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移动互联网浪潮中,昙花一现的公司和产品多如牛毛,但硬件设备的需求却一直呈现强势增长的势头。根据IDC的统计,2012年中国已经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最多的国家,占到了全球总额的26.5%,约1.8亿部。与此同时,功能手机的出货量也达到了5.35亿部——这意味着中国智能手机的未来市场仍然非常广阔,进入智能手机市场,无论如何不会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文/张书乐,《商界评论》特约记者
原载于《商界评论》2012年2月刊
去年百度、阿里巴巴、盛大、网易这些国内顶级互联网企业相继染指智能手机,开创出智能手机的新门派——互联网手机,似乎都信心满满能走出一条效仿iPhone塑造新苹果的康庄大道。现实的悖论却是,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所有互联网手机均石沉大海,消声匿迹,不要说追赶苹果和三星了,甚至连国内的尼采、小辣椒等超低端智能手机也比他们做得风生水起。互联网手机,仿佛遭遇了恶毒的诅咒一般,与欣欣向荣的移动互联网市场八字不合,格格不入。看起来天生优势的互联网手机为何会深陷悖论之中?
迷失在入口之战
互联网企业集体杀向手机行业,其目的只有一个,即给自己的产品在移动互联网上找一个出口。在已经上市的互联网手机身上,这种印记已经鲜明得让消费者有些望而却步。“妄图用廉价来诱导用户,结果变成了一场价格战。”奇怪的是,一千元就能用上智能手机的诱惑性号召却没有换来消费者的埋单。
理由很纠结,一方面互联网手机的价格确实较主流智能手机更便宜,功能上也很丰富;但另一方面,互联网企业推出的这些手机指向性太强,又让消费者一直保持“围观”。
“这些互联网企业推出的手机总是将目标指向和绑定在它们现在提供的移动互联网服务。是否用了QQ手机上移动QQ就会快一点,用盛大Bambook手机看书就会方便一点,抑或用阿里云手机享受的网购折扣会有所变化呢?”消费者的敏感度要超过那些开发者,“这些并没有一个确实的答案,除了一味地宣传价格低廉,反而还要担心,360手机是否兼容腾讯软件呢?”
消费者对此的担忧从来没有停止过,各家互联网企业也从来没有正面回应过类似疑问,而是继续在价格上做文章。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更放出“手机就是应该免费”的口号,并标榜自己的360手机将是零利润模式,即不靠硬件赚钱,而是靠之后的软件服务盈利,意图将互联网的免费模式带入到移动互联网之中。
这一模式可以说是目前互联网手机之所以如此廉价的底牌。这个底牌的核心就是用半卖半送的智能手机黏住用户,成为自己移动互联网应用的最强劲动力,入口之战的关键也就在于此。殊不知互联网手机失败的根源也在于此:黏住用户的想法是好的,但互联网时代,有哪一个用户是只属于一家互联网企业的?

被知识产权锁住的咽喉
真正的危机还不是消费者的漠视。
去年9月13日,宏碁宣布取消原定与阿里巴巴在上海联合举办的“宏碁&阿里巴巴战略合作暨宏碁高端云智能手机”发布会。随后阿里云在微博上发表声明:由于谷歌向宏碁单方面施压,导致宏碁只能在Android和阿里云OS之间二选一,如果选择后者,谷歌将会解除与宏碁在Android方面的授权和技术合作。原因在于,谷歌认为阿里云OS系统是“非兼容版”Android,将弱化生态系统。
更严重的指责则是谷歌认为阿里云OS这类国产手机操作系统侵犯了Android系统的知识产权。
Android之父安迪•鲁宾称阿里云OS无疑基于Android开发,并利用了OHA的工作成果。他同时表示:“如果你们不希望兼容Android,那么就不要期望获得开放手机联盟成员的帮助。”
目前国内互联网企业推出的智能手机,大多基于Android系统实现定制开发,例如小米的MIUI、联想的乐OS、百度•易、盛大乐众的ROM。这在某种程度上,都暴露在了谷歌知识产权大棒的威胁之下。
相比操作系统知识产权的界定存疑,应用软件的产权问题则成为了互联网手机的两难。阿里云OS备受谷歌非议的另一个焦点就在于兼容了Android商店中的应用。
安迪•鲁宾在其声明中如此写道:“惊闻阿里巴巴首席战略官曾鸣说,阿里云OS希望成为中国的Android……你们(指阿里云OS)的应用商店中还包括了Android应用,包括盗版的。”
记者就此采访了多个手机应用开发者,他们均表示,自己开发的Android应用,往往会莫名其妙地被“送到”这些互联网手机的应用软件商店中销售,当然,开发者自己是分不到钱的。
对于互联网手机来说,如果不兼容Android应用,自己的手机中除了几款自主研发应用外,将无任何实质性内容,价格再低也不会赢得用户;而如果兼容,知识产权问题将始终伴随其成长。这个无奈的现实埋下了巨大的知识产权隐患。原罪,注定让互联网手机从问世起就步履艰难。

竹篮打水一场空
相比阿里云OS手机和盛大Bambook的代工生产和深度定制,奇虎360选择了一条捷径——特供机。
在奇虎360官方发布的信息中,无论是和夏新、海尔和Deovo等合作推出的特供机,都是以“六分钟售罄”、“首销售罄”、“备受追捧”之类的字眼来形容。其999元的基本价格和不弱于主流智能手机的配置,证实了周鸿祎零利润模式并非空谈。然而即使奇虎360的官方宣传没有掺水,360特供机销量大好、也没有知识产权的困惑,互联网手机之路是否就此打开了呢?
答案依然是没有。
互联网企业在推出自己的智能手机时,都似乎有意选择遗忘,忘记了用户的选择性,正如用户可以在PC上使用Windows操作系统,却未必一定要用Office办公软件一样。智能手机和功能机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即使不能卸载,用户也有权利不用,并且通过应用软件商店下载自己需要的各种应用,其中必须而且应该包括推出该智能手机的互联网公司的竞争对手的应用。
这一切绕了一个大圈,回归到了一个原点。如果软件服务极其优秀,即使不销售自己的专属手机,一样可以通过其他平台和硬件来黏合住用户。奇虎360难道是推出了自己的PC机和笔记本电脑之后才占领了杀毒软件入口的吗?而如果互联网企业本身的服务和应用不靠谱,即使白送手机,用户也只会把它作为最简单的通讯工具,而非企业所希望的应用服务入口!
如此一来,所谓的互联网手机还有存在的价值和必要吗?
破局的可能性并非没有,如果能结合互联网企业本身的基因,从硬件到软件都实现个性化,互联网手机也不是没有用武之地。盛大和阿里巴巴已经在走这样的路,即在软件集成的基础上,提供功能性明确和强大的智能手机:盛大在游戏和电子书上找切入点,依托自己在这两个方向强势的研发能力和海量资源优势打造Bambook手机,手机的硬件配置更偏向游戏和图书阅读的需求;阿里巴巴的阿里云OS手机,则偏向电商,除了网购应用的配合,手机在安全性上也做了较多考量。
对于这种破局,消费者似乎还并不买账,因为这种硬件上的倾向性,在手机硬件的大军备竞争格局中显得太过微小,让人难以觉察;而软件上的各种照顾,在其他智能手机上实际也可以通过第三方应用加以弥补,并不能成为杀手锏。
只能说,互联网手机从孕育那天起,就投错了胎。要通过后天努力力挽狂澜,还要极其漫长和艰苦的道路要走,互联网企业需要思考的是,真的有必要走下去吗?

上一篇: 云游戏成PS4终极奥义
下一篇:联想拿下移动互联网登船头等票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