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5-14

  文/张书乐

  “三国战将勇,首推赵子龙,长坂/坡前/逞英雄”最近看民国时代的笔记文章,总会看到这句话。不由得联想到国内游戏圈的咄咄怪事,我们自己的三国,在游戏世界里做得最多的是中国游戏厂商,无数的三国游戏让人应接不暇,而做得最好的却不是中国游戏厂商,反而是日本,但凡数起三国游戏排排座次,排在前面的无外乎无双三国、三国志之流,独独还有个三国群英给中国游戏撑下门面。

  为何会有如此的结局?自己的文化却成了人家的门面?对此业界讨论一直很多,而愚以为,我们的游戏开发商总是在惯性思维中打转转,人家开发了无双系统好玩,就跟着山寨一把,人家三国志三国制霸的策略玩法卖座,立刻国内又跟着开发一批同质网游,同时,挂着三国名头的MMORPG简直就是满天飞,臭了大街,也把三国这个名字给搞臭了。

  《三国争霸》或许给出了一个全新的视野,就是在一个题材下,尽可能师出奇兵,用全新的游戏模式来开拓一个新领域,这款即时战略游戏。游戏以群雄逐鹿的三国为背景,拥有数十个各具特色的三国武将、丰富的英雄技能、种类繁多的道具以及赛后的积分排名等游戏设置。

  我个人比较感冒的是其武将系统的平衡性,充分体现出了三国武将的特性和战斗力,如蜀国五虎上将,各个有不同的属性,在技能上也各有伯仲,这样一个操作单个英雄进行战斗的游戏,不同的英雄在团队中有不同的作用,只有熟悉了这些英雄的特点和定位,才能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无论是标新立异的战术、匪夷所思的走位,还是队友间的完美配合,都是对战的艺术。其给了三国题材一个全新的视角,即创新游戏模式,体现另类文化内涵。

  其实不独是三国题材,在我们国产游戏一直的研发之中,往往都在单一的圈子里打转,MMORPG领域,红火了十年,为何如今开始有日薄西山之感,就在于过于泛滥,除了MMORPG以外,很长一段时间内,就没有什么其他游戏可玩,结果很快就让玩家审美疲劳,而游戏厂商则因同质化竞争,而让大多数中小厂商成为了内耗的牺牲品。我们中国是游戏大国,也是山寨大国,大多数游戏模式和类型,都和中国游戏厂商无关,一贯的拿来主义,让游戏的创造性丧失。尽管三国争霸不过是简单的改变,颇为类似魔兽争霸,但问题是,其巧妙结合中国人对三国文化的热爱,从而在文化接近性上打破僵局,远比那些标榜民族文化的游戏更有意义。

  网游产业要玩出精彩玩出特色,就需要有全新的开发视野,网游十年过去了,该有变化了,时不我待。

文/张书乐

    “凡客太洋气了!王珞丹跟韩寒的代言照放到首页”,当在微博上看到这样一则话题之时,我甚至没有感到惊讶,表面上看,一个是女艺人,一个是男文人,凡客诚品很牛气的来了个左拥右抱,这看似对于凡客诚品这样一个主打电子商务服装品牌营销的公司来说,很不寻常,但却实实在在是题中应有之意。电子商务服装品牌营销决不仅仅是线上行为,通过玩文人和戏美女,将时尚话题元素植入品牌之中,将线下营销有机的和线上推广结合起来,“回归”传统,其实对于凡客诚品此刻来说,已经是一个极为关键的瓶颈突破口了。
 
    凡客诚品仅仅是一个互联网上的直销品牌吗?如果在去年如此去说,这很正确,也是陈年的思路,他要的就是这种直销意义上的长尾蓝海。可以说,在现阶段,凡客诚品在网络营销上做得很成功,但已经到达了一个极限,一个对于电子商务来说,不可避免的瓶颈区域。从受众角度分析,互联网用户已经对凡客诚品耳熟能详,这源于凡客几乎无所不在的品牌推广轰炸,而同时这也形成了一个认识上的惯性思维,即网上销售的就有价位优势,是国民化的,这一点和日本的优衣库非常接近。但一旦便宜平民化,就会被惯性思维的贴上一个不时尚很大众的标签。如果说凡客诚品在其发展的初始阶段需要借助直销下剥离了中间环节后所赢得的价位优势而占领市场的话,那么如今这种市场策略的弊端已经开始显现。
 
    凡客现在要做的很简单,让自己成为一个人人值得拥有也能够拥有的有品味的时尚品牌。但这是一个二律背反式的结合点。为此凡客一方面和西班牙、瑞士、斯洛文尼亚、英国、法国、加拿大、德国、日本、韩国等多个国家的一线设计师合作,该企业正在依托互联网品牌力量整合全世界的一流设计师资源,从而保证自己品牌在时尚前沿不落伍。另一方面则是广泛拓展产品线,从衬衣裤子,到现在女装卫衣,凡客把自己的视野拓展到了服装产业的各个层面,而要打造具有价位优势的时尚品牌,则需要在营销上突破,就如同其在互联网营销上的全方位覆盖一样,凡客要让自己的这些改变家喻户晓,让文人中的时尚人士韩寒和艺人中的青春“海女郎”王珞丹成为凡客招牌上的金童玉女,其实本来就无可非议了,唯有此,才能让凡客最快速最直接的和品位二字连在一起,至于和电影院线合作、推广校花、超级模特(中外)的时尚大片,其实可以视为是一系列的组合拳。
 
    而更要注意的是,这其实是凡客诚品从网上走到网下的一个关键性转折,仅仅依托互联网可以打开销路成就今日的凡客,但要进一步发展就要将现实世界的资源发挥的淋漓尽致,凡客目前不会目标实体店,但却目标实体广告,其联手韩寒和王珞丹,以及一系列地面推广,其实就是开拓新的蓝海,给网民加深映像,给不上网的都市人群灌输凡客诚品的品牌概念,从而打开一个新的蓝海,非网民之蓝海。

2010-05-13

  文/张书乐

  2010年4月26日,一网友在天涯发帖称自己要代表中国3亿多网民向百度进行1元索赔。在帖子里,楼主贴出了大量上海团购网使用相同马甲在百度进行自问自答,干扰用户在使用百度进行搜索引擎行为的信息判断。他说由于从百度知道了解到的信息,让他误以为上海团购网确实如网页承诺那样,价格最低,买贵了可以10倍差价返还。但是该网友在同类人气团购网我爱我家网以更为低廉的价格买到了相同产品。他认为上海团购网涉嫌虚假宣传,而百度知道成为帮凶,一同成为被告。这就是近日网上热议的百度团购网托儿门事件。

   

  其实这种马甲式的水军,在网络营销中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在大量的网络帖子中,对某个品牌的攻击或赞美,其后的跟帖大多是水军的杰作,而最有名气的,自然是去年贾君鹏事件,其之所以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红遍网络,网络水军的力量不可小视。其实无论是这种托儿门还是网络水军的眼球式营销,其推广模式都大同小异,但破坏性却毋庸置疑。毕竟在去年,口碑类网站和口碑营销一度甚嚣尘上,但很快这种原来寄希望于网民自觉口碑推广并予以评分的机制,在托儿和水军的强大打击下,很快成了昨日黄花。上海团购网出此下策,其实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从目前被曝光上海团购网的内部炒做教程上看,托儿们已经形成了一个极为搞笑的内部运作流程,全方位而且有效,比如象上海团购网这样涉及网上购房装修类网站,都有详尽的推销流程,以一人发问,众人附和,甚至中间穿插一些对附和内容的存疑问题,来让帖子显得更加公正和客观,从而模糊消费者的辨别能力,达到润物细无声的营销效果。而其目标的一个核心网站,就是百度。一个“不知道问百度”的关键性网络标识。

   

  这些都在腐蚀着网络中信息分享和公正客观的精神,让口碑成为了商家任意操纵的一个玩物。当然诸如百度贴吧、百度问答乃至百度百科等,自然有监管不力的问题,但难辞其咎的同时,也凸显出种种无奈。毕竟托儿们不再是过去网上水军那样的小儿科,其更加正规化、隐蔽性,其炒作方式总在不断的推陈出新,让人防不胜防。百度要想全面清理,只怕不但要花上大量的人力还要有相当强的辨别机制。以百度现在的能力,估计不容易做到。

  

  但曝光总比隐藏为好,与其任人操控网络舆论,影响公正的口碑营销,让自己的产品通过不足以为外人道的卑劣手段获得利润,不如通过更为广泛的群众舆论监督一一打击下去,让托儿们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这比寄希望于一两家网站的清理整顿和自律行为,更加有效。发现一个,鉴别一个,摒弃一个,诸如上海团购网,如果不改正,不妨被网民所抛弃,这样谁还敢去找托,如此大的风险,从而也让这些托儿们不敢越雷池一步,最终清洁网络空间,才是王道。

2010-05-11

  文/张书乐

  前几日,我在微博上发了一个问题,电子竞技游戏能否实现复兴?在国内,电子竞技一直号称是第99个运动项目,但却远远没有成为国民运动,甚至于连电子竞技选手自己都没有把自己的“工作”当成是一个运动,只不过是一场娱乐秀罢了。电子竞技该何去何从?

  电子竞技其实完全可以成为国民级运动,过去我们的国民级运动是乒乓球,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运动场地,而只要是十个平米,满大街都可以摆放的乒乓球台就显得不占地方,而且符合东方人的体力和技巧性要求。而电子竞技是否有这种可能呢?答案是肯定的。技巧性是国人的优势,而电脑的普及程度已经达到了赶英超美的境界,所欠缺的就是一个机遇,一个让人不可阻挡的机遇。

  这就是网游,一个在中国上亿网民之中,有上千万拥护者的铁杆“运动”。将电子竞技完美融合在网游之中,依托日趋完善的带宽和电脑配置的高端化,完全有条件实现之,关键在于用什么样的平台来运行什么样的游戏。

  有人会说浩方平台和上面的暴雪游戏,可问题是浩方本身就涉嫌侵权。而网易战网现在还比较朦胧,尽管魔兽、星际和星际2都很经典,但毕竟权柄掌握在别人手上,万一哪天暴雪再次上演九城转移战,那就大事不妙了。

  运动之神说,要有自己的游戏产品和平台,才能将电竞主动权握在自己的手上,起凡和它的《三国争霸》是一个很有趣的存在,浩方平台的创始人李立钧蛰伏多年弄出这个平台和游戏,恰恰就是看中这个蓝海,一个在中国已经兴盛十年,但一直停留在砍砍杀杀无聊的升级之上。玩家已经审美疲劳,而竞技游戏则在此背景之下,呼之欲出。属于国人的中国电子竞技游戏,而且平衡性和游戏趣味性,乃至于依托三国背景,更加中国味十足。

  如果多几个象起凡和《三国争霸》这样的游戏,让玩家逐步形成对电子竞技网游的热爱,同时也可以逐步扭转电子竞技在国内仅仅不过是几个没有资金来源得不到社会认可的电竞俱乐部中维持的“贵族游戏”和业余玩家偶尔在网吧中无聊对战的余兴节目的尴尬境地,反而可以激发玩家热情,培养一大批职业选手后备军,在家中、在网吧、在地铁中都可以借互联网、3G网络进行锻炼,不用担心场地问题。而游戏公司则可借助游戏,兴办各种电子竞技比赛,以丰厚的奖金吸引玩家(起凡就举办过此类比赛,最高奖金25万),以强大的游戏乐趣和竞技娱乐性来吸引观众,从而打造出全民电竞的热潮,也让电竞选手不再边缘化,不再被视为玩物丧志,而是享受和常规运动项目的奥运冠军一样的明星待遇,最终刺激玩家的热情。这样长此以往,依托玩家兴趣,才是真国民运动,真正实现电子竞技的复兴。

2010-05-08

文/张书乐

    世博来了,世博展馆里也是火热非常,因为机缘巧合,我得以顺道在世博园中做了短暂的停留,和大家一样的感受就不谈了,人云亦云的事情说多了也是浪费大家的精神,不过作为一个IT和游戏博客,我倒是不得不提及一下瑞典馆,尽管在现场我没能看到,但同行的一个圈内朋友很得意洋洋的告诉我,世博之中一样有游戏,就在瑞典馆内,是一场顶尖级的电子竞技比赛。
 \
    一份现场获得的宣传资料中,有如下内容,且做回文抄公:“作为传统电竞强国,瑞典馆将会推出一系列的Dreamhack电竞主题文化交流活动。其中值得关注的是除了火爆的CS比赛之外。Dreamhack还将和他的战略合作方,一家叫起凡的中国游戏公司在现场组织进行表演性质的《三国争霸》(一款类DOTA对战游戏)竞技比赛。其实也并不意外,因为这款游戏曾是瑞典Dreamhack 2009的表演项目。”
 
    这让我突然有种在别人的地盘上升自己国旗的感觉。就好像奥运会场上中国选手夺冠之时升国旗奏国歌的时候那样。是不是我也有点太过狭隘的民族主义价值观了。不过看见起凡的《三国争霸》能够杀入世博展馆,而且是外国馆,多少让我觉得国产游戏真正雄起了。
 
    《三国争霸》我也算熟悉,一款最高同时在线30万的电竞型网游,其游戏的平衡性和趣味性并不低于暴雪的《星际争霸》,当然,和《星际争霸2》还是有一定的差距。不过平心而论,能够入电竞强国瑞典的法眼,其本身的素质就没啥好怀疑的了。
 
    《三国争霸》能有如此素质,离不开它的缔造者前浩方创始人李立钧,作为中国电子竞技的开先河者,李立钧绝对平衡和趣味第一的电子竞技网游思维在《三国争霸》中得到了比较完美的体现,《三国争霸》抛弃了大而庞杂的RTS系统,使玩家在简单的风格里体会战斗的乐趣,经济问题不再是考虑的第一因素,武将的战术和搭配决定着战争的走向。更为关键的是,它依托我们耳熟能详的三国话题,却不像国内大多数三国游戏那样,走MMORPG路线,或动不动就一骑当千,而是将武将元素发挥到极致,这颇类似《魔兽争霸》。
 
    记得李立钧曾经说过,他还是要杀回电子竞技行业,而这次世博亮相,《三国争霸》看来就是李立钧杀的第一记回马枪。而且这一枪直接扎在了世博这个举世瞩目的焦点,一枪直接扎在了瑞典这个电子竞技迷都引以为榜样的电竞强国的土地上,一个开门红,看来不仅仅是李立钧要杀回来了,更是整个电子竞技在不温不火多年之后,有了一个崛起的新希望。

2010-05-06

文/张书乐
  
  总算到了久违的佛山,从小被黄飞鸿的佛山无影腿给踢大的我们,对佛山原本就有一丝朦胧的神秘色彩。当然,真的到了佛山,感觉完全不同,一个很现代很气派的都市,完全和头脑潜意识中那个满天飞来飞去都是侠客的梦幻世界无关,当然,原本这种思维就是比较幼稚的。
  
    一个人的旅行原本就有些乏味,坐在露天咖啡馆,品味着卡布奇诺,幻想着一段格里高利派克的罗马假日,也许更加天真,不过佛山的无线网络做的真不错,打开我的小本本,信号无限畅游,其实我本不该惊讶,早些日子,我写过多篇关于无线城市的博文,其中就有谈到佛山这个以无影腿闻名的地方。
  
    最近社会热议的无线城市试点城市名单,引发了无数的猜想,很多运营商也不失时机的抢占市场先机,各运营商均拿出自己的看家技术标准,试图在网络技术标准上先争个高下。但论者煌煌,可无线城市到底该是啥样,没人知道。大家总认为,无线城市就是让人们能够在城市的任何角落可以随心所欲的上网就是成功了,最初我也是这么觉得。然而我很快发现了自己认识上的错误。无线城市绝不仅仅是生活应用上的成功,这其实和电力使用一样,如何在商业上发挥其最大作用,才是无线城市成败的衡量标准。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因此其他几个在建的无线城市,我无法作出我的结论,但佛山的无线城市绝不仅仅只是方便我这类无聊的过客在咖啡馆里做街头邂逅白日梦时,用以打发无聊的一个消遣。物联网的应用通过佛山朗讯通信的变幻魔术手,完美嵌入到无线城市之中,让佛山这个现代工厂和物流的集散地通过全方位无线覆盖和联接,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网,无线网络应用可以覆盖到每一个方面。我在佛山的朋友在咖啡馆里给我展示了一下他们的物联网能量,轻轻的鼠标一点,他们这个物流公司所有的车辆运输即时信息和货物发送情况立刻出现在了屏幕上……这不过是无线城市在物联网运用上的一个粗浅招式,三脚猫功夫罢了。
  
     之所以对佛山的无线城市感冒,是因为听到了一个业界传说,即在佛山主导无线城市建设的朗讯科技,其背后的大老板中国新电信集团(HK8167),据说目前正在秘密的开展高温超导(HTS)方面的研究,据我所知,高温超导通讯基站如果成功,可以大幅提高基站的灵敏度和抗干扰能力,改善通话质量,扩大基站覆盖范围。在超导通信应用示范基地内,仅手机的发射功率平均下降一半,对人体健康可能造成的影响也大幅下降。这其实对于无线城市能够更为高效运作,是有绝对助力的。之所以有信心,是因为中国新电信在通讯新领域有着极强的雄心。其一季度业绩预增公告显示,其与杭州易讯华东区域的资讯增值业务,和百度开展的地图标注业务以及电信SP增值业务都在良好发展,其在新通讯领域的进击本身就来势汹汹。
  
    无线城市就在眼前,我继续去享受了,希望越来越多的城市和佛山一样,用无影腿、少林金刚掌、武当太极拳打出一个无线城市的新天地来。

2010-05-05

文/张书乐

    4月26日,国内最大的网络联盟——百度联盟在四川九寨沟召开了2010年百度联盟峰会,发布了促进联盟伙伴发展的“三大举措”。在很多业界人士看来,百度这次高规格的联盟峰会,旨在谷歌自行离开之后,全面抢占其留下的市场空白。然而,愚以为,百度真正的目的并不局限于此,百度这不过是项庄舞剑意在“长尾”,它要得不是谷歌在中国那一点点不太成熟而且多有重复的地盘,它真实的目的是要在中小网站不景气的今天,以营销为名,以强大的资源优势保证其发展,从而让其变成自己的造血机,此乃长久之计。

    其实中小网站日子过得艰难早已不是什么新闻。特别是随着有关部门对中小网站的管理日趋规范,过去中小网站利用某些漏洞和间隙来透出水面缓一口气的空间越来越小。没有强势的媒体出口,中小网站要为世人所知,就只能靠搜索,没有自己的盈利项目,中小网站要获得生存的资本,就只能靠广告。然而面对日趋丰富、大而全,全且精的门户网站垄断,中小网站之路越走越窄,其生存危机早已是摆在眼前,中小网站需要一个THE ONE,而百度看似非常乐于做这个THE ONE。

    百度这个联盟新政就是他们想要征服中小网站主之心的明证。我归纳为“联媒联销扶助小站”。

    所谓联媒,就是依托自己35万优质媒体资源,将中小网站来个整体打包,从而让普通程度的中小网站的广告吸纳能力得到一次整体提高。

    所谓联销,则是重中之重,百度不会要扶不起的阿斗,它希望的是给自己锻造一个自己能战斗自己能冲锋当然最主要的是让自己省心的中小网站联盟。百度有意的培育中小站点的自我强壮,而百度在这方面可以说下了血本,一方面,是直接作用于网站,通过自己平台,来对优秀的中小网站进行评估认定,从而实行差异化服务,百度联盟伙伴可通过百度联盟获得百度先进技术如阿拉丁平台等方面支持,还可通过百度广告管家、百度统计等完全免费的优质便捷工具进行自身网站的流量监测优化、广告运营管理等,最终达到节省成本,提高收益的结果。此外,百度联盟还提供先锋论坛、《联盟志》等增值服务,为联盟伙伴提供信息交流的平台,资讯获得的途经。另一方面,百度则开启了站长职业化培训之路,针对公司经营管理进行Mini MBA培训、针对网站运营管理进行专项培训(如百度统计、百度广告管家、SEM等,其实这些都是百度的阳谋,目的就是要让中小站点在不景气的今天,能够自立自强,而不是靠帮忙。

    百度其实要得不是谷歌留下的市场,它现在做的是既定战略,就是针对中国中小站点同质化倾向严重,盈利化能力薄弱,个人兴趣爱好为主,职业化营销观念单薄而导致的集体弱势化倾向,来进行有针对性的扶持,而其目的,就是小站强,则百度强,只要小站这个无敌的长尾能够被锻造的更加强壮,百度联盟就无往而不利了。

2010-04-28

文/张书乐
 
    早前,我曾经撰写过一篇关于时下笔记本美学为王的文章,在性能差距被不断缩小、价格差距越来越不明显的当下,以轻薄本未来的主战场将会决战于外观,一些朋友对我这篇文章争议颇多,有的认为其实不独是轻薄本,在整个便携式笔记本电脑市场,外观也越来越成为购买者核心衡量的重要考量,也有人担心,未来笔记本会不会变得重外观而轻内涵,成为买椟还珠的新典范?
 
    这样的考虑不是没有道理,但却不足以被担心,愚以为,轻薄本会成为时尚白领人群除了衣着打扮外的新装饰品,而主流本也会越来越往这个趋势发展。
 
    搜索近期发布的主流笔记本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一趋势已经被笔记本厂商的设计师所接纳和认同,相对于过去笔记本傻大黑粗四四方方的主流形象来说,现在的主流笔记本与其说是办公用品,不如说是时尚白领的品位标签。
 
    以三星发布的R439笔记本电脑为例,其14寸的体型却是2.2公斤的轻量级实质,说白了,不用在为带着笔记本满世界晃悠而担心体力不支了。而外形也颇值得称道,其顶盖采用全新的IMR表面涂层工艺搭配大气的S波浪底纹,光滑耐磨手感舒适,而色泽不在黑不溜秋,而是以孔雀红为主打色系,采用精致的小钻石切割面,时尚优雅魅力十足,完全可以成为带着身上的装饰品,自然有漂亮的外观也有时尚的内景。打开顶盖,C面则是独特的双色设计,视觉疲劳问题得到了有效解决,气质也分外优雅和谐。这其实已经是越来越多笔记本开始尝试探索的新设计理念。
 
    当然轻量其身的结果并不代表会让产品的质量下降,那样就真的是买椟还珠了。还是回到这款笔记本,既然是主流,那就不可能为了外形牺牲内核,从参数上不难看出,其性能的主流程度,绝对具有压倒性的优势,酷睿i5/i3处理器的强大自不必说,而笔记本的搭配性也体现的很完美,其采用全新的ATI Radeon HD5145  512M DDR3显卡,性能比HD4570性能提升近20%,至于30万像素摄像头、HDMI等诸多人性化端口,自然在没有增加重量之时,保证了功能的全面性。
 
    其实三星这一手,并非独创,但却发挥的极好,设计理念和时尚界的同步同趋,其实可以增加笔记本电脑的品味象征意义,使之摆脱简单的工具特色,而将时尚元素和功能化元素做好结合,让时尚之中不失强悍,这是主流机型所必须贯彻始终的诉求。未来的笔记本电脑将会如何?想来和手机一样,从砖头式的大哥大,变身成为都市男女身上的灵巧配饰,用多变的形象,征服用户的心,仅此而已。

文/张书乐
 
    今天听到一个消息,剑网3盛大版极有可能采取免费的形式。这个消息的可信度较高,而目前剑网3恰处于封测状态,外界恰好处于对其未来收费模式的猜测高度集中之时,对方将此消息外泄,其实也有借机炒作一把的营销思维。
 
    然而愚以为,剑网3盛大版一旦真正采用免费的模式,将给联合运营网游开一个坏头,也给国产大制作网游开一个坏头。
 
    之所以这么说,则要话分两头。先看联合运营。在去年极度喧嚣之后,2010年是要抛开概念,看实效的时候了,而实效是什么?我们不难发现,被联运的产品,大多是已经过气或二三线的小成本作品,已经过气的产品中,金山《剑侠情缘网络版2》以及《剑侠世界》比较夺目,毕竟是老游戏,在盛大平台上,又重新开启了新生命,也因此让金山去年的财报更加好看,然而《剑网3》则不然,它算是联合运营目前的最高峰,其一举一动都会对联合运营的未来走向产生关键性影响,那么一旦免费,结果就是唯一一次可能的点卡收费项上的联合运营机会,彻底失去,若干年内,都不会有联合运营的网游去尝试点卡收费,而联合运营这个让国产网游有机会打破少数国外大作垄断,真正让国产网游以数量占据半壁江山到以质量占据半壁江山的转变可能,再次推迟。毕竟免费畅游和时间收费其核心点就在于,对自己游戏到底达到什么水平心里是否有把握的问题了。
 
    而如果选择免费,那么这个号称魔兽之后的国产第一大作,其实就和征途划上了等号,也就是等于宣告,这个目前号称十年磨一剑的大制作,依旧还是不能和国外一流网游相抗衡,而且就算达到同一水平或接近了,一旦选择免费畅游,还不容易建成的游戏平衡性,立刻就会被道具收费特有的破坏性所摧毁,游戏的乐游程度和娱乐性大打折扣,充其量不过是成为一个拥有华丽3D场景的人民币游戏,此刻连史玉柱都在靠附送脑白金或假装给玩家返利来为免费重聚人气,《剑网3》在做了如此之多的先进性游戏宣传之后,不珍惜自己的羽毛,甘于和低劣网游为伍,其结局将可能是悲惨的,并被玩家所抛弃。
 
    金山和盛大,一个是国产网游研发的高峰,一个是中国游戏平台的聚合体,如果在他们的结合点《剑网3》上,最终选择了免费,那就没啥后悔药好吃的了。如果以时间收费而死,那算站着死,如果以免费求生,也不过是跪着生。

文/张书乐

    近日,全球最大的中文百科网站互动百科举行了寂寞沙龙活动,邀请文化互联网等领域的学者专家就当前的网络热词现象进行了讨论,《南都周刊》总编陈朝华就认为,像互动百科这样的以网友共同参与编辑词条为代表的网站已经越来越具有媒体的性质,而且是以当前流行热词为代表的词媒体,或词媒。
 
     网络上每天都生产出很多词语,同时也淘汰很多词语。如果你现在还在说打酱油、俯卧撑或回家吃饭,只怕会被说成是古代人。就连年初流行的犀利哥和凤姐,此刻也已经不再时髦。这些看似无厘头的网络流行词,自然在任何词典上都找不到解释。而其流行,背后一个关键性的推波助澜者,既非论坛,也非博客,更不是网络推手和水军,而是以维基百科、互动百科以及百度百科为代表的新兴媒体——词媒体。
 
    相对于维基百科和百度百科的中规中矩,互动百科的开放性、互动性更强,对于网络文化的推动也更大。而这其实也引发了笔者的一个思考,随着词媒体的兴旺发达,国人似乎越来越享受来自网络的快餐文化,而真正的文化还有人阅读吗?互动百科之流的词媒体似乎将成为“中国文化沙漠化”的罪魁祸首。
 
    时下,这种浅尝即止的快餐式阅读确实已经成为了一种潮流。由于生活节奏的不断加快,国人对于实体书越来越没有兴趣,畅销书的衡量标准也越来越低,从百万印数降到十万,甚至已经开始向“万户侯”方向发展。而网络文学大多数偏于浮躁、粗浅,很多网络写手一年的文字产量数以百万计算,这都导致了垃圾文字、偏向低级趣味的网络现象此起彼伏。词媒体作为一种通过网络来共同书写的“百科辞典”,在很大程度上,担当了这出浮躁大戏的剧务和场记。但如果仅以此来认为词媒体就是浮躁的代名词,那就大错特错了。
 
    我自己也很喜欢搜索热词,每天都会在互动百科、百度百科、维基百科等百科站点上流连一番,在这里,不仅有众多网络热词的最新注解,而且还有丰富的文化知识。比如今天我想了解下文革时被当作地主恶霸典型进行批判的刘文彩。用搜索引擎找到的都是昔日上纲上线的内容,而打开互动百科,却逐步发现,原来真正的刘文彩是地主不假,但也是个慈善家,加诸在他身上的那些假恶丑,其实都是后人捏造的。而通过百科上的相关链接又发现他的兄弟民国时候四川军阀刘文辉,其实也是被后人打扮过的,仅他说过县政府比学校建的好,县长枪毙一语,就足以让我对他敬仰……
 
     其实诸如互动百科、维基百科这样的词媒体,就是一个工具,一个方便的工具,关键看使用者如何去理解去使用,维基百科自2001年1月15日成立至今,在全球2100万名登记用户的共同努力下,已经拥有272种书写语言,共计1440万个词条;互动百科,目前由210万网民编写了445万个词条,共计49亿字。可与此作参照的是,100名全职编辑,4000位专家参与、耗时10年之久的《大英百科全书》第15版,全书共收录词条近10万个。而词媒体其实内涵极为丰富,关键看使用者是否愿意去挖掘。
 
    你可以仅就当前的现象就肤浅的认为词媒体成为了“中国文化沙漠化”的罪魁祸首,但那样只说明你并不懂词媒体,只看表面,词媒体具有的传播有价值信息,筛选沉淀知识的作用是不容忽视的。而且词媒体其实也应该不再让人去误解,而应该摆脱工具的特征,主动去引导读者,用它的方便性,让读者走出快餐阅读,深插文化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