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对于今日头条来说,这个元旦节过的有点不平静。

据新华社报道,针对今日头条、凤凰新闻手机客户端持续传播×××低俗信息、违规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等问题,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29日指导北京市网信办分别约谈两家企业负责人,责令企业立即停止违法违规行为……今日头条手机客户端“推荐”“热点”“社会”“图片”“问答”“财经”等6个频道自2017年12月29日18时至12月30日18时暂停更新24小时。

24小时的停更事件,让今日头条一时间成为了媒体热议的焦点,而或许这一事件,恰恰是今日头条自身原始设定在三俗领域的一次集中爆发。

1.jpg

地摊上真的有内容吗?小报们曾经遭遇之殇!

今日头条的成功,某种意义上是地摊文学在网络上的再次复活。

新华社的报道中,有如下言辞“今日头条和凤凰新闻手机客户端违反国家有关互联网法律法规和管理要求,传播×××低俗信息,存在严重导向问题,对网上舆论生态造成恶劣影响。”

其言下之意,就是三俗化特别严重。

这本身也是今日头条自身设定的使然所致的结果。

长期以来,今日头条赖以成功的关键,就在于通过算法推荐来最大限度的贴近用户的需求。而这一直就是一把双刃剑。

依据用户的上网习惯,通过统计,推测出用户可能喜欢的东西并将之固化、深化、泛化。这就是算法推荐,而实质上,就是根据用户的阅读习惯来发现需求。

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这样的算法推荐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即每一个用户都可以在最快、最省的路线中得到自己喜欢的信息。

请注意,这里的喜欢,并不代表需要。绝大多数人,都不可能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包括笔者在内,从奇闻异事到诡吊历史,乃至于情×××俗之流,总能最大限度的吸引到大众的眼球,而一旦浏览此类信息乃至停留的时间一久,未来的算法推荐就会认为这就是受众的喜好,并持续不断的供给之。

这样的成功,其实很廉价。而且并非今日头条的成功,甚至于说,过去的地摊文学早就证明了这样的成功。

耸动的标题、庸俗的内容、所谓猎奇与内幕式的花样翻新,这一切的一切,都基于算法推荐而得到了固化和强调,以至于看似依托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来达到的“千人千面”的个性化需求,最终形成了自身并不产生内容的今日头条的内容基石。

鲁迅说,要榨出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其实,这恰恰是算法推荐的病根,即内容固化和眼球固化下的三俗化。

有意思的是,今日头条的今日,都在过去能找到旁证。比如国内传统媒体里最早走标题党、并大获成功的那些报纸和杂志,昔日也曾开出过千字千元的诱人稿费,来吸引写手们全力推送吸引眼球的三俗内容。这亦与曾推出过千人万元之类激励措施的今日头条何其相似,而因为算法推荐,最终这些内容也就难免为了获得高额流量与广告回报,而作出所谓“贴近性”的选择。

不过,别忘记了,通过上述方式“成功”的报纸和杂志,尽管获得了百万级的发行量,在传媒领域乃至大众舆论场上,最终都被归类为小报和不入流。而对于今日头条来说,亦不过是在流量高企之下,重蹈前辈们的覆辙。

2.jpg

流量化的头条,最终只能成为被遗忘的流量!

大众传播中,有一个沉默的螺旋理论:大多数个人会力图避免由于单独持有某些态度和信念而产生的孤立。因为害怕孤立,他便不太愿意把自己的观点说出来。

算法推荐恰恰在制造这种沉默的螺旋。由于流量的推动作用,每一个内容创作者都会尽可能的选择偏向于流量的话题和写法,而在这样的大潮裹挟下,真正静心打造内容上的深度与精度的创作者,成为了第一波被淘汰的自媒体。

越来越多通俗到庸俗的内容不可避免的成为主流。而海量内容依靠内容创作者自发上传的今日头条就不可避免的陷入这样的尴尬之中,而且随之而来的亦是更多的尴尬。

“在尚未获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的情况下,今日头条手机客户端违规转载新闻信息,且‘标题党’问题突出,严重干扰了网上传播秩序”,新华社在报道中提及的其实只是今日头条在内容上走偏的一个现象,尽管这一现象在多年前今日头条创始时就曾经爆发并被舆论所广为诟病。

3.jpg

但依赖算法推荐的今日头条却难以逆转这种状态。无他,已经被流量所绑架的头条内容创作者们,在无法获得第一手信息资源和没有新闻采访能力的条件下,在“蹭热点”的大潮下,第一反应就是复制粘贴并进行更吸引眼球的改造,甚至于对信息事实进行歪曲或逆转……

一切为算法而服务,而一切最终就会沦为流量的奴隶。这就是今日头条自身设定下的必然悲哀,也最终让自身的内容在奇葩风、奇怪风之下夺路狂奔。而更为悲剧的是,其用算法推荐绑架了内容创作者之后,也不可避免的被异化的内容创作者所绑架——其内容的海量推送,最终导致其内容中大量的错误、扭曲和糟粕,都将在平台根本无法也无力进行“验证”的状态下,呈现在受众的面前。

流量越来越大,眼球越来越高,结果则是整个平台上的信息越来越被用户所无视,成为了一个猎奇场,亦成为了一个被遗忘的流量,沦为一个有广泛传播却没有实质影响力的传媒。

或许,这才是横在今日头条未来路上的真正悲哀,相比而言,整改和停更不过是这一根深蒂固问题的小小爆发而已。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新著有《微博运营完全自学手册》,微信公号zsl13973399819


上一篇: 憋一年大招!黄章的梦想机能救魅族吗?
下一篇:《绝地求生》封杀外挂玩家150万,或许还要效法前辈“黑吃黑”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