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9-03

  据广州日报报道,近日,被称为网商六君子的六名网商代表,四次上书北京市工商、北京市人大、北京市政府,要求对北京工商局8月1日推出的“网店新规”做听证,但都被以政府部门推卸责任、推给其他部门。事情缘起于今年7月9日,北京市工商局特殊交易监督管理处的有关负责人忽然表示,购物平台网站上的“北京卖家”都将服从于网店新规,8月1日新规实施后,电子商务经营者必须在网上公开企业注册的真实信息,并明确表示,淘宝、易趣等平台的北京卖家也在管理中。


    网店也要办执照,尽管看起来貌似合情合理,但却总让人感觉不是个滋味。那办完执照的下一步该干什么?只怕就要完税了吧。根据有关规定,在办完营业执照后,还应当在30天之内去办税务登记,超过时限会被罚款。可大多数人在网上开店子似乎都还仅仅局限在好玩和赚点小菜钱的份上,这时候开始普遍征税,估计结果就是大批量的网店盖板关门,而自从8月1日规定开始实施后,也确实有一些北京的网店暂时关门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种做法最终将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而其可能的结果将是全国范围内网店大范围的关门。而无论是那种后续,其结果对于我们刚刚呈现萌芽状态还亟待阳光雨露的C2C电子商务行业来说,都是毁灭性的。



    当然,我不是说C2C不需要政府的规范性管理,恰恰相反,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出现的合理的规范是必然对C2C这一朝阳产业有着极大的催进作用的。但问题是,怎么样才是合适的?起码我觉得目前这个时机并不合适,然而有点类似杀鸡取卵。目前我们的C2C从数值上看,全国2.53亿网民中,仅仅有20%的网民从事过网上购物的行为,其中网店数量不超过200万。与发达国家相比较,中国的网络零售比例是0.63%,美国的是3.72%,韩国的高达7.65%。而从实质上分析,我国的C2C大多数是一些兼职的、试试看的、小打小闹的卖家,从身份上看,他们其实首先是消费者,他们以消费者的身份来从事这份工作,尽管他们数量很少,单个的营业额对于那些冒尖的网商来说,几乎可以视而不见,但他们却是实实在在网店这个行业的长尾,也恰恰是因为有了他们,网店这个行业才真正的得以兴旺,甚至于他们作为商家出现时,也同样作为消费者来刺激网店的消费增长。而对于这部分人,网店新规无异于一道阻止他们在这个行当继续前行的大铁镣。



    毕竟,无论从哪方面看,国内的C2C完全是个刚会走路的婴儿,这时候要还是婴儿C2C就来适应网络新规,去办营业执照和缴税,哪怕就是再简化程序,办营业执照的钱、固定纳税额总不能减免吧!还有那些办证所需要的手续、证明的开具总不能省吧!而对于大多数微利的网店经营者,网店也就再不是什么小打小闹了,也在不是无本创业的天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要还在学步的婴儿他端起书本去念书,这和拔苗助长有什么区别,而结果就是哪怕是天才也要伤仲永了,而我们刚刚蓬勃的网店,也就从早上八九点的太阳变成半晚的夕阳了。可现如今,有切肤之痛的网商们希望能够通过听证会的形式讨个说法,起码死也要死个明白的时候,却没人愿意给他们机会,如果真的如此,网络零售这个行业只怕真的要死不瞑目了!

2008-08-27

 

     今天,IT时代周刊的一位记者突然问起我对九城股价暴跌的看法,其实对于九城这次出现的暴跌,我本来看法就不很多,只是觉得这是必然的也是暂时性的失利,同时也是网游产业的一大通病。

    和其他不少游戏厂商一样,九城的成功是源于其代理了一款高品质的游戏,可以说魔兽世界成就了九城今日的辉煌,没有魔兽的九城,本来不过是游戏厂商中的二、三流角色,但拥有了魔兽的九城,尽管成为了业界的翘楚,但也深深的被魔兽和其背后的暴雪所制约。可以这么说,其实很多靠代理国外游戏的国内游戏厂商,一样面对着这样的尴尬境地,而且也多次出现了类似九城这样的经历,类似九城近日的失利,既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改变!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其实中国网游人不是不知道这个问题,而且也在尝试改变,九城尝试了,尝试引入《奇迹世界》等重量级的网游,但失败了,似乎没有办法取代魔兽的地位。但这不能代表九城就必然被魔兽世界牵制,目前九城股价的下跌就仅仅因为暴雪在中国的合作方式的转变,星际2的合作交给了网易,这让投资者对九城这一单一依靠魔兽创造价值的企业能否继续辉煌产生了怀疑但我认为九城目前只是暂时性的下跌,就好比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九城靠魔兽成功不假,但九城依靠魔兽积累了大量的原始积累,无论是资金还是经验

    这些都让九城有足够的资本去开拓新的天地,而且通过运营魔兽他们也有了足够的经验,去应对更多的问题就如同盛大一样,靠传奇起家,再无比传奇更好的产品,可人家一样还是没有倒下,这就是原始积累的效果而所谓暂时性,就在于他们随时可能找到新的增长点,不仅仅依靠魔兽而形成的增长点,所以我说,目前九城的问题是所有代理国外游戏的中国运营商的通病是行业性的问题,但他们有可能突破也就是找到新的增长点


寻找新的合作伙伴还是自己自主研发这是个问题


    我们不能说代理好还是自主研发好,这都是有自己的好处的,也同样有弊端但是单一靠一个产品包打天下,就势必被这个产品所制约,九城就是陷在这个里面但随着我们自主研发,乃至国外新产品的出现,九城随时可能找到和魔兽一样的新增长点,无论是代理还是自己研发那么结果就是暴雪的意见将不能成为左右九城生命的致命点

    大约十年前,我们的耳边就不断响起电子商务这个名词,也时不时的听人提起未来将是网络广告营销的时代。而当十年过去了,我们似乎还没有找到电子商务网站的营销捷径。从最初的按流量计费,到后来的按点击计费,到底我们的广告投放在网络上,给我们带来了多大的效益,到底这效益比起广告费投入来说,是否所得超过付出,我们并不清楚。似乎一直以来就是网络广告营销世界里的一个瓶颈,难以突破。


    其实,传统企业要实现电子商务营销,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电子商务网站建设和网络卖场规划;这之后,才谈得上品牌推广和网络广告,以及客户管理和销售组织。而要实现这几点,关键点就在于选择何种方式来推广自己。


    在笔者看来,近期的电子商务营销中,网上卖衬衫的vancl的成功颇为引人瞩目。Vancl在广告投放上抓住两个层面,一是以全国最大的三大主流门户的旗帜广告实现面的覆盖,以工薪阶层人群最集中、使用频次最频繁的主流社区、论坛以及即时通信工具实现重点目标人群的深度渗透,当然不可缺少的就是借助了搜索引擎的关键字广告以及内容广告对“长尾”上的零散潜在客户进行广撒网的捕捞,通过这些恰当的投放策略和方法,单就站点流量这个指标上看,VANCL获得了高出PPG6~9倍的客流量。而另一项更为有效的网络营销策略就是大规模的网络联盟营销。充分发挥互联网价值链上分散的营销力量,是销售规模迅速倍增的最佳办法。高额的销售佣金使得众多的个人站长成为了VANCL的兼职推销员。当成千上万的人帮你去推销产品的时候,你的成功就显而易见了。


    我们可以看到,PPG最近也开始摸索和尝试网络联盟的销售方式,不过从CPS销售佣金的提成比例上看,VANCL的16%和PPG的10%已经有足够理由让更多的网站主选择VANCL,更何况,在互联网里,VANCL的销量几乎是PPG的9倍。还有其他的几项因素,例如物流配送、站点设计等基础建设,VANCL也是在有经验的B2C运营团队领导下少走了许多弯路。据说,协助VANCL进行网络营销的即是靠网络广告代理起家的龙拓互动,这与PPG那样专注于平面广告的营销策略比起来,高下立判。


    我们可以预见,在未来,将会有更多的网络广告公司为其客户量体裁衣,制定更多更有效的网络广告投放模式,也会有更多的电子商务公司通过网络营销来后来居上,如龙拓互动CEO苏义曾提过:“电子商务营销的三道坎”,一是平台,建立以顾客为中心的电子商务和网络卖场规划是开展电子商务的前提和保障。二是推广广告,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推广体系是电子商务营销的巨大推动力和促进力。三是销售管理,建立一个有效的,可持续发展的销售管理,对老顾客、发散性顾客的营销,是最终实现电子商务成功的保障和基础。看来解决好这三道坎儿电子商务企业会在网络营销方面取得不错的业绩。


    自然,一定也还会有像PPG那样的故步自封者,会因对网络营销的漠视,而一再的与成功失之交臂。一切只有看企业自己的选择了。

2008-08-25

走出世界工厂的阴影,其实是中国产业之路的必然选择。


 


似乎从中学时代开始,就不断的从老师那或课本上了解到“世界工厂”这样一个名词。那时我们就知道了一点,什么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什么是中国产业现在最有利的竞争武器—人,无比巨大的人口红利。


 


而现在人口红利已经开始消退了,或者应该说,低层次的人口红利已经消失。目前,在沿海地区,民工荒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了,问题是中国目前的就业形势依然严峻。有无比巨大人口基数的中国,目前人力资源的优势又在何处呢?通过多年的教育实践和改善,中国人口的教育层次已经由过去大量劳动力只能从事简单劳动,变为已经拥有相当知识层次,可以进行复杂劳动的高层次人口红利。而目前中国的不少企业还沉醉在来料加工,做国外企业分包商的旧有局限中,这种旧格局所需要的仅仅是从事简单劳动的民工,而不是有一定技术水平的劳动力。这就不可避免地造成了民工荒和时下的大学生就业难。


 


其实,此刻是该走出“世界工厂”阴影的时候了。过去的日本和香港都是如此。最初都是人口红利的获益者,但当企业成长,技术进步,劳动力知识结构、教育水平得到进一步提高时,他们也就开始实现了从劳动密集型向集约型转变的过渡。最典型的变化就是将自己的产品外包到新的人口红利地区,自己的劳动力则成了管理者,享受更大的物质利益。


 


走出世界工厂的阴影,其实是中国产业之路的必然选择,只是现在很多企业惧怕因为这种改变而必须面对的风险。但事实是,如果不改变,这样的企业势必被淘汰,正所谓世界大潮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原载于《中国计算机用户》作者张书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