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在这个一切都可能被冠以“共享”,然后用所谓脑洞大开的创意找风投的时代,也就距离疯狂不太遥远了。

这不,可以共享的产品,已经从单车这个小门类跳脱出来,走向了篮球、雨伞、充电宝、汽车,估计很快就会有共享男女朋友之类的新创意出现。

因为,这些,以前都出现过,只是现在他们叫“共享某某”,以前他们叫“租赁某某”……

对了,最近共享宿舍、共享豪车、共享保险等垂直化模块也在出现,似乎一种末世的疯狂在上演。

wKiom1mRR0uDwwEWAAHec_9ruuk267.jpg

文/张书乐(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

新著有《微博运营完全自学手册》

不过,早前,我很尊敬的传媒学前辈魏武挥老师的一番共享创意,委实让我重新燃起了对共享经济的信心,他这次的创业目标事——共享打火机。

你确定不是在创造闲置吗?

“作为一个经常往返于帝魔两都的烟民,在帝都不过匆匆一二日,让我花上几倍于平时价格的代价获取一个打火机且只用一两天,实在不忿。于是,我就想到,有可能连内裤都可以共享的这个时代,为啥打火机不能共享呢?”6月3日,魏武挥在他的微信公众号文章《我打算创业了》中如是说。

先说个基调,对于曾经在诊断腾讯上有过一面之缘的魏老师,我个人觉得,他这一“创业”,尽管按他文章中的说法,已经有超一流机构千万风投的背书,但极有可能是个玩笑,哪怕今天不是愚人节。

当然,这个构想确实有实现的可能。尽管魏老师没有多说太多,不过如果由我来设计,或许结构可以是“你在A机场丢弃一个打火机在指定地点,通过App引导,在B机场的指定地点可以得到一个同价值打火机”,然后,类似我这样每次下飞机都要在机场门口向其他烟民借火的人来说,刚需就可以解决。

盈利模式嘛,依然是押金。而用户群落显然是一抓一大把,而且大多数长时间内不会取出押金。

这个模式当然可以拓展到更多的场景上,哪怕只是个一元打火机的共享。但个人觉得,如果按这个模式运作,很快就会玩不下去了。

因为这个模式所押宝的,不是用户的烟瘾有多大,而是机场是否便(烟)民。如果机场将安检口的自弃箱里的打火机,每天一次的搬运到出站口,问题也就解决了。而且,我确实也曾经看到机场如此去做,只是里面貌似只有一次性打火机,而没有Zippo。

但我依然要为魏老师点赞,他这个目前我还不知道是否只是嘲讽的创意,实实在在比当下的所谓共享经济要高明,高明之处则在于,它真正是在发挥闲置资源的新价值,而不是在制造新的闲置。

共享闲置的概念是:我暂时没用了,借给你用。

创造闲置的概念是:我造出些东西,租给你用。

后者的场景体验中,我们可以看到躺在路边无人问津的小黄车、商场里等着人来躺的共享按摩椅、据说还有正在等着被共享的混凝土搅拌机,等等。

wKiom1mRR1rTbyNhAAE2rO9bwUo615.jpg

仅仅缩短用户的获得距离,远远不够

共享闲置的核心,是去除浪费,让每一个已经存在的资源都能发挥作用。如果一定要给予一个高大上的定义,也可以称之为侧供给改革的一种实现形式。

只是,现在,我们看到的许多共享形态,只是租赁模式的体现,或者叫做互联网+租赁。许多人因此而斥责当下的所谓共享经济,只是躺在共享风口的一头名字叫租赁的猪。

在很多业界嘲讽中,真正的共享应该是C2C的,而不是B2C的。平台扮演的应该是个人闲置资源的交换地,而不是将自家产品租给个人的供应商。

但其实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共享经济”鼻祖罗宾蔡斯女士提出了一个公式:闲置资源+共享平台+人人参与。因此,真正是不是共享的关键,在于是否闲置。

做租赁生意的,如果它家的单车、充电宝乃至篮球,都是厂家产能过剩、缺乏销量的产品,就是共享;反之,为了赶上风口而创造出一批新的闲置出来的,则是伪共享。

就在今年共享充电宝刚起风之时,曾经有人加了我的微信,然后宣称他们公司创造了这一概念,并且打算请我帮忙推销另一个概念给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允诺事成分红10万+。

我听罢,回答了几句话;若我能直接和李国庆对话,也就未必在乎10万+了,仅因为写过篇当当网的评论就找上门,我对于你们的视野深感困惑;同时,共享充电宝是好是坏,不予置评,但似乎许多年前,迪信通等手机卖场早就有免费充电宝可以借,十天内归还即可。

当然,结果是随即被拉黑,不过在我的写作生涯里,经常碰到有人怀揣着所谓”金点子“,想要通过我兜售给我评论过的企业,也就见怪不怪了。

但更重要的是,为何迪信通早就有的免费业务,今时今日却成为了风口?很奇怪吗?其实并不奇怪,其和众多共享某某等风口一样,靠解决一个问题成为了潮流:

大多数有需求的用户,不知道哪里有自行车(可替换各种共享名词)可借,互联网帮忙做了导航,缩短了用户的获得距离和成本。

但也仅此而已。许多互联网+项目,往往都是如此,比如之前火爆的在线票务、外卖等等,都是让用户更容易获得需要的资源,甚至是一键获得,而不至于去影院门口徘徊、找座,或搜索外卖电话、反复和客服交流菜品。

这其实很大程度上,造成了许多风口的一夜风行,然后因为距离缩短后,再无新的价值可以呈现,而一夜落寞。

无怪乎,有人称“在中国共享经济繁荣的背后是资金过剩和好创意的匮乏”,其实,许多互联网+项目均是如此,均是创意匮乏下,简单粗暴给个看似奇葩的理由,就上架的伪创新。

wKioL1mRR2ySkUMaAAWLzXsjfvE571.jpg

重启闲置,我们需要到线下重找资源

在这里,真的要为魏武挥老师和迪信通点个赞。

共享打火机不管成与不成,只要魏老师不是真的买上一堆一次性打火机在机场门口摆个自动售卖机的地摊,而是把丢弃的打火机再次利用起来,就是真正共享闲置。

迪信通也是如此,它家的充电宝也许没有过剩、也许是专门为了共享而配置的,但就当是一个吸引客户进店来的服务,也是很好。这时候,闲置的资源就不是充电宝,而是需要客流量的门店。

共享单车呢?也要点个赞,尽管我觉得它最后还是返璞归真用押金去做了互联网金融生意,比如ofo,就在5月17日宣称“世界再无ofo共享单车”,而是更名为小黄车。

但它还是解决了一个闲置,不是用户需要的闲置,也不是有意去解决的——释放了上海凤凰、天津飞鸽等老牌自行车厂的产能,为它们科技创新、找到新的市场,提供了一个窗口时间。

顺便,通过共享单车得破坏性试验和用户体验,还能解决许多“试错”上的难题。尽管从这个角度上看问题,还是在唱衰共享单车。

共享经济,其实更多的时候是用创意去重启闲置,即让现有的一些闲置资源,获得客源,同时借客源带来的金钱,实现升级、提质,最后赋予更多意义。

这就需要更多创业者们去线下寻找。比如康养行业,将线下的各种边远山区、绿色环保的民宿结合起来,却跳出传统民宿的旅游模式,而是将周边的康养资源结合,形成住的健康、吃的健康、玩的健康等***自定义选择……

又如一款名为分钟律师的应用,由于律师的资源是现实存在、具有一定门槛的,它就将律师的资源整合起来做在线咨询,然后跳出传统法律应用的路数,将审查、代写合同,海外旅游法律保障等一系列过去很低频的律师业务,变成平台黏性,或者说变成常备药,尽管不常用。

其实,这样的创意组合还可以更多,只是创意的关键,是在简单缩短距离之后,还要有更多的价值才好。至于叫不叫共享,关系不大。

只是,真的别创造新的闲置,太浪费了……(刊载于《创意世界》2017年8月刊【乐道】专栏)


上一篇: 花椒直播投资1亿发力专业PGC 携央视、SMG创建直播内容新生态
下一篇:张书乐:你没见过的《王者荣耀》奇葩周边,背后有个梦想市场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