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5-24

“初代游戏两关纵深行进的军事基地、第七关充满机械利爪的工厂、《超级魂斗罗》第四关巨大的升降梯,都契合了《终结者》(1984)、《机器战警》(1987)以及《霹雳五号》(1986)等科幻电影对于机械与机器人的描绘。”看到网上这段文字时,我的脑海里突然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wKioL1klgqrQAnFiAAB-dxVx7fw229.jpg

文/张书乐

TMT行业观察者、游戏产业时评人,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

新著有《微博运营完全自学手册》

wKiom1klgrji3YpvAAS_BWwkHDY091.jpg

经典游戏《魂斗罗》里两位主角可以让人看一眼就轻松联想到史泰龙和施瓦辛格,该游戏中的部分场景也与《铁血战士》等当时热映的影片场景相似。大量充斥在游戏关卡之中的环境、人物和任务设定,何尝不是各种经典元素的大杂烩呢。本期话题不是“向某某致敬”,也不是关于“山寨”的思考,更与“蹭热点”关联不大,其实是游戏关卡的操作性难易之辩。

wKiom1klgt6iIVCXAAEKTiQzycU748.jpg

游戏里设定的虚拟环境,大多数与人们日常生活“绝缘”。屈指可数的人才有机会在现实中拯救地球一次,至于游戏中的惊险刺激,当然在现实中无法复制。但游戏不是好莱坞大片,不能令人太匪夷所思,否则游戏关卡设计师就难办了。难道每一位玩家,都具有007特工或福尔摩斯的跳跃性思维,知道最危险的地方未必最安全?

游戏要令玩家有足够的熟悉程度,这样才能更好地产生代入感。因此,大多数游戏的故事设定、关卡设定都比较简单。哪怕是《魔兽世界》这样的大型游戏,也需要凸显勇者斗恶龙、英雄救美女、丛林历险记、美女间谍是坏蛋之类的脸谱化元素。于是我们不难理解,讲述主人公靠拳脚拯救被绑架的女子的一个试运行版本,竟然被舞枪弄炮的《魂斗罗》作为早期设定。无他,更早前的游戏《超级马里奥》,不就采用了踩龟、敲砖、升旗、救公主的简单游戏路线图吗?何况在1987年,游戏公司TECHNOS推出的街机动作游戏《双截龙》也采用了那个试运行版本的套路,并最终大获成功。

游戏圈里有传闻,说当时科乐美的设计师们都是史泰龙和施瓦辛格的忠实“粉丝”,想“混搭”玩拳击的《洛奇》与打外星坏蛋的《铁血战士》这两部电影的情节。然而,试运行版本推出后,他们才发现刚崛起的TECHNOS公司走“热血”路线,该公司游戏设计师都是李小龙的狂热影迷,他们将李小龙与截拳道的元素往游戏《双截龙》里“猛灌”。

据说,在比较了肌肉男与动作男的差异之后,科乐美果断选择“回归”美国大片路线,以“打枪”贯穿游戏始终。然后,玩家就看到了诸多熟悉的元素,就同在影片中经常见到的那样,此前的游戏里也经常出现,只不过换了个“皮肤”而已。玩家不看游戏说明书也知道,天空飘过的“橄榄球”必须要击坠,里面有装备大礼包;没事在空中连续跳跃,动不动就来个高难度动作,也是一上手就玩得转……别感到不可思议,经过《超级马里奥》的“培训”,连续空中跳跃可是能加分的规定动作,仅此而已。

话说,《双截龙》的画面看着和《北斗神拳》咋那么像,难道都是——你已经死了?

wKioL1klgu3jI4yRAAPcYi7MM8Q843.jpg

“得让玩家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因为多数人只习惯于眼前的情况。”《波斯王子》系列游戏之父乔丹迈切纳如是说。只是现在,许多游戏设计师一味追求哗众取宠,让玩家的游戏体验变得糟糕了。而这,本应该是游戏难易度上的事情。(刊载于《人民邮电报》2017年5月19日《乐游记》专栏144期)

2017-05-23

前不久,京东集团与锤子科技共同签署了为期三年的战略合作协议。双方约定,锤子科技即将发布的新品,将在京东独家首发;在协议期内,618、双十一锤子将推出京东独家定制版。

文/张书乐(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家)

新著有《微博运营完全自学手册》

随后,围绕着锤子的春版新机,京东官微开始不断的为其预热和背书,哪怕预热之后,锤子小伙伴一个没忍住,跳票5月,也照样力挺。让人不禁感慨,除了罗永浩很情怀的自嘲北半球“六月一号之前都是春天”外,京东和锤子确实是“叫春”的真爱啊。

锤子的春天真的来了吗?

就在锤子决定和京东站在一起之时,有好事者借助苏宁云商公布了其2016年年度报告中包含了其入股锤子科技的盈亏状况,为锤子科技算了笔帐:锤子科技2016年底总资产4.2亿,负债6.63亿,所有者权益-2.43亿,原因是2016年度营业收入8亿元,亏损4.27亿所致。

不管怎么算,总之是在亏。罗永浩和他的锤子手机,很显然在这几年的情怀营销中,只是赢得了人气,却没有完成掏兜的既定动作。

可罗永浩的目标依然宏大,据他和另一个“罗胖”罗振宇一起闲聊的大热节目《长谈》中透露:2017年锤子公司的销量目标将是400到600万台,明年则要争取1000万销量。

要实现这样的跨越式正在,而不是步子迈大了,跨越式扯蛋,就必须有大招。线下开设锤子手机专卖,很显然是不够滴,哪怕有苏宁云商帮忙背书;靠罗永浩宣称的该机“外观设计上跟现在市面上大多数手机都不一样,可以说是惊艳”这样的王婆卖瓜,显然也是不够滴,大家围观发布会的热情似乎只是聚焦在单口相声上了。

由此,和京东的合作,独家的首发权、独家的定制版也就成为了罗永浩能够换来站队京东的入场券。尽管,在不长的锤子历史上,它家的产品已经有过多次京东首发的实战,尽管依靠京东的3C招牌、物流速度,买过不少,但依然不能解决亏本的问题。

咋办?明年千万级的销量,其实并不是此次合作的关键,别太当真。

此处要有独家3C

真正需要锤子站队的,是财大气粗的京东。尽管在合作仪式上,配合罗永浩的,只是京东集团副总裁、3C事业部总裁胡胜利。

但已经很有范了,因为京东需要用锤子,再敲下一块3C上的坚冰,这块京东发家的“龙兴之地”,丢不得,丢了丢人,尤其是手机这一块。

请不要忘记小米,在依靠小米手机的饥饿营销和一连串小米系3C产品和智能硬件的配合下,小米网早在多年前就成为了B2C的第三极。

看似京东、小米没有对战的交集,小米家还分别在京东和天猫上开了店,但京东很清楚,自家的3C没有真正的独家产品。

2015年,借助创业咖啡热推出的JD+智能奶茶馆,本质上也是希望借助双创大环境,通过智能硬件这个突破口来孵化一批独家产品。可惜,没什么然后……

京东在这一点上,甚至不如它的B2C同行,当当有优品,尽管不是图书;阿里也有自己的几款硬件,并且有阿里影业的大文娱为未来开发更多衍生品。

京东必须突破,就在锤子站队前,3月底,一加手机宣布和京东达成了3年的战略合作协议。锤子几乎就是依样画葫芦的翻了个版而已。

唯一的不同则是,尽管锤子和一加的段位差不离,但锤子因为有个“相声演员”坐镇,名气更大,合作所带来的涟漪波及面也越广。

只是,对于锤子来说,这可以带来短时间内的影响放大,以及更多的平台资源倾斜,多卖几部手机;而对京东来说,下一家是谁,还要多久才上钩,才是衡量合作成败的关键。

典型要树起来,竖起“京东特产”大旗

树锤子这个典型的关键,就是春天的这个新锤子,到底能卖成什么样!

对于京东来说,这是一场只能胜,不能败的局。毕竟这个典型树立的成功与否,将是能否吸引更多“中华酷联米”之外的手机厂商前来投靠的关键。

一旦急需流量和销量的手机们,以独家、定制的方式加盟京东,则京东将能撑起3C电商的新世界,至少在手机领域——独此一家、别无分号、爱来不来。

由此,打破在天猫上几乎无所不包的手机品牌店所带来的威压。毕竟,小米自建电商的时代已经过去,而在天猫上开设旗舰店,除了特价+特价外,没有平台赋能的资源优势可言。

锤子若成功被树成典型,在后智能手机时代,没有更多技术颠覆之下,不愁没有中小手机厂商来投靠,更不愁京东自营变成京东特产,植入更多京东需要的元素,以及京东服务优化的软内容来满足用户需求。而下一步,京东则可以向整个3C领域发出“邀请函”或提供可复制的模式。

差异化的局,就此可以真正在其实没有特色的京东的产品销售线路上逐步展开。围点打援,其阵真谛亦在于此。围着一个手机,击败其他同档次手机,为自己吸引更多造“特产”的同盟军,然后继续围住下一个点,重播、再重播……

2017-05-22

致所有憋尿前行的年轻人……

我想做一个能在你葬礼上描述你一生的人……

今天身上的配色,象食堂里的黄瓜炒蛋……

现在的男生,为什么不追女生了……

如果把上述4段话摆在你的面前,你或许会很直觉地认为,这是朋友圈里的莫名其妙文字。

如果告诉你上述4段话其实是广告,但不告诉你是哪家的,你能猜得出金主是谁吗?

如果分别给这4段文字打上京东、网易云音乐、陌陌、知乎的标签,又会联想到什么?

文/张书乐(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家)

新著有《微博运营完全自学手册》

好吧,我想你会说,这些烧脑广告的主要任务就是自带联想技能,让每一个看到广告的人,无论是在地铁上、电梯里还是网络视频上看到这些,都会自动产生联想。

答案很标准,没有错误,但这不是真相的全部。这并非简单的烧脑,它的关键在于脑补。

如果太烧脑,大家也就不会用脑子了。营销者不能把所有的受众都当做是福尔摩斯。

场景脑补只是第一步,赤裸裸的硬塞已经不够勾搭了

我们先做一个功课,拿出4个脑补广告看一看:

wKiom1kifhyi-_LXAAMOs3x_urI033.jpg

在这4个广告中,我们能看到什么?

一是咋一看不知所云,需要脑补场景。

二是每一个广告其实都指向一个产品,分别是陌陌、知乎、网易云音乐和OFO。

三是这4个广告在样式上都特别的相似,基本上都是靠文字来打市场。

无怪乎当陌陌打出广告的时候,很多人都直指它山寨了知乎。

其实,大家都是玩的逆袭,在以往广告讲求读图时代、有图有真相时,这一波脑补广告,都是用文字取胜。

核心套路就是完全悬念,无论是陌陌、知乎和网易云音乐在地铁、灯箱等地面广告栏里惊艳亮相,还是OFO在自己微博上发了个文字版图片。

因此,打在哪里变得不那么重要,总之都是人流量密集的地方,重要的是为什么要这样打广告。

结合一下新闻,OFO在17日并不是退出市场,而是从共享单车ofo改名OFO小黄车。

这其实就是去共享经济化的一招而已,而变成预告呢?如果说明日改名,估计没人喜欢。而留下一个悬念呢?就比硬塞给用户一个发布会的预告更拉风了。

类似的,陌陌在4月推出视频社交,将“直播”功能提升到了主帧位置。这种改变,仅仅是功能性的,但如果能让人有新奇感,然后就会被好奇心驱使打开它……

黏性和打开率就此有了一点点撬动和提升的迹象,而且新的用户也会涌入进来,但仅仅是好奇心脑补,还不够。

脑补之后是脑洞,这样才能黏住最核心的粉丝群体

陌陌4月份开始在全国超过300多个城市进行了广告投放,包括地铁、公交车、院线、网剧贴片、热门应用信息流广告、电梯、出租车等,可以说是无孔不入,360度无死角的包围了用户。

超强的覆盖率结果是如何?

如果按照一般的营销观点来看,就是全覆盖、强吸引。类似这样的观点,也会在知乎、网易云音乐等的脑补广告的业界评论中出现。

如果用更简单的话来诠释,就是烧钱铺广告,再加一点想象力来诱惑下。

似乎,在以往这类的路数出现的也非常多。比如在街头经常看到各类地产广告,先给你一个月时间看到一个悬念题,然后下个月揭晓答案,让你觉得——原来如此。

结果印象就强烈了……

可其实没有那么简单,营销的真谛不在于无差别覆盖,而在于有效吸引最强大的粉丝。

请注意,这里叫粉丝,而不是用户。用户往往活跃度不高,而粉丝则是高黏性的。

怎么吸引?回过头来看下OFO的那句脑补广告:世界再无ofo共享单车。

这个广告语最大的亮点在于尽管人人都能看懂,但真正看懂的人也许会“相视一笑”。但这部分人,必须是至少看过或听说过黄仁宇《万历十五年》这本历史名著的目录的人。

世间已无张居正,就是这本书里的一个著名章节标题。

拒绝大部分用户真正理解,让只是很小数量的目标核心用户会心一笑,然后因为一句话的契合成为忠诚粉。

你可以理解为情怀,也可以理解为用户属性的吻合。OFO的主力用户本身就是大学生团体。就算没看过《万历十五年》,看过《明朝那些事》也会有同样的体验,前提是真正看进去了。

那么陌陌呢?“周一早上,刷牙都很有使命感”“今天的我,被播放了26.2万次”、“今天身上的配色,象食堂里的黄瓜炒蛋”,类似这样没头脑的广告语除了脑补场景外,其实在做提示——

提示移动视频用户,我们家的视频里,总有一款适合你……

这还不是关键,因为要吸引用户,首先必须有内容。

因此,此处的脑补其实是脑洞,即提示视频内容创造者们,在我们家的视频里,你可以秀黄瓜炒蛋一样的奇葩服饰搭配,可以一边刷牙一边和朋友们聊天、就好像《楚门的世界》那样……

wKiom1kifjKgs4DsAAB0msOXw-o388.jpg

当然,你还可以在这种开脑洞式的广告语中,脑补出更多可能的视频社交场景,接下来就可以该出手时就出手了。

拒绝用户,脑补营销最终的目标应该如此

由此,在烧脑、脑补和脑洞的背后,这些看似简单的广告语的最终真相也就出来了,即拒绝用户。

在很多人看来,营销的最大难题是如何提高转换率。然后呢,在所有能够被目标用户看到的地方,打上广告,然后把人都吸引进来,哪怕瞅上一眼。

这种转换率的目标,往往形成一次性消费品,尤其是货不对板时,往往让许多本来就不再目标中的用户进来,然后离开。

比如这样,在网页游戏营销中最常见的套路,色诱:

考虑到尺度问题,就不上哪类图了,大家自行脑补,一般上网的都见过滴。上个什么粉都想吸,其实似乎什么粉都看不懂,也脑补不出什么场景的网页游戏烧脑无结果广告吧。

wKiom1kifkOiCEbGAAD-mubzrEY410.jpg

结果,转换率和留存率就变成了一个悖论。同时,口碑也就变得有点不太正确了。

脑补营销则在试图破解这一问题——在目标用户出没的场景中出现,用脑补、脑洞和烧脑的方式,把不必要的用户排斥出去,然后获得真正高黏性的用户。

尽管这样做会损失一部分转换率,也许是很大一部分,但却真正实现了精准。

其实这种驱赶用户的方式,在营销圈里并不是怪事,甚至有做得更加出格的,比如1999年的时候,刚刚登场纽约和旧金山的快时尚服装店Abercrombie & Fitch( 阿贝克隆比&费奇),它的员工在店里播放大声的电子音乐以至于不利于人集中注意力去思考,而且给橱窗挂上暗色调的窗帘,以此来避开不想接待的中老年顾客;如果还有一些中老年顾客没有意识到这种暗示,那么他们会安排一些时髦的年轻员工在店门口徘徊。

用最大的努力去驱赶不再目标范围的用户,结果会如何,在服装店里,至少作为30岁以下的人,你不会突然看到一个大叔大婶正在指指点点你在试衣镜前的搔首弄姿。

那么同样的场景,亦可以出现在上述产品之上,由于目标用户和产品定位的固定,因此不需要不沾边的用户进来指手画脚,最终对产品的走向和核心用户的体验带来困扰。

比如网易云音乐,作为年轻人+段子手+乐迷的社区,在地铁里到处涂鸦时,也要用非上述组合能看得懂的话语,来排斥那些不特立独行的人群。

wKioL1kiflTxoD-FAABkeAFf_aA322.jpg

结果呢,云音乐的乐评世界里充满了有同样爱好的人,降低在自己苦心编撰的歌单之下,出现莫名其妙的评论的出现可能性……

要知道,许多自媒体平台上,作为内容发布者最郁闷的就是评论的乱七八糟和货不对板,而不是被人批斗和吐槽。

如果在营销之时,就针对自己的定位,来进行有效地自我净化呢?

之前所述的陌陌视频社交,亦是如此,至少在内容创作者方向,自带净化功能;知乎亦是如此,你不好奇这些知乎奇葩问题,就别来吧……

那么在足够多的广告覆盖之下,就有可能将真正的粉丝提纯出来,抑或将潜在粉丝的G点撩起来,然后收入自己的产品中,慢慢培养……

至于其他人,看到了就看到了,你来与不来,不重要。

2017-05-21

据媒体报道,一度被新兴金融机构抛弃的校园贷市场,却重新获得传统银行的青睐。就在近期,中行和建行几乎同时推出校园贷新产品,且利率水平远低于网贷平台。

尤其是,校园贷频频发生“裸条借贷”“欠贷自杀”“暴力催债”等恶性事件的当下,国家队在离开校园贷市场8年后的回归,具有不一样的意义。

文/张书乐(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家)

此处必须有三部曲:

wKioL1khY1LQVfnGAALDxWGafwc632.jpg

第一步:国家队入场,先清源、后正本

有数据显示,校园贷市场的监管趋严,从事校园借贷的网贷平台数量骤减,截至今年2月专做校园贷的平台仅剩21家。而带着“国家队”、“正规军”等关键词的中行和建行,此刻抢滩显然具有不一样的意义。

毕竟,在此刻,任何一家网贷平台开展校园贷业务都是负重前行。21家校园贷平台尽管已经体现出了整个市场由乱到治的景象,但是之前校园贷的口碑已然全盘崩坏,在此不用复述。

国家队的入场其实带有二次清源的意义。

我国高校现有超过3700万在校大学生,统计显示,2016年全国大学生的总体消费规模已提升到4500亿元左右。其实这样的市场规模早在多年前就已经被传统银行所认知。

早在2009年,就有不少银行曾在校园发行过信用卡。但当时的发卡方式传统落后,其效果可想而知:较高的注销率、较高的睡眠率、较高的坏账率等乱象,导致了传统银行很快就退出了这一市场。

市场的空白,留给了从第三方支付平台开始引发的互联网金融体系一个市场机会,但同时随着网贷平台在2015年开始强势崛起,也在进入校园贷同时把乱象带入了这个市场。

此刻,传统银行再次进入,除了具有强有力的清源意向外,同时也是找到了抢滩校园贷的合适方法:5月17日,建行广东省分行正式发布校园贷产品“金蜜蜂校园快贷”,其一大特点是在重大节假日推出专属的优惠利率,这其实就是立足于消费场景进行更多元化服务的手法;而同一天,中行推出的“中银E贷?校园贷”,则重在中长期贷款,覆盖毕业后入职阶段,目标则锁定在培育未来的用户土壤之上……

不再趋于小利,而是立足于更多场景和更长远的用户培育,这使得校园贷产品不仅利率更低,而且适用范围更广。

此举一出,加上国家队、正规军的金字招牌背书,校园贷也就有望在短期内实现去污名化。尤其要注意的是,这两款产品的命名上都将“校园贷”作为关键词,其本身亦有为校园贷三字背书的使命所系。

这即是从清源到正本的快速打法,没有国家队入场,显然这条路将非常漫长。

wKiom1khY2PxA7WgAAAxFF5r55k669.jpg

第二步:合作才是硬道理,此处要有互金平台

有业内人士指出,鉴于此前的失败教训,此番银行开展校园贷不能单打独斗,不妨与互联网消费金融公司合作,充分利用其场景、运营和风控优势,提升服务效率、降低坏账风险。

从事互金领域的平台,越正规即越不局限于简单的信贷。京东白条、蚂蚁花呗自不用说,背靠庞大的电商平台,他们本身已经形成了一个自有的个人信息和信用的闭环,尽管并不完全能进行人物画像。

与之相类,在《2016年氪估值排行榜TOP200》上排名在前20名,居于互金平台第4(前三为蚂蚁金服、陆金所和京东金融)的分期乐,其实亦在2015年网贷大盛之前,就开始将消费金融工具嵌入到消费场景之中,以分期乐商城的方式,将自己的借贷用户变成长期黏性的消费客户。

按照业内人士的解读,这样的体系在保证平台上的借贷用户都是有真实消费需求的用户,风险相对较低外;也大大提升运营效率、降低获客成本。

如果京东、蚂蚁和分期乐等在校园贷中已经积淀了海量大数据的平台,和拥有大量低成本资金的传统银行们携手,则用户画像精度都将进一步提高。

一言以蔽之,传统银行拥有资金,互联网消费金融平台拥有深入细分校园贷的场景和数据,并且累积了大数据风控经验,有成熟的线上营销渠道,可以帮助银行大大降低获客成本,提高风控效率。各取所需、互惠互利并非不可能。

尤其对于传统银行来说,此刻抢滩,除了有快速正本清源的社会责任外,不想重蹈8年前覆辙,想要实现经济效益,也是刚需。

此外,校园贷各市场主体还应该开放数据,互通有无。

之前校园贷的现状说明了一个问题,由于信息孤岛的出现,导致了各种诸如裸条贷款、暴力催贷等情况的出现,甚至于,类似这样的极端问题,也存在于其他网贷领域之中,只是媒体聚焦于校园贷,而不为大众舆论所知罢了。

只不过,无论对于互金平台还是银行来说,这些都是它们赖以生存的根本,开放之难,显而易见。

就在建行中行进军校园贷同时,乐信(分期乐母公司)负责人就通过媒体表态,“乐见更多的银行进入校园金融领域。”同时也提到,希望行业建立统一的信息共享机制。因为只有打通各个放贷主体之间的信息孤岛,建立统一的信息共享系统,才能从总体上控制大学生的负债情况,避免 “多头借贷”引发的行业风险,保证行业的长期健康发展。

wKioL1khY3WzZRgBAAF0k2YeMr8513.jpg

第三步:引入更多合作者,让金融消费升级更安全

由于学生没有实际收入来源,仅靠父母提供的零花钱,往往会深陷还款难题之中。这样的景象在校园贷中尤为集中,而在其他信贷领域中,也不少见,而核心凸显出来的除了信用问题外,还有市场化的担保机制未接入的环节缺失。

鉴于校园信用卡此前发生的种种问题,2009 年,银监会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信用卡业务的通知》,进一步收紧了银行对大学生发放信用卡的业务。在 2011 年颁布的《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监督管理办法》中,对向学生发放信用卡也有严格的规定:

在发放学生信用卡之前,发卡银行必须落实第二还款来源,取得第二还款来源方(父母、监护人、或其他管理人等)愿意代为还款的书面担保材料,并确认第二还款来源方身份的真实性。在提高学生信用卡额度之前,发卡银行必须取得第二还款来源方表示同意并愿意代为还款的书面担保材料。

政策条文中关于第二还款来源的规定,虽然最大限度控制了风险,但也导致整个行业的发展受到抑制。

因为在中国目前的家庭和教育环境下,极少有家长、监护人会鼓励学生的借贷消费行为,更不用说主动为其担保开设信用卡。所以,当新规出台之后,很多银行信用卡机构不得不主动暂定校园业务。即使今天重启校园贷,第二还款来源问题也是一个敏感话题。

业内人士表示,银行开展校园贷如果要想避免重蹈覆辙,就需要在探索市场化的第二还款来源上破解,比如鼓励相关校园贷业务平台积极引入保险公司、第三方担保平台进入与之开展合作,让校园贷真正走向良性、可持续化。

2017-05-18

内容创业的大风口来了,可不是吗!那一年不是内容创业的风口。

1980年代,是朦胧诗、报告文学和武侠;1990年代,言情与少女,新世纪里就更多了,网络文学、网络影视以及各种IP大阵,现在则是自媒体的内容创业。

只是,有时候是来赚钱的,有时候是来赚名的,总的来说,都是来赚存在感的。

文/张书乐(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家)

新著有《微博运营完全自学手册》

各家平台都准备好了,微信公号里集合了超过千万的运营者;微博再度复活,开始分门别类的做垂直内容;连天涯社区这个老化石,都推出了天涯号,想要拉拢一把内容创业者。

做内容的人呢?突然发现:迷失了。

一夜之间,风向标没了

去年12月30日,高晓松说累了,想诗和远方,暂时歇一歇,《晓松奇谈》就结束了,捎带手在3月又和《奇葩说》拜拜;罗振宇做完跨年演讲,1月12日做了一期《王阳明心法》,然后就效仿美剧没来由的搞起了冬歇季,去学王阳明格竹子、求突破去了,也为了当奶爸的奶粉钱,三八妇女节那天才跳出来说:“您现在看到的是最后一期的《罗辑思维》视频节目。从今天起,《罗辑思维》节目将迎来一次大的改版,只在「得到」App播出……”妥妥的盈利压力啊。

随后,高晓松也复出了,把晓松奇谈又变回了晓说,然后,继续刷存在感,反正没有盈利压力。

总之,2个带头大哥都匿了,也许是腻了。

wKiom1kdsI3zYZ2PAAQQpJVjUus245.jpg

其实,如果算上同道大叔创始人套现1.78亿,功成身退;李叫兽进入百度担任副总裁,功成名就;……这些看着很内容创造财富的事件在2016年12月集中发生之时,内容创业者们却高兴不起来。

这可能预示着这一波风口,要停了。

“风紧扯呼”不少有志于内容创业的朋友在近期总是和我絮叨这件事。因为,比起早前的App、O2O之类需要一定财力的风口,这一届内容创业的门槛似乎不高,所以牵涉的人群,绝对是万众创业。

更关键的是,他们似乎都发现了一个问题:在社交网络上做内容,咋感觉越来越难勾搭上粉丝了呢?

尤其是在互动性最强烈的微博之上。

你以为的粉丝,其实都是路人

要怪就怪粉丝经济这4个字。

头两个字把所有关注者都看作是粉丝,后两个字告诉内容创业者,从粉丝里捞一把,就能吃上鱼翅。

说白了,粉丝经济=如何从粉丝兜里把钱掏出来。

wKioL1kdsLPza-GjAADZO4JSbmc374.jpg

可问题是,纵然你有千万粉丝,真爱又有几人呢?这不,微博+微信双重营销大师杜蕾斯的遭遇最能说明问题。

创造了无数爆款话题的小杜杜,光在微博上就有近2百万粉,而且基本上没啥僵尸粉。它隔壁卖套的冈本呢,十来万粉,而且活跃度并不太高,至少转发评论基本不积极。谁让杜蕾斯风骚透骨、冈本却总在科普呢。

可就在2016年8月7日,射击****员张梦雪在里约奥运会摘得中国军团首金,杜蕾斯很快发布“Good Shot”创意海报,一语双关又点到为止。

然后奇迹发生了,或者说奇葩更贴切。

很多粉丝在杜蕾斯微博创意海报下评论:“广告文案我只服杜蕾斯,但我用冈本”、“营销我只服杜蕾斯,但我只用冈本”、“你文案出的再有创意,但我还是用冈本”等等。

wKioL1kdsMSDChXSAACtmocl98w743.jpg

很快,#但我用冈本#迅速走红,成为网友造句接龙的灵感来源,比如“好男人我只服王宝强,但我用冈本”、“小鲜肉我只服宁泽涛,但我用冈本”、“洪荒之力我只服傅园慧,但我用冈本”、“长镜头我只服王家卫,但我用冈本”,“新闻我只服今日头条,但我用冈本”、“拍照我只服佳能,但我用冈本”、“巧克力我只服德芙,但我用冈本”、“外卖只服饿了么,但我用冈本”。

不少官微也主动加入这样的战团一起来蹭冈本的热点,锤子手机强调SmartisanT2就像冈本那样“触感温润”;网易云音乐的创意海报用冈本避孕套“勾搭”黑色唱片……

各种姿势层出不穷下,其实冈本的粉丝数量并没有多少增长,但效果达到了。

尤其是8月18日冈本新透薄系列冰感透薄新品在京东商城首发,被网友秒抢和囤货。

好吧,我们把杜蕾斯看做是一个内容创业的大V,可冈本凭什么逆袭?蹭个热点?粉丝倒戈?还是小杜杜太活跃,大家想着黑它一把?

未必,或许我们可以猜测,许多杜蕾斯官微的关注者,本身却是冈本的长期产品体验嘉宾。看着杜蕾斯的风情万种、用着冈本的超薄套套。

这个场景,可能有。

你不让粉丝们爽歪歪,凭什么掏兜

小杜杜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内容创业者,但却代表了内容创业者与粉丝之间关系的真实窘境:

你给的,不一定是我想要的,没得选时,我会看看;

我要的,你总是忘记了给我,有的选时,我不来了。

关键的原因在内容创业者的心态,脑子里绷着一根弦,怎么从粉丝兜里把钱掏出来。

当然,这个心态有个演变过程,尤其是在互联网上的内容创业中:

我有个好东西,你快来看,爱看不看。这是初代博客们的心态;

我有个好东西,怕你不来,我放点味精、鸡精。小米公司的参与感就是如此,要出新机,想和粉丝聊聊,聊完以后,为你调个参数。

我有个好东西,为了让你看,我把它打扮成你喜欢的样子,比如罗胖用讲故事的方式买一般没人看的书。

wKiom1kdsNrCvvuIAAKxFfyXFHQ066.jpg

诸如此类的心态,错了吗?没错!只是,这依然是按照最传统的受众心理学来进行的内容销售。大前提都是“我有个好东西”,只是不断地根据所谓目标受众的潜在需求,进行更多的包装和点缀。

可反过来,不妨问一句:粉丝,或者你口中的受众,到底从你这里获得了什么?

很多内容创业者会说,获得了很多。但真相是:获得了许多他们未必需要的内容,而已。

粉丝G点:获得了我需要的东西

忘掉“我有个好东西”这个前置条件,内容创业才能开启,然后呢?

粉丝的G点摆在那里,我需要从你的内容里获得实实在在有用的获得感,而不是看起来信息量满满、个性化十足却然并卵的东西。

以前虽然没碰到G点,但苦于内容太少,用户没得选,只能从了你;但现在内容大爆发、人人都可以是创业者时,又不是没得选,凭什么还要跟你……

wKioL1kdsPDivCCTAAEJxE0NmrY363.jpg

到底该如何撩?当下议论颇多的付费内容似乎给出了一点答案,比如微博问答,有需要的粉丝,主动撩你一下,你能帮忙解决问题,以后就常来常往,给钱也没问题;比如微信付费订阅,千万粉丝或许就一千人来花钱看你,因为真的喜欢你的内容,觉得有用……

一旦付费,现在用免费吸引来的围观者,立刻原形毕露。但如果你真的功夫好呢?哪怕就是用竹叶编出蚱蜢以外更多好玩的小物件,直播一下,也可能让差异化的“内容”在收获点赞小钱同时,拍卖出去。

毕竟,有情怀感、想要收集各色手工艺品的长尾用户,总是有的。如果是真好想送情人礼物,G点就可能戳到爽。

也许,这就是当下内容创业的正确姿势:换个角度,想想我到底能给粉丝什么,垂直下去,和同行差异化,定个小目标,撩到10个用户,先开个张,再说。(刊载于《创意世界》2017年4月刊[乐说]专栏)

2017-05-17

视角,几乎决定了玩家进入游戏之后的第一印象。

同小说写作差不多,游戏里的视角设定基本上也包括第一人称视角、第二人称视角和第三人称视角三种。当然,第二人称视角的游戏颇为罕见,就如小说中,用第二人称视角写作时,描写主人公时满篇都是“你”,感觉非常别扭。

wKiom1kcQV-R4wjSAAOXIua2ijY057.jpg

文/张书乐

TMT行业观察者、游戏产业时评人,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

新著有《微博运营完全自学手册》

在小说中出现“你”,或许读者还感觉是作者在和自己促膝谈心。可如果游戏中出现“你”呢?作为玩家的你,就是在通过敌人仇恨的眼睛,看着自己操控的人物,朝自己的方向开火——好一个“向我开炮”。

实际上,游戏中最常见的是第三人称视角,比如经典游戏《魂斗罗》。不过,通过查询文献,才知道“第三人称视角”这个说法并不规范,标准称谓应该是“追尾视角”。那么,何为“追尾视角”?

游戏不是交通,此“追尾”非彼“追尾”。“追尾视角”就是玩家能看到自己操控的人物身后的状态,不容易被对手偷袭。说白了,和小说写作中提及第三人称视角时,最常采取的那个模式很接近——上帝视角,视野所及范围内,360度无死角。其好处显而易见,在一碰就死、靠上蹿下跳躲子弹的《魂斗罗》游戏中,在没有人掩护的背后,必须有一双眼睛。这个视角,在有关卡的射击游戏里,基本上成了通用设定。

wKioL1kcQXOQ6697AADpl0OF2h0366.jpg

这样的设定在单机时代之所以特别流行,还有客观原因,就是为了让玩家能够方便观察。要知道,那时候无论是街机还是电视机,屏幕比现在的平板电脑略大,但比PC显示器要小。如果采用第一人称视角的话,根本看不到那么多。何况对于当时的游戏设备来说,不断改变观察地点,性能完全无法支持。

对于玩家来说,原因可能不同。单机游戏时代,玩家真的是一个人在战斗。在剧场版动画《名侦探柯南:绀碧之棺》中,有一句著名的台词:“只是一直选择把后背交给对方。”这句台词是作者在描绘两个海盗携手作战的画面时发出的感慨,画面上的海盗,不是共同面对,而是背靠背战斗,将自己看不见的背后交给最信任的朋友。

wKiom1kcQYPBJ-C5AAC_xOni664712.jpg

在单机时代,许多玩家都是在家玩红白机,往往不可能时时刻刻和小伙伴一起战斗,背后能交给谁?只有自己。正因如此,第一人称视角的局限性彻底显露。此处必须有“追尾”视角,就像是小轿车的倒车雷达和倒车影像,方便玩家能够在无人陪伴的状态下,独自享受一个人的游戏时光。

回过头来看看网游,正是因为有协同,才失去了“追尾”视角,却同时增加了游戏的体验度。即使没有朋友陪着,也总有不按照“规定”路线过来偷袭的对手,这让游戏更具偶然性,让玩家欲罢不能。

第一人称视角在网游时代大行其道,也就有了用户基础。

或许正因如此,网络游戏成为社交工具,用来维系并增进友谊。缺少同步协同的手机游戏,尽管设备已经可以支撑第一人称视角的自由搜索,可还是偏好“追尾”视角。因为,玩家背后总是会交给可靠的人,这是“实战”锤炼出来的。(刊载于《人民邮电报》2017年5月12日《乐游记》专栏143期)

2017-05-16

自从2016年1月,美丽说、蘑菇街正式合并以来,裁员风声就没断过。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较之其他如滴滴快的、新美大之类的同领域执牛耳者的合并,不再火并。合并后的美丽说、蘑菇街只能用惨淡来形容。

从合并前2015年两家交易额合计近200亿元,到2016年合并后交易额90亿元左右,1+1=0.5的状态,让许多业界观察者唏嘘不已。

wKioL1kaudng4BB0AAC-SvDb8Lw476.jpg

文/张书乐(TMT行业观察者、游戏产业时评人,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

刊载于《互联网经济》2017年4月刊

为何会如此?两家公司尽管是同领域中执牛耳者,但这个准确描述应该是分享型女性垂直电商的领域,完全不能和打车应用或O2O团购这样的大风口领域媲美,可以说是一个狭窄的不能再狭窄的电商小分类而已。

更重要的是,别家的合并都是为了避免火并,烧资本方的钱;而美丽说和蘑菇街之间,竞争关系并不强烈,甚至和其他目标为女性的垂直电商都没多少对抗。它们共同的对手,其实是昔日的金主淘宝。

它们,其实是在一个开发的相对充分的大市场中,寻找自己活命缝隙的小探路者。

也由此,出炉1年多的“美丽蘑菇”,无法像其他领域的合并那样,通过合并而形成在一个市场领域的“独霸”,进而告别单纯拼资金、拼消耗的火并,把心力用在更好的开拓市场潜力上。

wKioL1kauejzDv2NAABQkqzPm00910.jpg

“美丽蘑菇”要做的是抱团活命

可姿势上的问题,已经让这个抱团活命的成功率降到了低点。做分享,这是起家的武器,可当年通过它俩引流的淘宝,在抛弃它们后,加持了微博。与其专心来看别人分享到潮流,不如在微博上可以获得更多非购物的分享体验来的舒服;2月时爆出和京东谈收购,可京东除了自己有内容电商京东号在萌芽外,也在和今日头条之类的平台做嵌入合作……

做全品类、全人群电商的平台,是不会有多高看垂直类女性分享电商的引流能力的。毕竟太窄众,八字不合。

资本驱动下的合作,给了“美丽蘑菇”一个内容电商标签,比上不如微博,比下不如新晋平台,至于直播、短视频之类的新内容插件的添加,只是跟着大风向在跳舞而已。它还能干什么?

无怪乎,它们在合并后曾提出要冲击IPO的口号,却被整个资本市场报之以白眼了。

从一个分享导购的先驱,变成在整个分享引流中的落后分子,“美丽蘑菇”需要思考的有很多,关键问题是:怎么活下去。

wKiom1kaufTSHLEgAABTOfjGKpM404.jpg

活下去?不是合下去!

或许在合并前夜放弃了的自有品牌生产销售,可以再度拾起来,只是可能钱不太够;或许在女性垂直领域角度扩大开来,多一些垂直领域,和微博这个不完全分享电商竞争一下专业程度,这个完全可以有,尤其是在美丽蘑菇现在还对网红有号召力的当下。

其实,在整个互联网行业,美丽蘑菇只是一个因为合并中的特异原因,而让泡沫破灭的更快的案例而已。在滴滴快的身上,合并后除了不再火并外,面对更具有灵活性和创造性的Uber,却似乎缺少一战之力;新美大抱了团、还摆脱了BAT的太多羁绊,可那又如何?

整个模式挖掘不开所在行业的金矿,只能靠资本方烧钱输血,或用合并的方式降低烧钱的速度,最终若无合并后的新姿势呈现。1+1哪怕大于2,也只是上了规模,但仍可能是个赔钱货。

合并只是手段,找到自己的真正盈利模式,才是关键,可在资本高烧退却之时,很少有经历了人事跌宕和各种排斥反应下的平台能够静下心来做好这件事。

2017-05-14

前不久,美图正式上线了独立的电商平台——“美铺”。

根据美图公布的信息,美铺被定义为一个时尚分享购物社区。有别于传统的B2C或C2C模式,美铺采取的是B2C2C的买手模式,即通过包括买手、网红、KOL在内的时尚达人来连接品牌商和消费者。

wKiom1kYUVDDnwOgAABwlyS2A8I186.jpg

文/张书乐(TMT行业观察者、游戏产业时评人,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

刊载于《计算机应用文摘》2017年5月上旬刊

然而,这并没有多少新鲜感。或者说,这不过是微商式的KOL版。

亦步亦趋学网易?这个可能有

把潮自拍的定制功能单拿了出来,“美图定制”支持你把手机里的图片印在手机壳、T恤和水杯上。这个跟着美铺一起上线的新功能,或许是整个美图电商推出中,最大的噱头。

当然,仅仅只是噱头而已。当笔者看到这条“特色”时,第一反应则是,怎么把网易印象派折腾了近十年的照片定制礼品的项目,变成了手机版了呢?

美图或许更有资格来运作这个个性定制项目,尽管网易印象派开了个头之后,淘宝上早就泛滥了各种照片定制礼品的服务。但美图毕竟有一个一键直达的功能。

据美图最新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美图的应用矩阵已在全球11亿台独立设备上激活;2017年1月,美图应用的活跃用户总数达到5.2亿。

wKioL1kYUWigSF0GAABJMi06ulg163.jpg

5.2亿的活跃用户,是美图最大的资本,也是它进行个性化定制的唯一依仗。比起自带图片优化和排版工具的印象派、需要用户用各种PS先期做好再传给客服的淘宝店,美图作为工具应用,“所见即所得”的效能,可以缩短掉操作流程的直线距离。

然后呢?没有然后了,个性化定制就如美图手机一样,仅仅只是一个小众市场,对于提振美图的股价和市场想象力来说,形式大于本质。

“美图系所有产品都会在一级页面为美铺开辟入口或推广位,以更快吸引潜在精准用户群。”美图电子商务副总裁黄莺的话语中,透露出了美图对于B2C2C这一模式的破局期待。

不用库存,由厂商直接供货,KOL来进行推销的美铺,在某种形式上,和网易考拉海购的“微店主招募计划”有着惊人的相似。

不过,这一次算不上“山寨”,因为美图这一招,在国内分享电商里早就不是新鲜事了。

wKioL1kYUYLQUSbxAABVVjaPOk4474.jpg

活跃用户不活跃,工具型应用的苦恼

5.2亿月活用户是美图的骄傲,也是它的苦恼。

作为工具型应用,活跃用户仅仅代表使用过,却不代表会有长时间的驻留,更加不代表会在美图的界面上到处闲逛。对于其他工具型的美图系列产品矩阵,亦是如此。

也正因为如此,美拍作为直播和短视频产品,一直无法激活用户,只能作为女性用户在朋友间刷存在感的产品就是明证。

用美铺来变现流量,只是一个原因;用美铺来留住用户的眼睛,长时间的停留在美图产品矩阵中,为之后美图能够衍生更多产品创造条件,才是关键。

可问题是买手模式,从蘑菇街、美丽说发轫,再到微博+淘宝的组合中深化,美铺虽然用上了一个商家直供产品的路径,但却很难有多大作为。

当初京东、腾讯牵手之初,拍拍曾经推出过一个拍拍小店,可以让用户在微信朋友圈里分享京东自营产品来获得佣金。然而很快就销声匿迹。

无他,缺乏真正用户体验,只是打个广告的玩法,即使在微信更为庞大和黏性的用户群落中,依然难以玩转。其中,自然也包括众多行迹近乎传销的外来微商。

时尚达人用蘑菇街、美丽说的路数,用自己的亲身体验和时尚风向引导,或许能激发一部分用户的欲望。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也就立刻呈现。

太过于强烈的受雇推广倾向,依然会降低用户体验度,尤其是本身在内容分享和内容电商上都没完成原始积淀的美图。

有多少内容会被分享则是另一个问题,在KOL资源基本被瓜分殆尽的当下,一个很有可能出现的状况是,所有在美铺中出现的内容,其实都是KOL们分发到各大平台上的同步内容而已。

若美铺在货源挑选上前期进行筛选和精致化呢?又会出现新的问题,即KOL可以分享的搭配总量有限,满屏同买一个爆款口红的现象将不是一个幻想。

此外,来自物流、仓储和性价比等问题,也将是KOL进行分享时,专卖别家的货,不可避免遇到的问题。而且,在当下,一部分头部KOL们已经开始尝试出品带有自身IP印记的产品,哪怕是和一些中小厂商联袂出品的当下。仅仅靠分享下使用心得,就要把流量变成销量,已经落后了。

过于心急想要实现流量变现的美图,在连续“山寨”上一代内容电商的路数时,是否有快速迭代的更高段位的打算?目前,似乎没有任何显示。

2017-05-11

近日,快递分拣机器人的一段视频在网上走红,在之后央视报道中,这段走红的快递分拣机器人作业视频里,一些装备着橙色托盘的机器人迅速穿梭,将一件件包裹运送到指定位置,完成分拣……

wKioL1kUU-LQoMigAAIUI36xaWU378.jpg

文/张书乐

TMT行业观察者、游戏产业时评人,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

在中国,每年的快递数超过200亿件,这是一个庞大且依然快速增长的市场。如果机器人、无人机都送上快递呢?

一些网友对此揶揄到:扫地机器人辞职干快递了。

对,这个揶揄其实已经切中了要害。仅仅就无人机和机器人来说,目前对它们的应用有很多,如亚马逊、京东用无人机送快递、沃尔玛用无人机给客户搬货、英国某公司用机器人为食客送外卖、兼职收货等,此外如利用无人机看护山林、播撒农药等案例均时不时见诸报端。

这不,就在20日,《株洲日报》上就报道了****区通过无人机巡查的方式,24小时监控和治理违法建筑的经验。

wKioL1kUVEnTiVDGAARFTltP-9g723.jpg

其中最核心的点,恰恰是“扫地机器人辞职干快递了”。换言之,就是打破思维的墙,实现行业之间的跨界。即当我们都以为这种小机器人的主要用途其实就是一个自动****之时,其实它也可以干分拣;当我们都在把无人机当做可以拍照的航模玩时,把摄像头去掉,换上一个农药罐,或许会更有嚼头。

请注意,在前一个状态时,机器人、无人机都近似玩具和极客体验,而进入后一个状态时,却突然爆发出了新的、强大生命力。

跨界的魔力往往就是如此。从原有的已经饱和的行业里“辞职”,进入一个看似不可能的行业里“再就业”,结果A+C的效果,演变成了B,很牛的那种。

wKiom1kUVFbiQ3d1AAGqs8i7qlc387.jpg

甚至于和科技基本不太搭的文创行业,也是如此。去年下半年以来,舆论都在惊呼,许多传统媒体的老司机辞职去了新媒体、干起了自媒体,然后火了。我一个朋友在北京招募直播主播,结果发现,就连央视的一些主持人,也开始兼职做起了看似非主流的直播,而且一反过去屏幕前的正襟危坐,而是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许多很传统的文化行业,甚至还爆发了新的市场可能,如媒体报道,1月17日,中央民族乐团二胡首席蔡阳尝试首次直播。她最初只想普及二胡与民乐,并未想到居然有22万名粉丝同时在线并用弹幕表达对民乐的兴趣与喜爱。而就在长沙琴岛剧场,每场演出必有若干名该剧场专职网红现场直播,并用不同的角度和姿势来解说,已经成了标配,这些网红中有不少原本事琴岛的演职员……

这其实都是跨界,从原本红海化、小众化、不景气或落伍时代的行业里辞职,然后去一个跨度看似很大、其实迈过去不扯淡的隔壁行业里再就业,然后,如此这般棒棒哒。

2017-05-09

最近,阿里巴巴宣布已经完成了对于国内最大票务网站大麦网的收购。有意思的是,就在一个月前,阿里影业发布亏损10亿元人民币的预警,原因恰恰是线上售票平台淘票票为抢占市场份额投入了较大的市场推广支出。

wKiom1kRzYbArQvyAAHszsCfPfM481.jpg

文/张书乐(TMT行业观察者、游戏产业时评人,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

刊载于《计算机应用文摘》2017年4月下旬刊

要想市场占得大,你就必须亏得多

新买来的大麦网是做演艺票务的,阿里巴巴自家淘票票的重点在电影票务上。如今,两家票务平台联袂登台阿里巴巴,看似阿里巴巴要把在线票务的主流形态一扫而空。但回过头来说,正在剑指“大文娱”的阿里巴巴,亏损的口子会被撕得更大。

和在线演艺类票务还处在不温不火的市场挖掘期不同,电影票务已经全面红海化了。据艾瑞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在线电影票务市场渗透率达74.7%,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人民币,在线电影票务平台已经成为消费者购票的主渠道。而7成的市场份额则由猫眼、淘票票和微票儿三家所占据。

大麦网的亏损也和市场份额的增长密切相关。票务补贴的多寡,直接决定了市场份额的占有态势。实力不济的如时光网,早早转型去做影视周边生意,就是例证。而整体规模还有待孵化的演艺行业,则问题更甚。

曾有人在知乎、微博上提问:“中国最大的演出票务平台大麦网,为何没有竞争对手?”某网友的回答颇为幽默:“黄牛党才是最大的票务平台,虽然是散户,但盈利能力强。靠烧钱当上最大平台,而且基本不会盈利,有必要竞争吗?看演艺还要买票?赠票都不想去好吧……”

诸如此类的“奇葩说”,其实也映照出了大麦网的窘境。

表面上占了中国娱乐票务市场60%的份额,实际上主营业务演出票务代理的利润率大约只有5%,加之整个演艺行业的不景气,让这个“第一”的水分颇大。而且这个领域时刻都被死亡的阴影笼罩,不赚钱,纯烧钱,必须要有金主来为它埋单,否则不能好好活。

wKioL1kRzZfApUjmAAGogs02XUk015.jpg

制霸全产业链,阿里大文娱给自己找“饲料”

“阿里巴巴一直收购小动物,像虾米,再加上自己家的飞猪啊、千牛啊、闲鱼啊、蚂蚁啊,结果饲料不够了。这可怎么办?所以年初收购了豌豆荚,最近又收购了大麦。”一段流传在网络上的玩笑话,道出了阿里巴巴的苦衷—钱够“烧”,“饲料”不够,必须“买买买”。

整个阿里大文娱基本都是买回来的。在收购大麦网后,阿里巴巴方面还专门发布了一张全新的文化娱乐版图。比如对于线上生态的建设,首先将打通虾米音乐,形成以粉丝、艺人和平台三方联动的“线上+线下”音乐营销模式。另外,已经整合了大型演唱会、体育和戏曲等现场演出的大麦网,还能为阿里旗下优酷土豆、阿里体育等线上平台提供大量优质内容。

看起来很美的版图,但对于大麦网来说,依然是“钱途”暗淡。不过阿里巴巴并不担心这个问题,把大麦网买回家的目的,就是给自家的“牲口”们提供饲料的,至于赚钱这个事,并不在考虑范围中。

放弃直接通过票务盈利的方式,转而从百亿元人民币的市场规模中赚钱,才是阿里大文娱的目的所在。在电影票务上,阿里巴巴现在走得更远一些,票务窗口成为了一个连接点。而阿里巴巴在影视上的布局,则是通过票务窗口和线下影院进行联姻。在大手笔投资IP影片的同时,阿里影业在2016年5月以10亿元人民币可转债注资南海控股旗下大地影院,随后又在8月斥资1亿元人民币,收购杭州星际影院。

这并非简单的布局线下,通过掌控院线资源来为自己的影片和宣发提供场地。反之背后的逻辑链条则是以试错的方式,在存量市场中寻找新的增量—比如通过院线的场地,来搭建影视周边产品的电商或O2O消费场景。

wKiom1kRzcWh8BotAABFEr8IY6k158.jpg

大麦网是个流量窗口

“如果我们能够把互联网带进这个行业,帮助影院用更轻的方式提高运营,我们会帮助他们提供产品化的东西。”淘票票副总裁万里的这段话,弦外之音应该就是上面这个小标题。而这也将是高层被整体洗牌后的大麦网的未来走向,成为阿里大文娱的产品展示窗口。黄牛党未必可怕,只要有足够的票和强劲的票务补贴,就能培育起已经很淡漠的演艺观赏习惯。当然,体育赛事与大型演唱会等热门线下门票另说。

大麦网最大的优势,其实不只是市场份额,还因它聚集了大量观众群体、拥有全面的演出与赛事数据和具备广泛的现场地面操作能力以及较为专业的团队。

尤其是最后一项,在地面和场地上具有极强操控能力的团队,同时也是一种和线下场馆之间的超强人脉。这种人脉所能释放的想象空间非常多,举个例子,不用购买院线获得场地这么麻烦,就通过这种“人脉”运作,来完成周边产品的消费场景布置即可。