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张书乐

原载于《新媒体时代》2013年8月刊

机顶盒怎么都没想到,OTT将可能改写“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这个俗语的结局。

7月初60英寸乐视TV超级电视X60开售,然后立刻爆出“仅49分钟1万台即被抢购一空”,而联想与夏普联手研发的智能电视新品联想智能电视K82在6月初上市后,一个多月的时间检验结果是其联想电视智能功能开机率达71.8%,用户平均在线时间158分钟/天。显然,原本已经有点落寞的电视机,此刻迎来了第二春。

而这恰恰是机顶盒不乐意看到的,因为这将最终给OTT一个展示自己的绝好平台。

谁会是最好的供货商?


机顶盒与OTT的意义一样,都是供货商,为电视屏幕供应最好的影像娱乐。

只是,传统的机顶盒们,大多只是供应视频,而且还是政策内的;而OTT们则可以干包括视频在内,一切可以通过屏幕传递的娱乐,比如游戏、图书乃至其他,而究其核心,就是绕开传统的广电部门限制,实现电视机的智能化。

最早拉开OTT大幕的,其实是电视厂商自己。

通过IOS和安卓两大应用平台大行其道的智能手机将过去的王者——功能机逼到了墙角。这一变革也被带入到了电视领域。2012年,海信集团董事长周厚健就对媒体说,智能化对企业来说是一场残酷的考验,“其对行业的影响程度不亚于1992年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整体转型,而那一年后,电视机品牌消失了近一半。”

与之相对应的,是在炒完互联网电视、3D电视等概念后,智能电视成为了电视行业最新最热的亮点。但经过近一年的市场洗礼,情况并不容乐观,消费者对智能电视的接受程度不高,让智能电视有了鸡肋之感。

一位IT观察人士表示:“ 电视智能化看似和手机智能化之后,可以依托应用商店实现“众包”,让电视机真正个性化和多用途化,然而看似美好的前景却未必有美好的钱途,国内的智能电视制造商依靠安卓系统来开发自己的产品,往往容易沦为硬件制造商,且软硬件的兼容性尚不算成熟,过早的推出概念,反而让消费者在所谓3D电视、LED电视、互联网电视等一个接一个的概念大战之后无所适从。”

更有论者指出,加上配套的应用软件极不成熟,智能电视更多的沦为一种工程师开发了多种软件的多功能电视,使得其在目前状态下反而会引起消费者反感。

而这也就让互联网企业有了进军蓝海市场的机遇。联想、小米、乐视等一个个用自己的“盒子”或智能电视进军电视机屏幕和客厅,并逐步形成了对机顶盒“内容垄断”的破解。

手机、平板、电视机,一个都不能少,几乎是时下互联网企业都在奋斗的口号。

不开放必须死


OTT们对机顶盒们的攻击点其实非常简单——开放。

“机顶盒的风行,说到底靠的是广电部门的垄断。”一位IT业内人士指出:“多了一个机顶盒,除了更方便广电部门收费外,电视屏幕并没有实际意义上的改变,只能看他们提供的节目,只能用几个他们施舍的功能异常简单的应用,比如说回放。”

这种封闭式的环境,显然给了OTT们机会。

如果能够让电视屏幕变得和智能手机一样开放,可以随意的安装各种App,让电视不仅仅只是用来看,还可以玩,可以思考。

以联想的智能电视为例,在整个K82中,联想负责基于Android的智能系统开发,包括智能主板设计、Android系统优化及Google CTS认证、人机交互设备及人机交互界面的开发,以及提供视云VOD服务和联想乐商店接入。夏普日本总部则利用夏普领先的液晶技术、电视技术实现最佳电视功能及业界最优画质。同时,夏普日本总部还负责联想所提供的智能主板和夏普所提供的音画质主板之间的协调性和兼容性测试。如3秒快播 、断点续播以及5秒急速拖动技术等过去根本不可想象的电视智能技术,都已经变成现实。

而同时,联想依靠自身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领域的开拓,其在App上已经积累了足够多和足够庞大的产品库,并且依靠独有的联想乐商店提供了更多有别于其他安卓系统的独特应用和拓展,其内含超过1000款为专为电视定制的智能应用,其中深度定制的应用多达500余款,这使得整个产品不仅仅个性化十足,而且功能性也变得异常强大。

这些都是以往机顶盒所无法赋予的,而这显然是一场及时雨。

这也让广电部门异常紧张。一个有趣的消息是,互联网电视机顶盒市场的新成员 “芒果派M210”,近期由湖南广电推出,而非互联网企业。广电部门加入OTT之战,将让整个行业变得更加复杂。

而无论是互联网企业还是广电部门,这些进犯机顶盒传统领地的“入侵者”,杀入角度都是内容,而和硬件关系并不紧密。在时下电视机产品差异化越来越小的状态下,人们开始更关注电视机能够看到什么。而“入侵者”提供了这种可能,改变电视机只是功能机这一单一形态,就和IOS和安卓两大应用平台大行其道的智能手机将过去的王者——功能机逼到了墙角一样。

这在过去,是消费者们对机顶盒的期望,并最终落空。

电视机厂商的机会


最恨机顶盒的,其实是国内的电视机生产企业。

毕竟,国产电视最大的鸡肋还不是内容,而是硬件。因为不掌握核心的制造工艺,国产电视的核心部件,要么来自直接从国外购买,要么是在国外厂商的“扶持”下引进技术。硬件技术上的极差造成所有的主动权皆握在国外厂商特别是日本韩国的同行兼对手之手,从定价到硬件升级。一直萦绕于国产电视的各种以炒作噱头求市场空间的做法,其实也根源于此。而单纯要在硬件技术上和国外同行处于同一起跑线,不是不可能,但一直在努力,一直没实现。

而在机顶盒垄断了内容资源时,电视机厂商也把目标锁定在了内容上,内置机顶盒功能、同互联网企业建立内容联盟等等,电视机厂商一而再的触碰广电部门的红线。一次次被打压,一次次再尝试。电视机厂商的梦想很简单——不要那个累赘的盒子,将功能全部装进电视机这个大“盒子”里,做“一体机”。

OTT提供了一种可能,彻底摆脱国产电视提线木偶命运的可能。通过智能电视这一理念,无论是自建内容平台还是和OTT联手,提供迥异于对手的个性化智能平台,提供更为丰富的视听享受,而不仅仅只是过去“看电视”的单一体验。这种需求进一步促成了电视机厂商的冲刺,特别是和没有电视制造经验的互联网企业合作。

软件我不行,硬件你不行,OTT引领的智能电视的大未来,就看电视机厂商和互联网企业如何精诚团结了。

但机顶盒们也在寻找机会反攻。

近日,其机顶盒业务借壳上市取得阶段性进展,创维数码对外公告,已与华润锦华等形成资产置换框架协议,重组完成后,华润锦华将以35.23亿元价格收购创维数字全部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机顶盒业务目前是创维的第二大业务,据创维数码此前公布的财报显示,创维机顶盒在2012年出货量已达到1600万台,其中海外市场占1000万台,目前在东南亚、南美、印度等地区销售成绩不错。事实上,从2001年起便已开始批量生产机顶盒的创维数码,已成为目前国内最大的机顶盒供应商。格兰研究的调查数据显示,2012年创维除在国内有线机顶盒市场保有量和市场份额上保持第一外,高清机顶盒市场也领先第二名同洲8个百分点。

面对挑战,创维集团彩电事业部总裁刘棠枝透露:“今年创维提出两个转型,其中一个就是要从单一的硬件供应商向硬件和内容并重的供应商来转型。”这样的选择,将逐步从创维扩大到其他国内电视机厂商。

然而这样的反攻,其结果依然是机顶盒消亡。因为它将接受足够的OTT洗礼,最终成为和原本机顶盒概念完全不同的盒子,并在完成辅助非智能电视变得智能化的历史使命之后,随着智能电视的普及,而逐步退出历史舞台。

一个可以预见的未来式,无论未来是否还有“盒子”,电视机一旦实现如同PC和智能手机一样的“兼容”,则用户对品牌的黏性将无比加大,因为可能你所最深爱的某些应用,真的只有这个硬件并不特别出色的智能电视品牌才能提供给你,而且你的朋友们或许也都在这个平台之上,让你不忍离去,就如QQ无论是否显示离线皆不会流失用户那样。



上一篇: 从veaka(薇卡)看如何用奢侈品的心态做手机
下一篇:海盗船长罗瑞德开启AMD藏宝图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