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一大早,特别爱励志的李四就在微信朋友圈里跳出来,为自己打Call。真的还在早安里写下了“打Call”字样。

作为一个常年做反派、从来泼冷水的反面角色,贫道终于抓住机会给他好好的留言了:请别再打Call,这项服务明年就取消了。

李四自然是被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尽管他有头发。但贫道拒绝和他进一步解释,只是在他的询问后面留了句——多看新闻。

新闻是这样滴:

据中新网报道,俗称“Call机”的传呼机在1990年代初叱咤一时,但手机的出现令传呼机几乎消失,日本最后一家传呼机服务营业商3日宣布,决定于2019年9月结束服务,标志着日本传呼业长达50年的历史正式落幕。

日本从1968年开始提供传呼机服务,在全盛时期的1996年,全日本的传呼机数目多达1061万部。不过手机快速普及后,许多传呼机服务营业商退出市场。目前全日本只剩下“东京Telemessage”一家公司继续经营,为关东地区约1500人提供传呼服务。

或许很多Z世代,或者千禧一代,根本搞不清打Call的真正有来,还以为是这两年才有的网络流行词。

可对于手机普及前的十年,打Call根本就是一个专有名词,用白话说叫做——呼死你。

在那个手机呼机商务通一个都不能少的诸神黄昏,我们多么为拥有一台BP机而骄傲。

尤其是汉字显示太贵,主流都是用数字显示BP机的状态下,你的BP机上,可比现在的微信、陌陌、探探还要精彩。

腰里别个“耗子”,对着密码本查意思,才是BP机的正确打开姿势。

还好,有个叫范晓萱的歌手,唱了首歌,才让我们摆脱了面对BP机上显示电话号码时,也要翻翻密码本的冲动。

这首歌好像是这样唱的:

3155530都是都是我想你

520是我爱你000是要 kissing

3155530都是都是我想你

520是我爱你000是要 kissing

我想现在正流行数字恋爱

忙碌生活仍要对彼此表白

想你爱你是那么简简单单(节选,贴多了怕范晓萱找麻烦)

后来,在社交软件上流行的各种数字、颜文字,其实在BP机时代完成的用户孵化。

然后呢,这就成了BP机在手机时代和互联网时代,最后的遗存,之一。

远比打Call更加普及和家喻户晓。

只是同样很少还有人记得,这些都是BP机挖的坑。

请注意上面的那个之一,这是个梗,下面会破。

再后来,BP机被手机大潮淹没了,

一两千来一台诺基亚,还是一两千来一台汉显BP机,地球人都知道怎么选。

然后呢,有一个人默默的离开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BP机生意,然后开始在网上开发寻呼机业务。

于是乎,一个叫腾讯的网络寻呼机就出现了,1999年,大家后来都熟悉的QQ,那时候还叫OICQ的东西来了,话说,其最初模仿的ICQ,其实意思就是“I seek you”(我找你)。

而贫道记得,我最早下载的那个版本的OICQ的图标,真的不是一只企鹅,而是一台BP机。

所以,打Call,也可以解释为打QQ,就好像那个经典的企鹅笑话——吃饭睡觉打豆豆。

当然,这只是一个笑话。

但QQ,以及后来的若干社交应用,应该算是最纯血的BP机网络“渡劫飞升”版了。

各种520、886,在汉显功能无限强大、无线连接非常充足的社交应用上继续畅快的活着,也算是对BP机“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历史选择。

至于那些颜文字、长草文字,以及各种表情包,则应该归类到“继承并发展”的历史大视野中去。

且让贫道疯言疯语一番,你且姑妄听之、不用信之。

再让我们缅怀一下:

还有多少人记得,端着BP机,满世界找公用电话的日子?

我最囧的时刻,是在火车上收到打Call,那时候真没有手机啊!

有多少人干过,实在没人打Call,就自己为自己打Call,只为听到那一声滴滴……(不是滴滴的广告)

或许你还会想起,为了装酷,大冬天还要把皮带露在衣服外,只为让人看见你别这个BP机的二傻子时光……

或许,你还会记得,你对那个摩托骡拉的记忆,不是从手机开始,而是从滴滴开始,尽管它现在也黄花菜了。

或许,我们还有很多与BP机的故事,这一次,真的和最后1500人用的传呼机服务停服,一起进入历史了。

请别再和我说打Call,这项服务,明年9月就取消了……

现在倒计时……

顺便提一句,那首歌叫做《数字恋爱》,是我少年时最喜欢的范晓萱唱的。

她好像也和我一样,都已经有点油腻了。

至于那时候,为什么还有叫BB机,我就有点搞不懂了,难道是因为经常瞎BB?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上一篇: 被“追杀”的同人游戏,行走在灰色边缘的暗夜精灵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