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2-05-10

文/张书乐

伴随着日系品牌业绩的下滑,东芝也未能幸免。根据其最新发布的2011年年度业绩报告,尽管实现连续第二年盈利,但受数码产品市场衰退等因素的影响,2011财年其净利润折合人民币为58亿元(下同),同比下降46.5%。 根据东芝的财报,“同比下滑”是其主题。数据显示,2011财年东芝的销售额为4805亿元,同比下降5%;营业利润为162亿元,同比下降14%;净利润为58亿元,同比下降46.5%。

利润下跌的“罪魁祸首”来自数码产品等的经营低迷。数据显示,东芝的民用电子产品全线受挫。数码产品部门的销售额较上一年下降13%,营业利润亏损45亿元。电脑产业的利润受日元迅速升值以及欧美经营低迷等影响也呈下降态势。

愚以为,东芝转型基础,在于他在让他崛起的传统电子产品上的溃败,不得已做出的抉择。他的常规动作之所失败,关键在于东芝“只和自己玩,不带别人玩”,太多产品自己既是研发,也是生产、还是销售,一条龙服务到消费者,不像自己过去的韩国对手,一边卖产品给消费者,同时也买核心部件给刚崛起的同行,从而控制整个价值链上游,降低自己的风险。

重点做基础设施,特别是社会基础事业,东芝的前景在中国,中国时下正非常需要让自己高昂的经济走势落到基础还非常不完善的社会服务上,让两者脱节的间隙变小,因此,东芝一旦抓住中国市场,在智能社区、核电站等项目上,运用其在日本已经取得的经验,利用地缘优势和文化上的某些接近性,是可以取得相当好的效果的。

这种在常规动作上做一定的扬弃,着力自选动作的风格,也是日本企业在大量下线零部件厂商集体转移到中国和东南亚等劳动力成本低廉的国家并“帮助”这些国家在技术上拉近距离、价格上更加低廉的大背景下,必要的转型,向技术支持型方向发展,而不是继续技术输出和单纯的产品输出。

显而易见的是,今后,东芝不会再将传统电子产品作为其唯一主力阵地了。

2012-05-09

文/张书乐
  地球人都知道,网是可以刷的,投票可以刷、点击可以刷、淘宝开店第一件事刷钻、App卖软件首要大事刷排名,而团购呢,更是一个可以被刷出来的美景。
  前不久,一名美团网离职员工爆料称美团网公布的3亿销售额大部分是刷出来的,实际上只有1亿多。而刷的办法很简单,就是刷“流水”(团购网站销售额的俗称),即员工通过自己或亲友在美团网上虚假购买团购服务,再“拒绝”本地化消费,从而实现表面上的团购繁荣和实际上的购买空转。而美团网则为了营造繁荣的假象而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其实就是一个团购版的“波将金村”,俄国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的情夫波将金,为了使女皇对他领地的富足有个良好印象,不惜工本,在女皇视察必经的路旁建起一批豪华的假村庄,当然,是纸糊的,背后依然还是哀鸿遍野。
  美团网此举恰恰是为了迎合风投和舆论的好评,“流水”本身是风投用来判断业绩和选择是否追加投资的关键,而美团网选择刷“流水”。在其他一线团购站以实际购买为业绩衡量的今天,美团依然还在主打着网站销售业绩,从而利用团购本身的网上网下销售不完全等值的“漏洞”来放大自己业绩,这其实就说明了美团自己在团购上的心虚和底气不足。
  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很复杂,但最关键的却只有一点,即美团对创新很吝啬。团购在固有模式上的千团大战,此刻已经落潮,团购导航网站团800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国内团购网站共计3269家,相比2月蒸发掉357家。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更表示,国内数千家团购网站99%将会死掉,仅四五家已达到经营规模的团购网站最终将成市场主宰。
  为了活下去,为了能够成为最终个位数的胜利者,大多数一线团购网站都在去年下半年开始不断的改变自己,寻找新的盈利模式,自助式团购、团购商城、实物销售等等,均成为团购站打破瓶颈特别是可烧之钱不多之今日的必然选择,唯有美团,继续按传统团购站的套路坚持个性下去,然而美团忘记了,在前途光明之时坚持个性是一种美德,在盈利能力备受挑战之时,坚持个性则是一种顽固不化。
  美团为何不肯创新呢?愚以为在于过分的自信,尽管3亿是刷,但好歹有1亿是真,美团网就靠着这1亿的自信,认为自己能够熬过去,可一旦过去的同行们通过创新做强了,这1亿也必将成为老同行的囊中之物,这一幕过去在互联网行业中已经反复上演过了。
  为了个性,美团网只能在前途一片黑暗之时,靠自主自愿自觉地刷“流水”来为自己营造虚假的繁荣,营造自能骗骗自己的“波将金村”,结果呢,出来刷的,总是要还的,一旦玫瑰色的肥皂泡破灭之时,就如多米诺骨牌一样,全面崩溃。不刷量,汝能持否?美团不能持,则破了戒,竹篮打水一场空,势不能免。

2012-05-07

与AMD在云计算上高调提倡价值云理念截然不同的是它在3D领域的低调。
3D版《泰坦尼克号》首周票房一举突破4亿元大关,足以说明一股无法阻挡的3D大潮正汹涌而来。而与之相似的《怪物史莱克3》的成功、北京奥运会闭幕式上的数字表演,都有一个共同的幕后英雄:AMD和它卓越的图形图像技术作为支撑。


APU的胜利
AMD却很少主动宣传自己在视觉领域的成就,然而实现了CPU与GPU的“真融合”的APU上市一周年来,用全球出货量3000万颗的业绩表明了业界对AMD的图形图像能力的信心。
硬件厂商和软件企业的支持度也是史无前例的,包括宏碁、华硕、戴尔、富士通、惠普、联想、微星、三星、索尼、东芝等在内的主要OEM厂商,均已推出了基于APU的多款 PC产品。包括IE9、Office 2010、Adobe Flash Player 10.1、暴风影音播放器,以及众多的视频和图片编辑软件在内的50种领先应用程序支持APU加速。
这仅仅只是因为AMD的APU芯片所拥有的独一无二的能力,满足了运算速度与高清图像的双重需求,为数字内容创作者提供强大的平台,从而能够更完美地表现出创意的力量。这就是市场的回报。
开启通向未来的大道
AMD在图形图像领域的相对低调是有缘由的,一方面高调的展示APU无以伦比的技术含量,因为AMD知道,只有它才拥有芯片领域唯一的跨越CPU和GPU两大核心芯片的研究力,高调的宣传也不用担心被对手学会;另一方面可以低调的不去展示自身为3D电影、高清视频、终端设备的图形应用的大行其道所创造的价值,则是在战略上含枚潜行,等待布局的最终完成。
AMD已经敏锐地发现了芯片的未来之路,就如AMD全球高级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邓元鋆在3月“玛克思未来影像季”年度盛典上说的那样:“我们一直致力于融合多种创新技术为大家提供高清影像,让创作者能够充分展现创意的震撼力量,无论是新媒体影像还是未来的影像形式,都是AMD的追求。”而能够充分满足创作者的需求,也就能够绝对满足观影者的需求,强大的芯片也就最终能够实现所有人对互联网时代的任何影像诉求,这是时下用户最希望解决并在寻找解决方案的核心需求,一切为了用户体验,让AMD获益良多。
代号为“Trinity”的第二代APU产品将在年内发布,这正是AMD在图像和运算速度上的关键一棋,凭借第一代APU打开的口碑,AMD将有机会在“Trinity”降临之时,实现对技术提升和用户体验双重诉求的完胜。

2012-05-04

文/张书乐
为迎接5月8日联想首款智能电视的上市日,不想错过“五一”销售旺季的联想在4月26日便启动了与苏宁电器的联合促销。而其实,联想早在3月通过在成都的“联想2012 CES明星产品品鉴会”收官站上,就已经对外高调展示这款智能电视以及联想对智能电视市场的深切欲望。


天时 全屏时代已经降临
联想的企图很明显,就是要制霸全屏市场,可联想凭什么呢?
愚以为,凭的就是一个时机,一个彻底打破IT厂商和家电企业的鸿沟界限的天赐良机。在电视越来越像电脑、电脑越来越平板、手机越来越智能的时代,实现四屏合一的家庭娱乐中心大一统的天时已经具备,而拥有国内最顶尖IT技术的联想显然看到了这个天时,亦准备结合自己在硬件的地利,依托移动互联网的应用软件商店模式的人和,全力开启一个属于自己的全屏时代。
联想的战略企图抓住了一个契合点,而联想显然在战术动作上也早有预谋。
地利 硬件是攻坚利器
联想智能电视业务是与移动终端、平板电脑一起放入移动互联事业部运营,恰恰说明这个智能电视的拓展性绝非传统的一个某屏电视或网络电视之流所能涵盖的,其着眼点在于移动互联网,而联想显然走的更远,它眼中的智能电视不同于以往家电厂商卖概念轻实质的运作模式,而是更加强调人机交互,就如联想在IT领域做得那样。
比较典型的就是联想智能电视针对不同的应用场景为用户提供了最佳的交互方式。比如用语音进行文字输入和对电视的控制、用带有体感功能的智能遥控器和游戏手柄玩游戏、通过人脸识别登录用户账号等。而更加体现联想用心良苦之处的是,联想的乐Phone、乐Pad的多种终端均能变身成为联想智能电视的遥控器,从而实现跨屏操控,以及跨屏的数据访问。很显然,联想预谋这一全屏战略不是一天两天了。而硬件技术上,越智能越IT,联想俨然站在了制高点上,而原有的横跨传统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各类产品,以互相兼容的姿态,让联想的硬件优势实现互补。
人和 应用软件商店的畅想
单纯技术上的领先并非不可逾越的,联想把准备工作全部做在了前面,不同于市面上的所谓智能电视,先有概念,然后才逐步有内容,联想在去年3月即联手上海百视通合资成立“视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专门为联想智能电视用户提供定制的高达20万小时海量高清正版在线视频资源。
但这不过是保证了早前互联网电视的实至名归,联想在内容上的进一步创新则是发挥“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精神,将移动互联网的应用软件商店成功的带入到了智能电视之中,依托支持电视系统的安卓4.0和联想从乐pad开始即以独立制造的乐商店,以及被联想培育多时的乐商店开发者社区这一潜力股,通过开启电视用户这一蓝海,完全可以直接刺激开发者们蜂拥而至,加上联想之前在各种IT产品之中已经完善成熟的强力应用体系,在电视上玩游戏、发微博、做设计、做一切IT产品上爱做的事,也就成为了可能……
电视、Pad、PC、便携式笔记本以及各类联想系IT产品正在形成一个网,一个在横跨所有屏之上,互通互联毫无障碍、软硬件互相兼容和制式化状态下的全屏时代,在这个网中,每一个节点都有其作用,每一个都是“分机”,融合起来就是全屏制霸。

文/张书乐
想起封神演义,失了心的比干一言不发,骑马飞奔跑了好几里路,忽然听见一妇人大叫卖无心菜,比干勒马即问:“人若是无心如何?”妇人回答:“人若无心即死!”比干登时大叫一声血如泉涌,一命呜呼。
而时下热门的云计算,好多企业恰恰没有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芯”。AMD大中华区总裁邓元鋆日前就撰文指出实现云价值需要有一颗强有力的“芯”。很多城市建立了大型的云计算基地,不是有土地就有云计算,不是有机房就有云计算,也不是有服务器就有云计算,其实我们今天应该这样理解,有数据才有应用,有应用才会有云计算,所以芯片在云计算产业占据了最重要的位置。


邓元鋆认为,目前IT产业发展正呈现出三个非常重要的趋势。第一是消费导向,第二个趋势是云计算,第三个趋势是融合。其中,云计算被业界看作最为关键的技术。在此背景下,云计算吸引了各方前所未有的重视和投入。在中国,云计算已被列为国家“十二五”期间大力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权威机构预测,“十二五”期间中国云计算产业规模可达7500亿至1万亿元。所以云所扮演的角色,是让很多数据在云端,让所需要的数据资讯随时随地都可以接触。价值云的实现就是为消费者提供无时无刻的服务。

而很显然,居于这个价值云核心的,就是AMD所提供的“芯”服务,而在实现这种价值云的战略目标之时,AMD自己的追求也发生了根本的改变,不再单方面的追求更快的主频和更多的核,而是将着眼点放在这些主频和核如何才能更大的在应用上发挥作用。
而这也成就了由AMD主导的价值云链条的性价比,而AMD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AMD用自己强有力的芯片,形成价值云链条上游的推动力,进而促成整个产业链的合作。
“用芯实现云价值”,意味着从客户的实际需求出发,以创新的产品和技术,为客户提供“定制化”的云,意味着与合作伙伴协同创新,构筑云计算的“价值生态系统”,为客户“量身打造”云应用,最终实现全产业链的“云价值”。AMD这种“云价值”理念,已经赢得了业界的广泛认可。包括比较出名的微软云中心,100%用AMD APU的处理器的,又比如FaceBook最近公布他们的设计里面,AMD扮演重要角色,而另一个数据更能说明AMD的价值云的能量——全球服务于云计算的AMD处理器已经接近两百万颗。这让AMD成为了云计算中不可或缺的构成,也让AMD在云价值的实现中,有了先天的优势,而价值云的构架,已经基本形成。
而作为价值云构架的基本着力点,中国市场成为了关键,邓元鋆指出,中国是AMD最重要的市场。之所以这么说,就在于中国市场上对云计算的需求是最为强烈的,庞大的用户群体已经被挖掘,而传统的IT构架已经不能满足数以亿计的用户的需求,无论是企业化的还是公众化的,都必须要有一个高效率的云服务来实现功能替换,而这个云计算的市场也就变得无比巨大,说简单点,就是AMD服务于价值云的芯片,在中国有巨大的潜在市场空间,而一旦在中国占主角,未来全球一半以上的云计算市场也就尽在AMD的掌握之中,其前途之远大,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2012-05-03

缺位的法律制约让APP开发行业的侵权行为有恃无恐

文 张书乐

原载于《法人》杂志2012年第5期

长沙的赵子琪最近有点烦,因为朋友向她介绍苹果应用软件商店里有几款好玩的游戏APP,可当她去下载时却惊讶的发现,名字相近的应用都好多款,光是捕鱼或切水果游戏,就有三四十个候选项,每个的评分都很高,应用后面的跟帖评论也都是一面倒的叫好,这让赵子琪无从选择了,这么多面目相似的李鬼、李逵,一旦选错了,就是几十元人民币的费用……几经斟酌之后,赵子琪决定,放弃下载。

“APP开发已经面临它最危险的时刻!”——一些业内人士看到这样的情势已经在智能手机用户中蔓延后,发出了这样的警示。

只能活24小时的APP

笔者随机抽样调查了40多个智能手机用户,发现发生在赵子琪身上的事情早已不算新闻,更成为时下不少智能手机用户的烦心事。无论是安卓还是苹果系统,以前APP少的时候盼着应用丰富,现在APP多如牛毛了,却发现无从选择了。

导致这一切的原因是同业竞争者之间的抄袭行为,“移动互联网的复制、抄袭文化甚至超过了互联网,一个新版本的产品刚上线,24小时之内必定会有同行将创新复制过去,为了让自己的产品保持新鲜度,我们已经养成了这样的开发习惯:每一次产品更新都将创新性的内容分成两个版本,第一个版本发布并被人抄袭后,马上将第二个版本放出去,这也是无奈之举。”业内人士姚鸿无奈的说。

基本上,这一循环已经走向了恶性,最初APP平台火爆之时,《愤怒的小鸟》成为其进入中国后第一个大热产品,结果很快大量同质化的游戏便成功在APP上面世。

最典型的山寨事例是《水果忍者》,澳大利亚游戏开发商Halfbrick 基于IOS平台开发的这款手机游戏,在IOS App Sotre一直雄踞下载量前三位,并成功将《水果忍者》移植到了Android和Windows Phone等智能手机平台以及Xbox 360 Kinect家庭游戏机平台之上。

可在获得一系列成功后,《水果忍者》却在进入中国时遭遇了拦路虎,该公司在中国区市场上的各种智能手机中都发现了盗版的《水果忍者》游戏。这些游戏并未获得官方的授权,属于严重的知识产权侵权行为。同时,由于此类游戏在质量上参差不齐,也不能提供官方适配的升级与服务,严重破坏了《水果忍者》在玩家中的游戏体验感,损坏了《水果忍者》的品牌形象。

而《捕鱼达人》则是国产APP应用中较早被山寨所伤害的范例。笔者做过这样的统计,在App Store上与其“差不多”的游戏多达40余款。还有一些游戏将《捕鱼达人》从移动终端移植到了其他平台,或是增添了剧情模式,更有甚者生拉硬套切水果的操作,东拼西凑出四不像的“新品”。甚至腾讯都有份参与,由智明星通公司开发、腾讯代理运营的《新捕鱼生涯》苹果手机游戏就曾被“逮住”。

而在游戏之后,更多的应用分类也逐步沦陷,山寨以无可匹敌的速度迎面袭来,谁最热,谁就是下一个被害者。拍照应用雷同、新闻客户端雷同,整个APP商店里,看似玲琅满目,却让人无法挑选。

APP是无主之地?

有媒体援引一位IT时评人的看法称,“中国的APP开发者之间都在跟风,从创意到玩法到画面全部用拿来主义的方式,这是对创新者的知识产权赤裸裸的侵犯。这一切都和互联网的山寨风如出一辙,都是承袭了中国互联网的劣根性,而这也让本来是朝阳的APP应用提前看到了日落。”

可问题出在哪呢?仅仅是中国互联网的劣根性所致吗?答案远非这么简单,各种APP应用商店的制约机制薄弱,才是诱发抄袭成风的关键所在。

以苹果应用软件商店为例,触控科技联合创始人陈芝昊就指称:“据我了解,苹果在中国区的应用商店目前只有不足10个编辑,而他们要负责审查中国区每周新上架的数千款应用,其中出现漏洞在所难免。”

更为关键的是苹果本身在版权保护上就有“漏洞”,在苹果官方网站上,《条款与条件》一栏里对第三方材料和知识产权问题做了详细的规定,“您同意,有关商店包含itunes和出版商拥有的专有信息和材料,受适用的知识产权法律和其他法律的保护。”这其实就是说,APP开发商在提供产品的同时,应该保证其开发的产品不侵害第三方的知识产权。苹果在此已经履行了告知的义务了。

而这种告知的杀伤力有多少,已经被APP上泛滥的山寨行为所证明了。不光是国内中小APP开放商毫无顾忌,就连享有品牌美誉的知名互联网企业对这种告知也视若罔闻。

4月12日,网易公司就发表公开声明,强烈谴责腾讯公司的抄袭行为。网易表示,其重要的移动互联网产品网易新闻客户端,遭到腾讯新闻iPhone客户端2.0版本的公然侵权。腾讯产品在产品整体布局、跟帖页面、图片浏览页面的设计上直接抄袭了网易新闻客户端的相关功能和设计。

即使在知识产权保护严密的美国,问题也是同样严重。一家名为NimbleBit的创业公司出品了一款名为《小小塔》的游戏,玩家需要不断加盖一栋建筑,并通过好工作和大量的娱乐设施取悦里面的小居民。这已经成为App Store的年度游戏。但作为行业巨头,Zynga却推出了一款名为《梦想高度》的游戏,玩家同样需要不断加盖一个塔楼,且同样要通过好工作和大量的娱乐设施取悦里面的小居民。

APP应用的危机已经蔓延到了全球。

乱世或用重典

APP软件商店的终端,也就是苹果、谷歌等企业,之所以对山寨和抄袭不予以制止,就在于无论制止与否,其利益都不会受影响,起码是短期内不会有影响,毕竟无论下载哪一版本的同质化应用,软件商店的运营者都能够收到费用。

吸引更多的开发者来让应用商店一片繁荣,并且保证能够和竞争对手相抗衡,这一切的考虑都迫使应用商店的运营者对泛滥的抄袭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加助长了这股邪气。

而缺位的法律制约则让这种行为更加有恃无恐,在全球范围内,一直都缺少一个简单的方法来保护APP应用的知识产权,公开发表的文章或图片可以受到版权保护,但游戏领域却缺乏这种机制。法律界人士指出,尽管APP应用开发商可以寻求软件设计的专利保护,但他们通常不会这么做,因为获取专利既消耗时间又花费不菲。而一旦进行诉讼则旷日持久,等待诉讼结果出来之时,这款应用的生命周期也早已结束。

但这种行为最终不仅仅将伤害到APP开发者,更会因为无利可图而让应用商店从繁荣走向凋零。

“乱世须用重典,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单纯的自我维权之上,而是应用软件商店的运营者应该如打击恶意刷排名一样,对恶意抄袭的APP应用给予沉重打击。”龙搏微电子商务公司总裁杨子文说:“通过几个案例让抄袭者害怕和却步了,才可能遏制这股风潮,否则不久的将来,应用商店的运营者和APP开发者都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个新兴产业也将成为荒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