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张书乐

    江苏省睢宁县今年启用一套大众信用征集系统,从银行欠贷到早点摆摊,从闯红灯、欠缴水费到家庭道德等无所不包。比如围堵党政机关、闹访、缠访的将被制裁,利用网络、短信诬告、诽谤他人的扣100分;而被“党内严重警告”的仅扣30分。民众按分数划分ABCD四个等级,A级受优待,获评C级和D级在政审、资格审查、执照审核、社会救济等方面受限或不予考虑(据3月26日南方都市报报道)。
 
    消息一出,立刻舆论滔滔。我最早是从新周刊发布的一则微博上看到此消息,而香港资深评论员杨锦麟在微博上很快给出了现代良民证的结论。舆论风向也大多将其视之为人民监督政府这一公理的对立面,是政府创造制度鞭策人民的新样板。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这个系统一诞生就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然而舆论在解读这一大众信用征集系统之时,往往只看见了大众二字,而没有去思考信用的含义。其实大众信用征集系统早已有之,原来往往只是各个行业征集于本行业相关的信息,未有联网,如银行会将恶意透支的人群列入黑名单,如公安人员会对有案底人员进行一定记录,同时在破案之中,作为一定的排查依据。而过去舆论往往都在指责这些于信用有关的系统没有联网,没有形成用一个名字就能掌握对象整体信用记录的“一卡通”式服务。往往呼吁者会用美国的社保号码可以涵盖其终身一切记录的事例作为标杆,来寄托希望。
 
    没来的时候盼着来,来了以后又惧怕它来,这往往成为了中国人对待新事物的一种逻辑怪圈。睢宁这个大众征信刚一问世,就觉得其不够尽善尽美,就要一棒子打死。然而,这样的大众征信,建立可靠的公民信用查询机制,其不正是过去一直想要拥有,以杜绝各类弊端的关键所在吗?不以政府为主体进行统一协调,哪以什么样的形态来保障这个大众征信的公正性?银行这样的经营性单位?还是一些群众性团体?如果真那样,只怕质疑之声将会更重。
 
    时下这个大众征信确实存在简单划分,评分不禁合理,参评条件不够公允,对各类人群的评判有失偏颇等诸多问题,但不要忘记,任何事物都有一个发展过程,在发展中求完善,从而封堵各种弊端,让大多数人都满意。不可能一步到位,今天开始搞土改,明天就进入共产主义。这个过程之中,需要舆论监督、需要人民监督,也需要有具体办事机构来负责落实。这一切都需要一个过程。对这样一个新事物,一棒子打死的舆论高压未免过于苛刻。建议、改善、监督、实施,将其置于阳光之下,逐渐的让其发挥成效,发挥题中应有之意,而不让其有机会走向偏颇,走向私欲、走向舆论所担忧的对群众的“打击报复”。这样才能让我们一直希望的大众征信体系成为一个实实在在有用且有为的阳光台,也让社会中一些假恶丑被阳光一扫而空。


上一篇: 谁说该把2D网游丢进回收站
下一篇:IT 回暖 中国必成全球IT中心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