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由于小学课本的缘故,“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这句话一直印在我的脑子里,不能自拔。不过,似乎用在游戏的衍生品里也说得通——游戏本来没有衍生品,但创意的人多了,也就成了精。

这不,随着《王者荣耀》的极度兴盛,各种衍生品也接憧而来。前不久在网上翻资料,偶尔看到了某网站做了个“王者”淘宝周边奇葩大盘点,咋一看去真心很佩服一些商家的脑洞,开的非一般大。

wKioL1mRlBqSVTdSAAmmJN6ALRo192.jpg

文/张书乐(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资深游戏产业评论人)

新著有《微博运营完全自学手册》

比如说将网上各色攻略和人物属性编印成攻略掌上书,十足的复古20年前街头攻略本的节奏,只是现在的手游毕竟不是当年游戏机游戏那样一次成型,许多攻略和参数真到了玩家手上时,也已经变得鸡肋了。

题外说一句,之所以2010年之后众多涉游戏的期刊纷纷停刊,其原因也是过去通过刊发攻略和游戏介绍来做广告和招揽读者的手法,已经跟不上更新的脚步了。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游戏中角色以及其武器的公仔、手办,以及印着各色游戏图案的T恤。不过最让我咋舌的还是某个商家的用心——《王者荣耀》桌游版卡牌。硬生生把手游变成桌游的节奏,也是足够野心爆发的,如果不涉及到侵权,又同时设计巧妙,说不定真的能够满足特殊场景下需求,比如手机没电或网络没信号。当然,这只是个玩笑,别真的以为是个蓝海就去玩火。

wKioL1mRlCuixLF9AALh7jHcbGU668.jpg

真正让我对这个桌游卡牌感兴趣的,其实是它唤醒了我的一个童年回忆,少年时代沉迷《变形金刚》的我,还真的拥有一套变形金刚主题的扑克牌,而且我还和小伙伴们一起,给军棋贴上各种汽车人、霸天虎的名字。至于玩法则颇为自创,各种根据相生相克和人物战斗故事演化而来的对抗,在扑克和军棋中上演。而且每每有小伙伴们自创出一套新的玩法,我们都会兴奋上好一阵子。

wKioL1mRlFTD7YGRAANA2t06sSU916.jpg

同人作品,某种意义上就是这种“童梦”的补完,不是每一个热爱游戏的小伙伴,最后都会进入游戏公司设计游戏,但这不妨碍他们用自己的方式、从自己的专业来创造“游戏”。这在我看来,就是二次创作了。

此处必须分清楚2个概念,二度创作与二次创作。

wKiom1mRlDmx7UH0AAMeFvZSnDU306.jpg

在文艺界,二度创作是一个非常正常的行为。编剧对小说文本进行改编,使之适用于影视剧,是二度创作;演员根据编剧的剧本,在演出时更深刻的进行理解和即兴发挥,也是二度创作;对同样经典的歌曲、影视剧进行翻唱和翻拍之时,在不改变基本风味的前提下,加入新的元素,使之别具一格,同样也是二度创作。

其中,就有几乎脱离原著主要借用其IP价值的《鬼吹灯·寻龙诀》的改编。当然,这类意义上的二度创作,大多获得了来自原著者的授权或默许。

二次创作最大的不同在于,大多数创作并没有得到授权,而是以同人作品的方式,游走在侵权的边界上。简言之,为兴趣而创作,没事,拿来赚钱就违法。

今年2月,根据热门手游《守望先锋》内容元素制作的大尺度同人杂志被版权方暴雪叫停,原因恰恰是同人作者利用该电子杂志收取赞助,利用暴雪的版权获得了经济收益。

创意为王、颠覆色彩更浓的二次创作(同人作品)会否因此撞上了成长天花板?咱们下期再说。(刊载于《人民邮电报》2017年8月11日《乐游记》专栏156期)


上一篇: 张书乐:共享经济大风口,距离疯狂还有几码?
下一篇:张书乐:网红经济还能红多久?或许还有100天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