,Facebook自己所拥有的专利寥寥无几。专利数量的薄弱和专利防御能力有限使Facebook成为一些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或趁机索要高额专利许可费的中小企业或专利流氓攻击的靶子。根据路透社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仅2011年以Facebook为被告的专利侵权案件就达22件,比2010的案件数量直线上升了一倍。

这种状况极大的影响到了Facebook的IPO之路。其在二月份提交的IPO文件中表示,“我们预计针对本公司的专利和知识产权方面的诉讼将会增加。”纽约时报当时亦曾预言:“Facebook即将进行的首次公开募资将使得该公司成为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络公司,同时也成为专利诉讼的主要目标。”

而担忧立刻得到了印证,申请IPO之后,Facebook就成为了5件专利诉讼的靶子:3个来自于非实体企业,一个来自于Mitel,另一个则来自于雅虎。

雅虎的目的很简单,阻击Facebook上市计划,2004年在谷歌进行IPO申请前,雅虎就通过专利诉讼为自己换取了相当多数量的谷歌股票。在此次雅虎又故伎重演,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地区的联邦地方法院对Facebook提起专利侵权诉讼。据市场研究公司ConmScore的报告称,2011年第一季度,Facebook在广告市场占据了31.2%的市场份额,雅虎以10%的市场占有率位居第二。面对Facebook迅猛的发展态势,在付费搜索、展示广告和社交网络领域拥有关键专利的雅虎对Facebook展开专利围剿也在意料之中,只是雅虎选择围剿的时间点恰恰是在Facebook提出IPO申请之后,不能不说是思谋良久后的一招妙棋。

尽管专利阻击战以失败而告终,却明显暴露出了Facebook在专利上的软肋,且在上市之后,所带来的威胁将更大。

Facebook的反击战

面对专利战,在IPO前后,Facebook都精心组织了多次反击战。

最为引人注意的是Facebook接连不断的专利购买行动,4月,其从IBM公司购买了750项专利,随后,Facebook 与微软发表联合声明称,微软将把此前从 AOL 收购的650项专利以5.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 Facebook,自己则保留剩下的约275项专利的所有权。并且双方承诺将授权对方使用自己最终持有的 AOL 专利。这就意味着,微软和 Facebook 最终将完全共享这925项专利的使用权。

MDB集团总经理兼首席知识产权官艾琳-迈克尔·吉尔称,Facebook为获取这些专利,支付了数以十亿计美元。该集团是一家致力于知识产权交易的投资银行。“这是一笔大单子,”艾琳-迈克尔·吉尔如是说。尽管目前还不清楚这些专利能发挥多强大的作用,但是“Facebook已经是该有的样子了”。

其中特别值得指出的是微软在专利战中为Facebook站台,表面上看,微软收回此前购买这些专利所花成本的一半以上,又不影响它继续使用这些专利,而从深层次上看,微软如此闪电般和Facebook达成合作,其目的就在于为雅虎的专利诉讼添堵,帮助Facebook摆脱专利阴云。微软全球副总裁、副总法律顾问古天安就表示,通过诉诸法律的方式保护知识产权是一种低效做法,微软倾向于与企业达成许可协议。

与此同时,Facebook还通过以牙还牙的方式,反控雅虎侵犯其10项专利。巧合的是,5月中旬,Facebook上市前夜,今年1月份才走马上任的雅虎CEO斯科特·汤姆森因学历造假而被雅虎董事会辞退,他所做的最引人瞩目且最大胆的一件事,或者说作为雅虎领头人可以做的最蠢的一件事,便是提起针对Facebook的侵权诉讼。而这一诉讼在雅虎内部都不得人心,消息人士称,部分雅虎董事会成员和高管都支持与Facebook达成和解,或许意味着由汤姆森发起的雅虎与Facebook专利之争出现了和解的机会。而这也为Facebook在5月18日成功上市敲掉了最后一块拦路石。

然而,即使侥幸上市成功,投资者对Facebook的信心却和其最初宣布IPO大计之时的业界极度乐观预计有云泥之别。Facebook 5月18日以38美元的发行价上市,当天基本收平,随后几天便跌破发行价,累计跌幅超过16%。雪上加霜的是,纳斯达克还在5月18日发生了技术故障。其前景显然严重不被看好。“这一影响还将持续更长时间。”美国投资公司Soundview Funds研究总监克里斯·塔特(Kris Tuttle)说:“例如,散户在大举撤出市场,从而加剧了这一趋势。”

专利为何这么伤

有业内人士就指出,除了盈利模式不清晰外,引起投资者不看好Facebook的股票的另一关键因素就是专利诉讼问题。

技术专利过去十年变得越来越重要。在美国,知识产权保护完善,也使得专利成为武器。专利公司储存专利就像冷战时期各国储存核弹一样,当重要市场危在旦夕时,这些专利就会被拿出来使用。显然,Facebook今年以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专利储备,是和它互联网大公司的身份极为不符的,这也使得在面对诉讼之时,它将不可避免的破费大量的金钱,也在诸多领域的拓展上束手束脚。

Facebook遭遇的专利困局对中国企业的启示尤为明显,中国知识产权报就刊文称,自2009年7月中国证监会正式受理国内企业创业板上市请求以来,截止至2011年12月,已有281家企业成功登陆创业板。同时,轮候待审的企业达220家,其中25家在初审中,126家在落实反馈意见中,39家已过会,30家被否。与该数字相对应,拟在创业板上市企业的知识产权诉讼数量也大幅增加,相关诉讼的种类几乎涵盖了所有的知识产权范畴,从占更大份额的专利、商标,到著作权、商业秘密等种类面面俱到。

很显然,在国内,拟上市企业将遭遇的知识产权困局也将越来越严重,如果不积蓄专利储备,其结果可能比Facebook更郁闷。

2012-06-01

文/张书乐

5月18日,360董事长周鸿祎和小米科技董事长雷军在新浪微博上,因手机问题互相指责,每人针对对方的微博都超过10条,被网友冠以“小3大战”(小米与360)的称号。当然,这一场大战并没有之前3Q大战那样火药味十足,甚至于可以说,这场“小3大战”非但没有受害者,反而雷军、周鸿祎各取所需,一唱一和,获得了互联网企业做智能手机最好的普及宣传。

甚至于业内有这种议论,即这场“小3大战”本身就是两家的预谋,为的是给当日上架的双核1.2G小米手机青春版做宣传,为的是给即将面世的360手机造舆论,而通过骂战所引发的大量有关两者手机的性价比内容、设计理念、配置需求一一展现在围观的网民面前,自然这种基于讨论和争吵的方式,就更加刺激了网民对内容的仔细阅读,自然也就是一次小米手机和360手机的全面科普宣传,而且还是精准投放。

然而为了营销而进行一场可以说对智能手机发展并没有建设性意见的微博口水战,有必要吗?雷军出身金山,周鸿祎靠360安身立命,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来自口水和废话特别多的安全软件大军之中,并且都是领军人物,这使得这场口水战十足象极了安全软件几乎每隔几天就要爆发的互相攻击,更像极了那类口水战对于消费者来说毫无意义,也没有任何体验改善迹象的营销方式。互联网企业做手机,必然的一个通病就是用价格和性能做卖点,在配置上大肆做文章,用泛滥的水军来炒作,雷军的小米最近就因用水军不善而阴沟翻了船。

雷军和周鸿祎两个大佬忽略了一点,现在消费者最期望看到的不是智能手机之间的互相吵架,这和他们隔的太远;也不是看到互联网公司提供特价智能手机,用智能机的人还不差钱;更不是等智能手机来吹牛,这个牛已经吹得够大了。用户现在最希望看到的是智能手机到底能够实现他们多大的梦想,这反而是互联网大佬进军手机市场所没有考虑到的,他们总局限于自己制定规则,等待用户主动投怀送抱。

用户到底要什么?配置?他们不懂,他们懂的是如何有更好的体验,据调查显示,3.3到4寸屏是他们的最爱,而不是互联网企业以为的越大越好,电池的续航能力是他们最希望改进的方面,毕竟再智能的手机,用一天就要充电也让人很烦,如最近推出的联想乐PhoneP700就以联想独创的二代省电“智恒”技术,利用其笔记本先进的电源管理方案对屏幕亮度进行智能调节,优化芯片及电路板的节电设计,与此同时后台进行智能多任务处理节能。再配上2500mAh锂聚合物固态大容量电池,联网待机时间长达582小时,连续通话时间达22.8小时。也因解决了用户的后顾之忧,联想这款手机一上市就获得消费者的热捧。

其次才是运行速度和价格,至于摄像头这类东西,有就可以了,智能机用户和非智能机用户都没打算真把它当单反用,最关键的是,有足够丰富的App供他们选择,从游戏到娱乐,从资讯到工具,一定要海量,同时一定要够个性,联想乐PhoneP700也就在个性上再次征服用户,其内置“无线AP、名片全能王”、“扫描全能王”、“备份恢复一键通”等特色商务应用,以及联想独有的安卓应用商店,都给厌倦在App海洋中淘宝的用户一个最快捷也是最佳的选择。然而这恰恰是许多互联网企业进军手机行业所没真正去思考的,他们以为吵吵架、炫炫配置、降下价格就能客似云来了。

用心做手机,这一点被忽略了,过分看重忽悠式的营销,而不注重手机到底能够给用户带来什么,真正是此刻进军手机业的互联网企业所走入的误区,一个从互联网行业带来的习惯性误区,当然,传统手机厂商也别高兴,不过五十步和百步的区别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