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逐步淡出在线音乐主流视野的百度音乐,再一次启动了“寻路模式”。首当其冲的是和过去做个切割,变身为千千音乐。

千千音乐,不由得让人们会想到2006年被百度收购的千千静听,这个经典的音乐播放器在2013年更名为百度音乐后,已经成为了许多乐迷的一个情怀往事。

百度这一把,是想用情怀来笼络流失的用户吗?

在腾讯音乐依靠版权覆盖率和社交平台一家独大,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紧随其后,依靠大文娱和歌单、评论等方式占据市场一角的当下,一个缺少版权、空有情怀的千千音乐又能达成何种“挽留”,几乎是不言而喻的。

情怀只是其次,去百度化则是这次变身的关键。

不再叫百度音乐,真正切割的是当年为百度带来据称三分之一流量的百度MP3搜索。

强悍的百度搜索印记,至少在泛娱乐领域,特别是音乐领域,给百度系的产品带来了不小的尴尬。

搜索找百度,你听到的、看到的可能是别人家的节目。这成为了一种惰性思维,无关乎版权,只关乎习惯。在PC端时代,这种习惯足够快捷,能够更快的获得需要的内容,这造成了2007年,百度公司占据音乐搜索市场92.8%份额的神话;而在移动端各类专属垂直型App割据的背景下,既然有专业App里的内容搜索,又何必百度绕个弯子呢……

结果,其实在输出自己版权音乐的百度音乐,在惰性思维的引导下就变得面目模糊。尤其是在移动端,搜索不再是流量入口,百度音乐自身迷茫到一会儿学网易云音乐玩歌单模式,一会又跟风全民K歌,大搞卡拉OK……五行不定、输的干干净净。

必须和百度做一个切割,有情怀感的“千千”二字就成了一个好选择。但千千音乐要突破版权迷局,则发力太晚,必须另外有大招,不能再去想着买买买。

大招的发力方向几乎是固定的,在线音乐巨头们的共识很一致——发力音乐衍生产业链。毕竟,光靠付费音乐的不足百亿的市场规模,光靠把过去卖磁带的钱,变成更快捷的卖MP3的路数,不足以活下去。

千千音乐的大招是原创。6月底,一则《上海音乐学院欲把学院派音乐打造成“网红款”》的新闻,是一个小石子,投入到在线音乐的大世界里,波澜不惊。然而它的合作方,正是当时还没有改名的百度音乐。

合作的模式很简单。开设“上音SHCM”专区,首期作品将呈现创作、表演、讲座三个板块,以公益形式免费传播。说白了,就是除了获得上音教师、学生们的原创歌曲外,还把音乐教育、音乐表演等更多学院派的东西,变成了“公开课”,让有情怀的乐迷们,或许能够看到“一个音乐的诞生”全过程。

小众化、精英化、原创化和课程化,或许将成为千千音乐用来牵手更多专业音乐人和音乐院校的套路。

只是,能否会变成《千千阙歌》里那句“一瞬间 太多东西要讲,可惜即将在各一方”,就真“不知哪天再共你唱”了。

刊载于《计算机应用文摘》2018年8月刊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上一篇: 腾讯发布Q2财报,形势挺好,可咋就蒸发千亿市值了呢?
下一篇:京东发布Q2财报 却“忘记”说这件事了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