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张书乐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近期,起点中文网核心团队集体辞职事件得到广泛关注。13日,起点中文网CEO侯小强在公司内部演讲中首次回应该事件。他表示,“对外界的胡说八道和恶意搅局,我的态度就是不要搭理。起点经历了多年的建设,已经是很成熟的平台了。盛大文学多年来苦心经营,已经初步完成了价值闭环的建设,再加上有这么好的团队,有进一步增加服务的共识,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盛大文学死了?
而在外界看来,起点文学网的动荡,恰恰可以看作是从私有化以来,一直处在风口浪尖上的盛大的新“事故”。同样出走了一批人,恰好盛大游戏在去年四季度游戏公司财报比拼中跌出三甲,不少人就目测盛大游戏完了,却没有留意到除了盛大游戏目前几款强势游戏蓄势待发,吸金势头极度强劲外,就是其在韩国控股的Actoz Soft,仅在一月份Google Play应用商店最高月收入的公司排名中就名列第八。
同样的,当起点出“事故”后,一些人再次同理可证,起点文学完了,盛大文学完了,却没注意到,其实这或许是盛大文学的死生之路。
占据了80%网络文学市场份额的盛大文学,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闭环,线上起点文学、云中书城的运作早已上了轨道,线下已经是中国排名第一的民营出版公司,其网络文学反哺盛大的游戏、影视等其他分支的形态已经初见规模,其盈利模式也已经成熟,对于离职之类的动荡,其受到的冲击微乎其微,毕竟,人家买的是文字、靠的是写手和读者的铁杆支持,岗位上的人换了,大政方针不变,影响何其小。
网络文学活了!
在某种程度上,人员的变动不仅仅是常规的人才流动行为,更是一次换血。在传统互联网已经确立了自己地位的盛大文学和其麾下的起点文学网,已经在向移动互联网进军。而在拓展新领域上的理念不和也自然成为了人员游走的一个隐因,这和人品无碍,只和思路有染,大凡大企业进行“二次创业”,这种“事故”往往第一时间爆发。
所关键的是,盛大文学和起点文学网能否实现其移动化目标,这是盛大文学的死生之路,失去移动互联网的船票,其影响才是真正不可估量的。对于盛大文学来说,它用来交换船票的硬通货是“全版权”,即和作者一次签约,取得多种版权的使用和经营权。盛大手机和电子书迟迟无法打开移动互联网的入口,其实是盛大文学移动化中最具争议的核心,也是运营理念分歧的关键,也使得“全版权”变得更为重要,也成为矛盾的激化点,毕竟变革就会有利益得失,特别是对主要植根传统互联网盈利的起点文学网来说,这意味着要分出不少的美食给自己公司内的“非竞争性对手”。
然而“全版权”无疑是盛大用硬件尚未打开的移动互联网入口下最合适的软体,在移动互联网上,信息流的速度更快、碎片化更强,且谁能更快的提供最丰富的全新内容,谁就能够赢得用户粘度,且直接克制传统互联网盗版的死穴,这是移动互联网的优势,也是一直被盗版困扰的网络文学最有利的机遇。
云中书城的最新数据显示,截止2013年3月10日,云中书城移动端用户数已突破2000万,累计已完成付费订单数则超过2600万单,而被下载电子书种类达70余万种。这其实就可以视作是盛大文学依靠全版权拿下移动互联网船票的一个佐证。
当然,这还是经济舱,离头等舱还有相当距离……

上一篇: 4G来了 3G还会远吗?
下一篇:共享与自由 一个黑客的非正常死亡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