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互联网的创新,是一场场革命者被新的革命颠覆的变革。

文/张书乐

原载于《销售与市场·评论版》2013年第7期

十余年前,短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终结了本是朝阳产业的传呼业;十余年后,坐拥3亿用户的微信则让电信运营商的根据地短信、彩信和语音通话很受伤,特别是短信这个昔日的终结者,在移动互联网和微信的强大攻势下,已经呈现出被革命的状态,中国联通在其年报中就明确表示,源于语音、短信等业务的下滑,2G业务收入同比下降6.1%。

微信来了,收费的争议也来了,而这场以“利益”和“终结”为关键词的“三国杀”却在用事实告诉我们——颠覆与被颠覆,在互联网的革命者中,将会越来越频繁。

革命者的墓志铭

从每一个互联网革命者从颠覆伊始,其实墓志铭也就开始写下。

微信收费与否,并不会改变短信被终结的命运,就如它十余年前终结传呼那样,所不同的是,即使如大多数调查显示,微信一旦对使用者收费即遭大多数用户弃用,但来自微信的颠覆式革命模式,则会被其他的互联网厂商以不同名字的应用所“山寨”,继续扮演终结者,且类似陌陌、见见、啪啪等“同而不同”的OTT(Over The Top,即互联网公司越过运营商,发展基于开放互联网的各种视频及数据服务业务)正在继续蚕食着短信、彩信等老革命者的地盘。

一旦诞生,即开始走向终结。这就是互联网创新的宿命,博客打破了互联网单纯转载平媒的瓶颈,而以推特为代表的微博则逐步让博客上的意见领袖们变得“非主流”,Facebook代表着社交网络的兴起,并逐步让论坛、社区等过去的网络交互、交友平台暗淡无光;电子商务的兴起在让传统渠道商网络崩塌;苹果用个性化的应用商店,让诺基亚从巨头位置滑落到尘土中,而手机电子书阅读等新兴的传播方式则让许多传统媒体如在美国146年历史的《西雅图邮报》停印,告别纸质新闻,走上网络发行。

我们不难发现,互联网创新不仅仅对相关实体经济带来巨大冲击,同时更给曾领一时风骚的互联网创新前辈们带来堪称毁灭性的打击。而且,这样的打击越来越频繁,因为在互联网上的从业者已经发现,唯有颠覆式创新,才可能改变自己在互联网上的命运,而想要常青,就必须用一个又一个颠覆式创新来破解来自挑战者的革命冲击。

“三国杀”中,没有不败的持牌人,即使通过行政强令革命者选择背离其利益的“收费”模式,也不过是给被革命者一个苟延残喘的时间假象罢了。

创新思维是“三国杀”的王牌

微信收费事件中,已经能够看到电信运营商的恐慌,而面对层出不穷的互联网颠覆式创新,这样的恐慌将是漫漫长夜,且击败这些行业领导者的,不仅仅是技术,更多的是创新思维。

Foursquare是美国一个专供手机用户使用的App,其2009年上线后,短短一年时间,就聚集了百万用户,半年之后,用户数量直接过三百万大关,而现在全球用户早已跨过千万大关。其成功的关键很简单,一个LBS模式(基于用户地理位置信息)的手机服务,让手机用户记录下自己的足迹,并和有过共同“足迹”的陌生人们建立一个非六度空间理论下的社交网络。

其成功的关键就在于突破了长期以来,提及社交网络就绕不开Facebook,就言必称六度空间理论的思维瓶颈,从而走出了Facebook创新模式的阴影,形成社交网络构建的另一个新生力军,而且这一模式是完全立足于移动互联网,而有别于同行主阵地在传统互联网之上,开启了全新的移动社交蓝海。

从技术上而言,这样的颠覆式创新的技术成本并不高,就如Facebook一样,属于技术含量较浅但创新思维极其新锐的颠覆性产品,而这样一个相对“粗糙”的商品,在一直被人看作是高精尖技术荟萃的互联网上却能大展拳脚,恰恰说明了在互联网上,做一个革命者,最需要的不是技术,而是创新头脑,在于找准一个绝佳的互联网盲点或切入口,直接抢夺用户的营销理念的成功,这也成为所有互联网从业者皆知的“三国杀”唯一获胜之道,并且是唯一破解其他革命者颠覆式创新所带来的巨大冲击的选择……

特别值得提出的是,作为黑马崛起的Foursquare在近期已经开始出现大衰退迹象,2012年,Foursqure的全年总收入只有200万美元,而它每个月的运营成本也高达200万美元。而其创始人的接连出走,也正因为其前途的暗淡,导致这一快速衰退的关键就在于作为社交网络差异化竞品出现的LBS位置服务,依靠“别人没有的服务”成功崛起后,在原有差异化服务内容被Twitter、Facebook等社交网络消化和吸收之后,并没有新的创新内容出现,以摆脱困境,进而面对Twitter、Facebook基于自身庞大用户基础上所提供的更多LBS位置服务的强大冲击下,同质化用户基础的大环境下,用户已经不需要在Foursqure中享受服务了,也使其成为了出局者。革命者被新的革命颠覆,在它身上得到了完美印证。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微信收费与否,已经不再重要,因为其对短信带来终结的句点已经在不远的将来划定,而创新作为互联网生命力的最原始冲动,则在这场收费之争中,越来越明晰。


上一篇: 占领客厅 彩电OTT之战
下一篇:跨屏进入云加速时代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