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让戏曲搭上体感游戏的东风,这个设想很美。但质疑的也多。

倒不是质疑戏曲搭上去没人玩,一个朋友一阵见血的质疑到:现在体感游戏都在衰落,没几个游戏、没几个人玩,自己也在“半衰期”的戏曲,凑什么热闹。

但为何不能呢,负负得正也未可知。

表面上,2017年底,累计销量超过3500万台的一代经典体感游戏设备Kinect,被微软停产。

且事实上,为微软的第2代家用游戏主机Xbox360(2005年)崛起,立下汗马功劳的体感游戏,在Xbox One(2013年)时代,急速缩水,从百余款,变成了寥寥十数款,由各游戏厂商争相制作,变成了基本是微软自研。

这其实就是个机会,微软也好,包括其他的游戏公司也罢,并没有放弃体感游戏。

反而,还在以各种方式,想要在不同的设备上进行尝试,只是一直突破不了三个“不能持久”的瓶颈。

瓶颈一:体感游戏大多是健身类游戏,可玩3小时游戏容易、锻炼30分钟都很难,不能持久。

瓶颈二:在很多玩家看来,玩游戏是一个人的事,而体感游戏偏重于合家欢,偶尔为之可以,不能持久。

瓶颈三:体感游戏过度集中在健身这一个合家欢类型上,对于需要风格多变、体验多元的玩家来说,新鲜感易过,难以持久。

显然,加入更多的元素,会让体感游戏找到更宽泛的空间,可除了把唱戏这种票友都难以把握难易度的节奏,变成闯关游戏,是否也太过于小众了呢?

毕竟这也是一个难以持久的状态,尤其是对于那些本身对戏曲并无太多情怀的普通玩家而言,号召力也颇为不够。

脑洞还需要进一步开大一点,而事实上,已有国人已经走在了前面,角度也颇体感、颇文艺,尽管不是戏曲,但同样曲高和寡,可以参考:

2018年1月6日在美国拉斯维加斯的一次人工智能展览上,一件体感衣吸引了许多眼球。

有意思的是,这款体感衣的设计者之一竟然是东方歌舞团音乐总监卞留念,一位以《今儿高兴》、《愚公移山》、《欢乐中国年》等经典歌曲杨明德演奏家。

而更新奇的是,这款体感衣并不是让用户去体验演奏的动感的,而是欣赏。

用卞留念的话说:“一首交响乐来说,乐器对应到身上,胸前是钢琴,背后就可能是鼓,在播放音乐听的同时,通过衣服上的传感器能够感受到乐器演奏时的感觉,感知一个乐队的演奏。”

很酷炫很黑科技,不是吗?

但如果再进一步呢?

在当下无论是游戏主机、掌机、智能电视还是手机游戏,都在跳出单纯升级打怪的游戏模式、点播影视的观赏模式,试图打通五感来提升泛娱乐体验的当下,在体感游戏未必也要动,一个人静静的用身体听着音乐,或许更为有趣。

如果在幻化成戏曲呢?锣鼓点打在前胸、胡琴松弛着后背、西皮流水按摩着肩颈……

一个人的娱乐附带按摩,还不用太累、还可以加入更多突变形式,未尝不是一种切入方式。

毕竟,无论是戏曲、交响乐、歌剧,还是其他的舞台艺术,要借助游戏发力和招揽的,绝大多数还是观众,而非职业演员后备军。

健身或许是每一个人都能参与的事;变成文艺,就更引人入胜的欣赏体验,才是王道。

刊载于《人民邮电报》2018年10月26日《乐游记》专栏212期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上一篇: 京剧、交响乐、体感……竟然,被腾讯、迪士尼、微软炼成游戏
下一篇:“缺少观众”的戏曲,怎么嫁给“家里有矿不会挖”的二次元?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