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张书乐

前几天和朋友聊到凯文·凯利(Kevin Kelly,1952~,人们经常亲昵地称他为 KK),谈到他最近的中国行,朋友问我有什么评价要发表的吗?我给出的回答也很雷人——读KK,想切腹!

其实这也是很多人共同的想法,KK确实是一个非常有远见的网络文化观察者,甚至我觉得用先知来称呼他更为合适。1994年他写了本《失控》,时至今日,书中提到的许多设想都已经实现或正在实现,如物联网、云计算等。

但是……尽管连升了天的乔布斯和活的很滋润的互联网巨头们都对KK和他的《失控》还有《科技想要什么》都推崇备至,但说实话,我问过读过这两本书的朋友,都有类似的读后感,尽管很有价值,但读起来真的象在读技术文件一样,味如嚼蜡,收获非常多,但读下来感觉想切腹。

不过这种切腹感总算被终结了,最近在家里的第二书房——厕所里,花了若干个“更衣”时间来坐读KK的新作《技术元素》,结果这一次没有导致便秘,更没有切腹之感,而是气沉丹田,任督二脉全面打通。

这部新作不同于以往的关键就在于KK不再是正襟危坐的用在《连线》上发学术文章那样来写字,而是全部吸纳了KK自己博客上的精华文章,既然是博客文章,当然文字长度不再是长篇大论,既然是博客文章,当然文字内容就面向普通读者变得很平实,举例很实在,都是我们熟悉的事情。

比如谈到中国的盗版问题,KK并没有如国内作者那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痛诉革命家史,更没有开口闭口象道学先生那样狠批盗版是不义之举,相反,KK选择了“赞美”盗版,他用美国的历史来作为例证,指出美国在建国100年间,其实也是一个充斥知识产权盗版的大陆,但这并不阻碍美国最终走向创新,甚至可以说盗版在某种程度上是创新国度一种必然要经历的发展过程。对于中国创新的未来,他说了一句很中肯的话:“就像美国迅速将自己的复制文化培养成创新文化一样,中国也会如此。中国没有能力创造出世界级革新的观点是错误的。”

这直接纠正了我自己的许多认知误区,再反过来想想,其实国内确实已经有了这样的萌芽,当年依靠山寨走向辉煌的许多互联网公司,此刻尽管依然在模仿,但也开始选择去超越,在搬来的技术上作微创新或许还是件不光彩的事,但在搬来的技术上加入了更多适合中国互联网状况的元素来改进之,从而实现跨越性的创新,却也有不少成功范例,比如盛大、比如腾讯、比如百度、甚至360奇虎,其实都有这么去做……

继续读下去,因为不用切腹了,感觉清爽多了,或许KK这本《技术元素》算得上是科技类书籍的小清新吧,更多读书心得,下次分享。


上一篇: 社交才是移动互联网最强应用
下一篇:《TANK TV》再度来袭!盘点坦克世界不得不说的事

1条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