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半年前,关于《王者荣耀》恶搞了历史、搞乱了教育的各种口诛笔伐,言犹在耳。结果一百多天时间过去后,这个游戏在它2周岁前后,却突然变得有文化起来了。

各种游戏外的文化栏目,做得不亦乐乎。如围绕周岁庆,其推出了一档名为《百态王者》的纪录片,想要通过记录玩家的真实故事折射出游戏文化。

目前看来,这个正在放送的纪录片还有点嚼头,《中国好声音》华少是第一集的主角,整个片子里我就记住了一句话“在主持的空隙打游戏,在游戏的空隙去主持”,这其实是很多成家立业的中青年们的共同生活特征。

之后几集的出场人物也颇为有趣,如京剧谭派的第七代传人谭正岩,酷爱玩黄忠的这个小伙,他在舞台上的角色扮演,成为了他在游戏中的人物选项,“我玩黄忠,就像是玩自己”这句感触,突然让我想起了他太祖谭鑫培那张载入中国史册的照片——定军山。

是否突然之间有了一股文脉延绵之感?其实,在整个《王者荣耀》游戏之外的官方谋划中,文化或许一直都是一个隐藏在明面上的阳谋。

随便找出几个《王者荣耀》正在干的事情就能发现端弥:10月的官方视频节目《王者历史课》,已经在探讨昆曲的过去和未来;9月末才问世的《王者荣耀》首支英雄单曲、旨在展现游戏中的人气英雄“鲁班七号”性格和能力特征的《智商二五零》甚至杀入了新浪微博“亚洲新歌榜“榜单前十的位置上……

这些,其实都和这款游戏的内容八竿子打不着,也就是有个“关张赵马黄”之类的人物角色在游戏里,然后就扯上了各种七大姑八大姨的文化“亲戚”,一个蔓延的文化圈就这样悄然出现了。

突然想起了年初王者问题大讨论时中青网一篇名为《游戏正在重新提起年轻人对传统文化兴趣》,里面就描述道:“大多角色都搭配了古代诗词名句或京剧选段来作为台词。比如李白的台词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而这些历史诗词和故事,都随着游戏的流行而成为玩家间津津乐道的内容。”

或许,我们可以想象这样一个场景:

让每一个有着不同兴趣的玩家,能够在有限的游戏模式之外,找到自己喜欢的文化空间,显然能够更持久的保持热度;如果不论男女老幼都能在同一主题下、不同垂直类别的文化领域找到乐趣呢?比如喜欢昆曲的老人,也朗朗上口一曲昆曲版的王者英雄主题歌,在自己的广场舞圈子里快乐……

“我们在新一轮的媒介迭代周期下所面临的深层次文化挑战是高度复杂的,注定大大超过了我们所有的既往预期。我相信《王者荣耀》只是一个开始,类似的例子,还会越来越多,并且将蔓延到全社会各个领域。”中国艺术研究院当代文艺批评中心主任孙佳山的这段说辞,或许更能够说明游戏缔造文化圈的意味,不仅是长寿和盈利。

(刊载于《人民邮电报》2017年11月17日《乐游记》专栏168期)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新著有《微博运营完全自学手册》,微信公号zsl13973399819


上一篇: 传统行业大佬出招人工智能,“场景战争”谁主沉浮?
下一篇:虐童成焦点,家长“手机看监控”是大势所趋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