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数据显示,2017年下半年至少有18位主播选择了跳槽。

2017年末的“吃鸡”热潮为斗鱼、虎牙、熊猫等游戏直播平台添了一把火,“吃鸡”主播也成了直播平台的新晋摇钱树,让人们都形成了一个错觉,即直播平台上,一度在2017年上半年已经开始落寞的主播们,有开始牛市了。

但这似乎只是回光返照……

在1月26日,斗鱼直播平台上的一颗“大树”忽然倒下,斗鱼知名主播“蛇哥”在微博爆料,指责斗鱼拖欠其4个月工资总计约800万元,立刻在网上引发了轩然大波。随后前斗鱼主播“韦神”也在微博公开发声,称斗鱼也欠自己近400万元工资。

1.jpg

1月30日,斗鱼回应称,蛇哥所谓的“欠薪”,完全歪曲事实,并表示未来将对有潜力的主播给予系统的职业技能培养和职业道德教育,给予站内资源倾斜和帮扶,并且简化签约程序。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许恋恋和笔者进行了一番交流。

愚以为对于直播平台来说,传出过欠薪纠纷、合约纠纷以及各种与主播之间的矛盾问题,已经成为一种业界常态。本质上来说,这是单纯依靠主播网红崛起的直播,向MCN和专业内容创作过渡过程中的必然阵痛。恰恰是平台转型中,开始越发对早期的网红型主播越来越漠视,导致了近期的这种集中爆发。

这一点,包括直播平台都是并不讳言的。在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中,就有这样的介绍:“斗鱼相关负责人表示,直播平台的兴起催生了网红经济,但这只是我们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必经阶段,‘网红’也必然经历从渠道为王到内容为王的过程。”

在书乐看来,这种阵痛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最终的解决其实有赖于直播平台跳出单纯打赏抽成或直接广告营收的模式,寻找到合适平台与内容创作者的有效盈利模式。在持续烧钱状态下,天价薪酬本身就难以为继,这是必然。

对于造成近期此类欠薪事件爆发的原因,书乐以为,还有另一个辅助因素的存在,即早期为了抢夺主播资源,进行天价挖人、互相恶性打压,在平台方和主播之间遗留了太多悬而未决的问题,尤其是一些天价承诺,最终因为实际效果较差、为营造噱头而夸大等方式的影响,而最终泡汤。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上一篇: 《旅行青蛙》能带火治愈+女性手游市场?或许,青蛙也快挂了
下一篇:从“弹幕”到“落幕”,A站“药丸”与粉丝神话谢幕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