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和游戏圈内人聊天,往往聊着聊着就会聊出鄙视链。

聊天的节奏还往往神似,先是聊到最近玩的游戏,然后最常规的就是走技术流的伤肝玩家,会鄙视玩休闲的,如果有靠氪金出道的,则立马被轮番鄙视。

好就好在,一般没有人主动跳出来说自己是网页游戏玩家,那简直就是游戏鄙视链最底层的存在。

如果一不小心是在游戏从业者群里引爆了这么个话题,风向很快又会变化,从游戏种类和游戏单品的鄙视链,转移到公司与公司之间的对决。

在经历过若干次类似微信、QQ群里的嘴炮之后,倒是一条清晰的游戏产业鄙视链出炉了——跨界者永远是鄙视链底层。

不过,这个底层也还有地板与地下室之类的区别。打个比方:

游戏公司看不起从互联网领域跑来打劫的,每每说起腾讯、B站,乃至搜狐、金山,总是说它其实活成了游戏公司。

满满的羡慕嫉妒恨。

但只要是做游戏的互联网公司,还可以进一步鄙视,先是早跨界的鄙视晚跨界的,比如先是拿下了17173,进入游戏资讯,后在2007年用自主研发的角色扮演《****OL》真正杀入市场的搜狐,就颇有点看不起早前只是做棋牌游戏,真正进入游戏市场尽管和搜狐非常同步,却做得是《QQ幻想》、《QQ三国》之类的休闲游戏,完全不能和大型角色扮演游戏正面比拼的腾讯。

但当小米之流也杀进游戏市场、阿里几次要进来都泡了汤后,这种早晚都要做游戏的互联网殊途同归感之下,这条鄙视链也就慢慢变得淡了。

更重要的是,有新的接班人来了,这一波鄙视链底层,被传统行业跨界而来的公司们给填满了。

只不过,与之前鄙视+敌视的态度来说,这一波鄙视链的风格属性偏向于鄙视+无视。

缘由也很简单,那些捞快钱的跨界公司,最后在毛利率较高的游戏行业,大多铩羽而归。在这里不一一列举,举出来也未必听说过。

不过偶尔也有一两多奇葩逆袭。之前一朵叫做巨人。

尽管严格上来说,巨人的老板史玉柱,本身起家是程序员路线,卖汉卡起家。很多人可能不熟悉汉卡,不妨啰嗦科普一句,早期的计算机使用中,因为计算机的处理能力有限,为了提高计算机的效率,减少在汉字输入过程中对存储器的频繁访问,于是就有了汉卡。

所以,1989年就推出汉卡的史玉柱,算是和金山求伯君一样的中国IT界元老。

可问题就在于这位大字辈的前辈,后来成功都是靠中国人几乎都知道的保健品和走土味营销路线,于是乎当2005年9月,他的《征途》出世的时候,几乎没有一个游戏业界的资深看客们为他点赞……

而且对他的围剿几乎是毫无顾忌和不留情面的,就在史玉柱“永久免费”概念切入网游市场时,2005年11月,盛大抢先一周宣布将包括《传奇》在内的三款游戏免费。

只不过,作为一个异类,巨人还是靠颠覆过去的时间付费,以道具付费的方式成功的崛起于游戏江湖。尽管在所有游戏业内人看来,巨人还是个卖脑白金和黄金搭档的。

但史玉柱也在随后奉献了一个鄙视链的梗,对随后进入游戏业的腾讯,当时的史玉柱表示有点怕怕,但依然还是说了句:“但QQ主要是休闲类的,不是我们这个圈子里。”

好吧!史玉柱的故事有点烂大街了,另一个传统行业跨界游戏的异类又是谁呢?下期继续。

刊载于《人民邮电报》2018年11月30日《乐游记》专栏217期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上一篇: 会玩电游的猪,肉味会不会更鲜美?答案很科幻
下一篇:被“追杀”的同人游戏,行走在灰色边缘的暗夜精灵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