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6-03

  文/张书乐

  6月2日,盛大网络公布了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本季度净营业收入达到13.18亿元人民币(1.93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9%。其他业务收入为1.96亿元人民币(0.29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38%。从表面上看,这不过是形势一片大好的简单财报,但从财报中,不难发现,盛大网络从一片喧闹的“菜市场”向整齐有序的“超市”华丽变身初见成效。

  制片人模式改写游戏运营历史

  长期以来盛大网络给我们的感觉是什么?一个游戏公司。诚然,从Q1财报上看,盛大游戏营业收入为11.43亿元人民币(1.68亿美元),占总收入的87%,是盛大网络当之无愧的主要财源。目前盛大已有40款游戏,其中30款游戏已经正式接入启动。光是前不久ALLSTAR盛典上一口气推出8款游戏的魄力,在中国游戏产业里,都是破天荒头一遭。但在过去,盛大运营着数量庞大、质量参差不齐的网游产品,每个游戏运营单元都各自为战,结果搞得盛大的游戏更像在菜市场中叫卖一样,而且还带有大锅饭的味道,一些好游戏甚至因为水平一般的游戏拖累,反而没有产生预期的市场效果,尽管若干年来,游戏这一块的业绩一直在增长,但多少这种问题也让盛大破费思量。不过这个问题盛大已经破解,前不久得到消息称盛大将对所有游戏实施类似电影制片人制度,其实颇为类似联产承包责任制,这将极大的促进各个游戏的运营小组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但这并非盛大的全部。

  篮子战略 多元布局环环相扣

  但盛大绝不仅仅是一个游戏公司,特别是陈天桥其实早已明白,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之中。他早在若干年前就已经开始布局多元化发展,其立足点是互联网娱乐,做音乐的华友世纪、做影视但背后有娱乐大鳄湖南卫视背景的盛视影业、可以为音乐和影视提供网络发行渠道的视频网站酷六等等,如早前,盛大音乐第一档自制的视频类节目《谁敢唱巨星》就已经在酷6网上进行首播。而盛大文学、盛大游戏之流,又可为前者提供各种素材和平台人气优势,同时又可借助后者,巧妙的进行混合式宣传,据我所知,近期经典的《传奇》就即将投拍电影,这些其实都有环环相扣之暗线。同时,盛大在音乐和影视上也不是和同行亦步亦趋,在版权上盛大投入3个亿来突围在线视频的版权问题,一个不宣称自己是Helu模式的中国在线视频“葫芦”将极有可能实现国内视频网站盈利零的突破。

  而更为关键的是,通过多点布局,盛大有效地实现了超市化的发展模式,过去我们总说游戏联合运营可以借助盛大的平台优势,其实那只是狭义上的平台,盛大要做的就是大平台,即通过网络游戏固化下来,且恰恰是网络文学、网络视频、网络音乐乃至其他互联网潮流最合适的目标人群,而盛大就是要将这个平台上所有的人,都引入到盛大开办的互动娱乐超市之中,在琳琅满目的货架上,让他们各取所需,从容选择,当然也要“用我百点热耀出千分光”。 非游戏收入无论是从比例还是实际盈利上,都在持续增长,其实恰恰说明了布局的成功性。

  正如陈天桥所言,盛大已经开始了从一家以网络游戏业务为主的公司,转型为一家多元内容业务共同发展的平台型企业的转身。这个转身其实应该视作互联网企业的必然选择,就如当当网不再局限于图书销售而走向百货,百度多点布局玩起了网络视频的中国“葫芦”一样。把赌注押在一个宝上,要么大赢要么大亏,这是赌徒心理,而不是商人应有的选择。

2010-06-01

文/张书乐

    今天,徒弟告诉我,她所在的寰宇之星近期举办了一场《轩辕剑外传云之遥》 “主题COSPLAY 大赛”,自然比赛的奖励比较诱人,优胜玩家可得到2000元的“CJ旅费资助”。但刚和我一说,我就给她泼了一盆冷水,到底有多少人真正懂得COS,又会有几个人来报名呢?现在的COS都已经变味了,变成了美女主题暴露秀,她们玩的不是COS,而是一脱成名。

    最典型的代表莫如近期一片成名的兽兽。联手蓝港之后,兽兽玩了把COS女儿国王的票,尽管她这次没脱,但之前的小电影已经让她的任何演出都不需要再脱了。而更多的名人或网络红人的所谓COS,其实也不过就是一场性感的古装秀,靠的不是有表演特色的COS来征服玩家,而是简单而单薄的一件小衣,一副童颜,一对爆乳,露胳膊露腿,能露的尽可能都露出来给人观赏。结果到了最后,所谓的游戏COS,不过是一场噱头,真正的实际,不是COS的是否完美,而是脱得是否彻底。

    转战中国靠围脖而激发中国网民萌动的AV女优苍井空不也号称要代言中国网游,届时估计就是和武藤兰的不知火舞COS一样,极尽暴露之能事。还有那个恬不知耻的凤姐,扬言想要代言魔兽,如果她COS牛头怪,倒是还有几分看头,可惜那一样纯属炒作而已。

    反倒是这些年真正的COS团队变得越来越悄无声息了,当COS成为了名人用以招揽玩家粉丝的一个道具之后,真正集合了表演、服装和才艺秀特色的正统COS被视作无用的鸡肋和装饰品。加上网游本身的喧嚣和国内游戏没有真正有象征意义的游戏形象,其COS的主题也大多围绕着日本动漫或欧美游戏人物进行。中国的高校和城市之中不是没有COS团队,但如果说COS中国自己的游戏动漫人物形象之活动,则中国COS领域其实是沙漠一片。

    比如这个《轩辕剑外传云之遥》,《轩辕剑》在单机时代响当当威名远播,其人物形象也一度和仙剑赵灵儿等一样成为玩家热衷的COS对象,然而随着网游的猛进,游戏不再靠美工取胜,不再靠内容和游戏娱乐下占有玩家,而是靠炒作靠营销靠买卖道具来赚钱之时,原本良好的势头被遏制了。我们还能指望什么来真正让COS告别炒作和脱衣舞,回归本体呢?寰宇之星用物质奖励来吸引外部COS社团,我觉得,真正的还是要靠兴趣,靠能够让玩家觉得这个游戏人物形象值得COS,绝对经典。《云之遥》有这个资本吗?看来要靠活动的实际情况来证明了。

文/张书乐(原载于《IT时代周刊》)
  
    自中华网2001年遭遇首次集体诉讼后,10年来先后有网易、中国人寿、UT斯达康、中航油、新浪、分众、巨人等20多家在美上市公司遭遇集体诉讼的“狙击”。不仅诉讼“中奖”的几率也是逐年递增,而且“中奖”的原因都近乎一致,就是虚报和隐瞒信息。当然,在背后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掀起集体诉讼的,并非典型意义上的股东联合体,而是以股东之名,以集体诉讼为生,来赚取暴利的律师事务所。
  
    苍蝇补丁无缝的蛋,撇开这些被誉为股市秃鹫的集体诉讼职业律师的职业道德不谈。其实海外上市企业频频中奖还是和中国企业的劣根性息息相关。浮夸、虚报乃至对账务状况的严重不透明和随意性处理,在国内上市公司中甚为普遍,而且一直被宽容,被忽视,甚至于在中国股市上,股民对于财报往往有视而不见的习惯。而这种毛病被习惯成自然的带入到了美国股市的上市过程之中,也因此留下了种种漏洞任人攻击。遭遇集体诉讼的中国企业,实乃自作孽不可活罢了,丝毫不该得到同情。
  
    这是一种被规则的过程,经济全球化过程中,中国企业只能去融入到全球经济规则之中才能生存的更好,然而国内企业就是不愿意按规矩办事,这不是源自夜郎自大,因为中国企业知道自己还不够强大,而是非不为,实不能也。因为企业文化一直按照一种近期被提倡较多的“没有任何借口”式的中央集权式管理体系来构建,人情化的架构之中,一言堂之下,一切以企业首脑的意志为转移,缺乏相应的监管机制,以至于在各个方面都透出一股子粗放式的气息,尽管目前已经在信息化管理和现代企业制度建设上有了较大的转变,但根子没改。这在国内还能被宽容,但到了国外,这种准封建式的企业结构所引发的,就不仅仅是在海外上市会有虚报和瞒报信息的问题,更会在产品销售和企业海外运营上,直接和国外的经济规则相抵触,一直于水土不服。
  
    甚至于被股市秃鹫盯上,连续遭遇集体诉讼,业界不应该怨天尤人,反倒该鼓掌喝彩。无他,敲响警钟而已。自己既然不愿意主动去服从规则,那么就应该欢迎被人强迫规则,因为这个“被规则”的过程是一剂猛药,虽然初尝味苦,但且清火除病。虽无药到病除之功,但却有正本清源之效。
  
    不过可惜的是,药也开了,吃也吃了,痛也通了,在海外上市的中国企业依然还是屡教不改,频频犯病,犯同样的毛病,而且犯病的越来越多,渐成流行趋势。为何?还是没吃够苦头,还是皮外伤。这多少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嫌疑了。而这已经损害的不是自家企业的微末利益,而是影响到了中国企业的整体形象,一个缺乏诚信的中国企业集体形象此刻正在西方世界屹立,其结果将更加具有破坏力,对于中国企业走出去,拓展海外市场的战略设想,将可能具有毁灭性的破坏力。
  
    不妨大胆想象一下,股市秃鹫更多一点,杀伤力更猛一点,未尝不失为一个途径,打到这些海外上市的企业怕了,从被规则到自觉自愿了,而且警示了后来者和国内千千万万个有同样病根的企业,或许才会改变!如果唯有此法解决,那就让股市秃鹫来的更猛烈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